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設置副學士學位,能提升高職地位與吸引力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01日 14:22   中國新聞網

  設置副學士學位,能提升高職地位與吸引力嗎?

  - 觀察家

  高職設置副學士學位的出發點,不應只是提升職業教育的地位和吸引力,而是建立起各類教育的“立交橋”。

  近年來,高職是否設置副學士學位的話題引發大討論。近日,教育部公佈《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第5066號建議的答覆》,其中透露,下一步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時,將把該問題作爲重要內容進行調研,廣泛聽取意見,並統籌考慮。

  高職設置副學士學位的建議,已經提了很多年,但是,一直未被採納。這一方面涉及修訂法律的問題,另一方面則是有關部門懷疑設置副學士學位的實際效果,非但不能提高職業教育地位,反而加劇學歷情結。高職設置副學士學位,出發點不應該僅僅是以學位來提高高職的吸引力,更應以此推進普職融通,促進職業教育和普通教育平等發展。

  早在2014年,我國就有高職院校授予畢業生“工士學位”。湖北職業技術學院爲推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進行改革探索試點,在畢業典禮上授予畢業生“工士學位”,並稱類似於其他發達國家與我國香港地區高等教育授予的“副學士學位”。

  但這一“學位”並沒有得到教育部認可,因爲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我國的學位制度規定“學位分學士、碩士、博士三級”,沒有副學士學位這一級。要授予副學士學位,就必須修訂《學位條例》。在《學位條例》沒有修訂的情況下,由各校自主授予的“學位”是不被承認的。

  對於授予高職畢業生副學士學位,建議者認爲,這可以提高高職的吸引力,讓高職畢業生和本科畢業生一樣,既有畢業證,又有學位證,增強畢業生的榮譽感。但是,這也遭遇質疑。

  反對者認爲,授予副學士學位並不能提高高職吸引力,在存在“學歷情結”的教育評價體系中,副學士學位比學士學位還是低一級。就如非全日制研究生,授予的畢業證書和學位證書和全日制一樣,但只因是“非全”就被用人單位當作低一等級的學歷看待。而且,授予副學士學位,可能導致職業院校不以就業爲導向辦學,而是以提升學歷層次爲導向辦學。

  授予職業學院、社區學院學生副學士學位,是不少發達國家和地區的做法,但是,這一做法的出發點,不應只是提升職業教育的地位和吸引力,而是建立起各類教育的“立交橋”,這需要學分互認制度,與自由轉學制度做支撐。

  比如在美國,一名社區學院的學生可以以社區學院的課程學分,申請進入名校讀書,進入名校後,他不會因爲“第一學歷低”而被歧視,讀完規定的學分後即可畢業,獲得本科文憑和學士學位。

  然而,在我國,學分互認已經提了很多年,可並未建立起學分互認制度,而且學校間也無健全的轉學制度,我國高職學生想以高職課程學分轉到普通本科院校就讀是不可能的,必須參加專升本考試。在這種情況下,授予高職畢業生副學士學位,只會多一個證書,而並不能解決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的融通問題。

  最近,教育部等部門聯合發佈《職業教育提質培優行動計劃(2020-2023年)》,明確提到要推進國家資歷框架建設,建立各級各類教育培訓學習成果認定、積累和轉換機制。加快建設職業教育國家“學分銀行”,制定學時學分記錄規則,引導在校學生和社會學習者建立職業教育個人學習賬號,存儲、積累學習成果和技能財富。這還只是職業教育的“學分銀行”,沒有打通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實行課程、學分的互認。

  因此,授予副學士學位,不只是多一個證書那麼簡單,這需要進行系統改革,尤其是取消歧視職業教育的管理制度與評價體系,按照辦類型教育的要求,真正把職業教育辦爲和普通教育平等的一種類型教育,而非比普通教育低一個層次的教育。

  □熊丙奇(教育學者)

【編輯:吉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