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行醫七十餘年仍未“退休” 張金哲院士迎來百歲壽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5日 13:50   中國新聞網

  行醫七十餘年仍未“退休”

  ——“小兒外科之父”張金哲院士迎來百歲壽辰

  張金哲院士,被國際同行稱爲中國“小兒外科之父”,他將自己奉獻給我國的小兒外科事業,至今仍是我國小兒外科領域的靈魂人物。9月25日,我國小兒外科界一場溫馨又隆重的學術“生日趴”在北京舉行,張金哲院士學術思想研討會暨中華醫學會小兒外科學分會第十六次全國小兒外科學術年會開幕,我國小兒外科創始人之一、國家兒童醫學中心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主任醫師張金哲院士迎來百歲壽辰。

  在學術年會上,張金哲高興地爲前來祝壽的小朋友表演了拿手的魔術。這靈巧的魔術,是張金哲從醫70多年,在門診哄好哭鬧孩子練出的絕活。

  他門診日常往往是這樣的:接診,患兒進來必起身相迎;手診,必先洗手並搓熱後再接觸患兒皮膚;談病情,用“三分鐘藝術”告訴家長怎麼回事、該怎麼辦;即便面對哭鬧的孩子,也有變魔術的“絕活”。張院士倡導醫生和患者是交命的朋友,要“先交朋友再做手術”。也因如此,他被患兒和家長親切地稱爲“寶藏爺爺”。

  在這次學術年會上,百歲華誕的“寶藏爺爺”再次獲得三項榮譽——“兒科巨人獎”“終身奉獻獎”和“大醫精誠”匾額。這三項榮譽意在表彰對張金哲爲我國小兒外科作出的突出貢獻,並向他敬業奉獻、求真務實、勇攀高峯的精神表達敬意,號召醫生學習他的楷模風範。

  做了一輩子兒科醫生,救了那麼多孩子,贏得那麼多榮譽,但張金哲最喜歡的稱謂,依然是一聲最普通的“張大夫”。從醫70多年,他的每一件白大褂上,都清清楚楚地寫着“外科張金哲”5個大字,讓人一眼就能看清,便於患兒與家長們辨認。

醫療工作必須滿足人民的需要

  在這場學術“生日趴”上,張金哲還獲得了自己最看重的“生日禮”,也是他獻給全國小兒外科界的厚禮——新書《張金哲小兒外科學》揭幕。

  這部著作是張金哲總結中國小兒外科的發展經驗、學術貢獻,全方位展示中國小兒外科的專著。第一版於2014年出版,受到國家出版基金的資助,被中華醫學會小兒外科學分會推薦作爲新中國小兒外科專業發展的時代性記錄,定期更新,此次即爲該書再版發行。

  人生百年,初心不改。張金哲一生致力於兒童健康事業,並由此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

  1948年前後,新生兒皮下壞疽流行,傳染性極強,死亡率幾近100%。28歲的張金哲提出早期切開患處,放出膿血,或許能救活孩子,但這個大膽建議沒有得到支持。1949年8月,他次女出生3天不幸被染上皮下壞疽。張金哲果斷給女兒手術,“我就那麼一劃,好了!”此後,他的手術方式讓新生兒皮下壞疽的死亡率從幾近100%,迅速下降到10%,後來又降到5%。

  20世紀60年代,新生兒的先天性巨結腸發病率佔到肝腸外科的第二位,當時國際上推崇的方法要做三次手術,術後死亡率高。張金哲轉變思路,在手術中採用自己改良設計的鉗子斜夾創面,等待傷口自行癒合,只需一次手術即可,大大降低該病死亡率。1965年《環鉗斜吻合術治療先天性巨結腸》論文發表後,張金哲一舉成名,該術式在國際上被命名爲“張氏鉗”。

  目前,國際上以“張金哲”命名的治療方法,還有“張氏膜”“張氏瓣”等,每一個命名背後,都蘊含着張金哲減輕患兒痛苦的核心理念和創新精神。他的各項發明達50餘項,主編及參與著書30餘部。他首創的“基加麻”(一種麻醉方法)、“摸肚皮”(一種徒手體檢法),加上潘少川教授發展的“扎頭皮”(一種固定穿刺法)並稱爲“北京三絕”。在我國被外界技術封鎖的特殊時期,爲小兒外科發展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000年,張金哲被英國皇家學會授予國際小兒外科最高獎項“丹尼斯·布朗”金獎。頒獎詞中寫道:“代表了13億人口大國3000多兒外科醫生作出了國際認可的技術水平成績;所領導的小兒外科對世界有貢獻,特別對發展中國家有特殊貢獻。”

  堅持創新的張金哲說:“醫療工作必須滿足人民的需要。”自20世紀50年代起,在張金哲及其同道共同攜手下,經幾代人的接力奮鬥、辛勤耕耘,我國的小兒外科專業從無到有、快速發展,已從單一學科發展到擁有泌尿、腫瘤、心臟外科等十幾個學科,擁有成熟的醫教研防醫學體系,且逐步走向微創化、分子化、數字化。

“要講錢誰也請不動我”

  “沒有奉獻精神不可能成爲一名好醫生。具有奉獻人生觀的醫生,治好一個病人就是最高的榮譽、快樂和享受”,張金哲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20世紀80年代初,他用自己的稿費在外科辦公室成立了一個基金,孩子治病錢不夠,他就從基金裏拿來湊。

  他行醫70餘年,從未收過紅包;他28年如一日利用週末到天津兒童醫院義務出診,沒拿過一分錢,他說:“我支持的是兒童外科事業,要講錢,誰也請不動我。”爲了提高技術和治癒率,他不怕得罪人,曾讓科室祕書設了一個“醫療不滿意”登記;早在上世紀50年代,他就把科普列爲工作重點之一,他信奉周恩來總理的“知識要交給老百姓才是力量”,認爲病人聽懂、愛聽就是好科普,出診時經常從兜裏拿出科普小紙條……近些年,張金哲一直倡導要“讓媽媽參與臨牀診療”,提出“多哄少碰、多教少替”的醫患溝通八字方針。他始終關注如何做到外科無痛、如何減輕腫瘤患兒的負擔和痛苦。

  1997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後,張金哲院士寫下16個字:“一生努力,兩袖清風,三餐飽暖,四鄰寬容”,這也是他的畢生修身之道。

  如今,100歲的張金哲能工作,愛書畫,會生活。疫情前,他每週至少到醫院上班兩天。疫情時,他揮毫寫下“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科學政策”,爲抗疫助力。在今年的“六一”兒童節,他還上直播爲腫瘤患兒表演魔術。他曾在多個場合談長壽的祕訣:“工作可致長壽。其實就是要求自己,今天能做到的,明天儘量也要做到。”

  目前,他每天在室內自行車上騎行鍛鍊,堅持每週到院半天。走過百歲春秋,有人問張金哲對兒科有何展望,他說:“我希望將兒童醫院打造成一個無痛、無恐的兒童健康樂園。”懷着這個夢想,百歲院士張金哲的腳步繼續前行。

  (本報記者 詹媛)

【編輯:於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