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高檢:強化認罪認罰自願性審查 嚴防被迫認罪等冤錯案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5日 13:51   中國新聞網

  最高檢:強化認罪認罰自願性審查

  嚴防被迫認罪等冤錯案件;今年前8個月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率達83.5%

  10月15日,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上,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作關於人民檢察院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情況的報告。

  報告提出,今年前8個月檢察機關辦理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率達83.5%。

  針對關注度高的非自願認罪認罰的問題,報告強調,強化認罪認罰自願性和合法性審查,嚴防被迫認罪、替人頂罪等冤錯案件。

  新京報訊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是刑事訴訟法修改後確立的一項重要制度,全面實施近兩年來,司法實踐效果如何?還有哪些問題有待改進?10月15日,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上,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作關於人民檢察院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情況的報告。

  報告提出,今年前8個月檢察機關辦理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率達83.5%。

  針對關注度高的非自願認罪認罰的問題,報告強調,強化認罪認罰自願性和合法性審查,嚴防被迫認罪、替人頂罪等冤錯案件。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檢察機關佔主導責任,報告也坦陳,檢察官運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辦理疑難、複雜、新型案件能力不足,被圍獵、腐蝕的風險加大。要求強化自身建設,解決能力素質不適應問題。

  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率提升

  2018年10月刑事訴訟法修改確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明確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願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願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

  爲何建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一方面是着重提升訴訟效率、節約司法資源,另一方面,更着重於化解社會矛盾、促進罪犯改造。

  報告透露了一組數據,2019年1月至今年8月,全國檢察機關在依法嚴懲嚴重刑事犯罪的同時,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辦結案件1416417件1855113人,人數佔同期辦結刑事犯罪總數的61.3%。

  報告也坦陳,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全面實施之初,由於工作量、工作難度大大增加,檢察辦案普遍存在不敢用、不願用、不善用的問題。

  對此,最高檢要求全面落實該制度。記者注意到,張軍多次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運用提出要求,今年年初在全國檢察長會議上明確提出要依法“可用盡用”。

  此次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12月檢察機關辦理刑事案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比例已達83.1%。

  今年以來,儘管疫情期間受看守所封閉、值班律師難以到位等因素影響,適用率一度有所下降,但1至8月整體適用率仍達到83.5%。涉疫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率爲86.6%。

  強化認罪認罰自願性和合法性審查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中,不少法學者擔憂犯罪嫌疑人非自願認罪認罰的情況發生。

  此次報告中表示,檢察機關全面審查、認定在案事實、證據,決不爲片面提高效率而犧牲公正,決不因犯罪嫌疑人認罪而降低證據要求和證明標準。對3949名犯罪嫌疑人在偵查階段認罪認罰,但經審查認爲證據不足,不能認定其有罪的,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

  “堅持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準繩,嚴把罪與非罪界限,強化認罪認罰自願性和合法性審查,嚴防被迫認罪、替人頂罪等冤錯案件。”報告強調。

  據透露,爲保障犯罪嫌疑人權利,檢察機關要及時告知相關法律規定,讓其充分知悉認罪認罰的性質和法律後果;值班律師爲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幫助124.6萬人次。

  對惡性犯罪依法從嚴追訴、不予從寬

  是不是所有案件中,只要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就能夠從寬,這樣是否存在公平性的問題?

  報告強調,辦理認罪認罰案件不受罪名或法定刑的限制,但並非只要認罪認罰就一律從寬,還要區分具體案件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綜合權衡從嚴、從寬因素,做到區別對待、罰當其罪。

  具體來看,對輕罪案件特別是因民間糾紛引發的輕微刑事案件,儘量依法從簡從快從寬處理。對社會危害不大的初犯、偶犯、過失犯、未成年犯,一般應當體現從寬,今年以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適用率爲88.4%。

  對於犯罪性質和危害後果特別嚴重、犯罪手段特別殘忍、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的,依法從嚴追訴、不予從寬。

  檢察機關確定刑量刑建議採納率89.9%

  辦理認罪認罰從寬案件中,提出量刑建議是法定環節。量刑建議是否被採納也是檢驗檢察機關工作的重要標準。

  報告稱,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檢察機關應當就主刑、附加刑、是否適用緩刑等提出量刑建議,量刑建議儘量具體、明確,更有利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減少反悔和不必要的上訴。

  此前,“兩高三部”關於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辦理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檢察院一般應當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對新類型、不常見犯罪案件,量刑情節複雜的重罪案件等,也可以提出幅度刑量刑建議。

  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1月至今年8月,量刑建議採納率爲87.7%。其中,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率從27.3%上升至76%;庭審對確定刑量刑建議採納率爲89.9%,高於幅度刑量刑建議採納率4.3個百分點;確定刑量刑建議案件上訴率爲2.56%,低於幅度刑量刑建議案件3.1個百分點。

  ■ 關注

  對3萬餘名被害人發放救助金4.89億元

  除了犯罪嫌疑人外,被害方的權益也值得關注。

  報告稱,要高度重視被害方合法權益保護,細緻釋明認罪認罰從寬、刑事和解等具體法律規定,充分聽取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對案件處理的意見。

  對33040名因犯罪侵害致生活陷入困境的被害人開展司法救助,發放救助金4.89億元。

  此外,犯罪嫌疑人自願認罪認罰,有助於增強接受教育矯治的自覺性,更好回歸社會,最大限度減少社會對立面。據透露,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辦理的案件中,一審後被告人上訴率爲3.9%,低於其他刑事案件11.5個百分點。

  報告還指出,是否與被害方達成刑事和解、取得被害方諒解是從寬的重要考慮因素,也有助於彌補被害方身心及財產受到的侵害,化解社會矛盾,修復被損害的社會關係。

  記者瞭解到,目前一些地方檢察機關在辦理涉衆型經濟犯罪案件時,教育、引導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退贓退賠,最大限度追贓挽損。

  檢察官被圍獵、腐蝕風險加大

  檢察機關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肩負着主導責任,報告在提到成績的同時也指出了目前存在的問題。

  包括辦案質效的問題,報告稱,有的檢察官審查把關不嚴,存在因認罪認罰而降低證據要求和證明標準的問題。有的檢察官因片面追求適用率,遷就犯罪嫌疑人或辯護律師,影響案件公正處理。

  與偵查機關溝通不夠,主動聽取律師意見不夠。

  檢察官的能力素質也被提及,報告稱,檢察官運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辦理疑難、複雜、新型案件能力不足,對量刑標準把握和理解不同,被圍獵、腐蝕的風險加大。

  報告要求,要堅持依法該用盡用,讓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更好服務經濟社會發展。並強化自身建設,解決能力素質不適應問題。

  新京報記者 王俊

【編輯:陳海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