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西寧盤活優質資源促進民生改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23:31   中國新聞網

 西寧盤活優質資源促進民生改善

  改革添動能 羣衆得實惠(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西寧作爲青海省會城市,集中了全省近一半的人口,教育、醫療、養老等民生需求十分突出;然而,地處欠發達地區,西寧的經濟體量小、資源不均衡,與民生需求之間存在着矛盾。

  改革不避難點

  均衡優質資源,村裏的孩子回來了

  又是一年開學季。在海拔近3000米的校園裏,滿是青春的面孔。“適齡新生不僅實現了零流失,而且先後有50多名學生選擇從城裏轉學回來。”西寧市湟源縣和平鄉中心校校長鬍水民驕傲地告訴記者。

  而就在幾年前,他幾乎天天睡不好覺:“生源不斷萎縮,招四個班,就有一個班是空的。”

  孩子去哪了?近年來,鄉村學生不斷涌入城裏就讀,“鄉村空、城市擠”,讓資源有限的西寧有點“喘不過氣”。

  變化從何而來?2016年底以來,西寧先後組建了12個跨城鄉管理的教育集團,採用“四互四共”辦學模式,以城區學校帶動鄉村學校發展。

  數學教師李生生就是西寧七中教育集團派到和平鄉中心校的優秀老師,她自制的立體教具,讓困擾學生的幾何圖形應用題變得有趣易解,一節公開課吸引縣裏5所學校的同行來“取經”。

  管理互融、師資互派、教學互通、學生互動……集團化辦學,給和平鄉中心校帶來的是教學質量的改善——新建的小輪車、航模訓練基地,足以與城區一流學校的條件媲美。已經轉學到縣城的曹正強重回家門口的鄉村校,“縣城中學都沒有這樣的設施,玩得好才能學得好。”

  西寧市教育局局長王剛介紹,截至目前,西寧市已有1400餘名集團鄉村校教師得到全師、全科、全覆蓋的業務幫扶指導,集團校之間累計開展教學教研活動1900餘次,270多名在市區、縣城上學的孩子回到鄉村學校就讀。

  改革是槓桿,“四兩撥千斤”。西寧不等不靠,依靠全面深化改革,盤活教育、醫療、養老等各種優質資源,推動資源向欠發達地區流動,向薄弱窪地傾斜,讓基層羣衆共享。

  改革持之以恆

  從“醫聯體”邁向“健共體”,健康養老更有保障

  “一年省下了快兩萬塊的看病錢。”大通縣鮑西村村民焦維炳再沒有因爲褥瘡而入院,一說起家庭醫生張生壽就感激不已。

  因爲意外摔傷,焦維炳長年臥牀,得了嚴重的褥瘡,每年都要住院治療兩三個月,“加上家人陪牀的住宿、交通、誤工費用,負擔不輕。”

  這兩年,西寧市第一醫療集團組建後,第一分院長寧鎮衛生院鮑西村村醫張生壽成了焦維炳的家庭醫生。“藉助集團給我們培訓的醫療知識,我對老焦的飲食、作息進行調理,還教他家人如何護理。過去,咱村醫可不懂這些。”

  近年來,西寧紮實推進市縣鄉村四級緊密型一體化醫聯體改革,解決了羣衆看病遠、看病難問題。“我們並不滿足,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建設‘健康服務共同體’,着重‘治未病’。”西寧市衛生健康委員會主任郭偉說。

  統籌市縣健康資源,打破條塊限制,將疾病預防、婦幼保健、健康教育等資源下沉、醫防互補;創新績效考覈激勵機制,考覈向臨牀一線、業務骨幹、關鍵崗位傾斜;全市722個家庭醫生團隊,進家庭15.08萬戶……一系列組合拳,持續提升羣衆獲得感。

  從“醫聯體”邁向“健共體”,西寧沒有停止改革腳步,而是“一錘接着一錘敲”,“敲”出了新格局。

  城西區古城臺街道昆東社區,藏族老人仁青拉毛每天11點都會準時來社區的“愛老幸福食堂”打飯,“飯菜葷素搭配,最貴的也只要10元,方便又實惠。”

  1個市級指導中心,30多個街道中央廚房,超100個社區幸福食堂,1000張幸福餐桌……愛老幸福食堂的“個十百千”工程,爲老人打造出15分鐘助餐送餐配餐服務圈。

  獲評全國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改革試點優秀示範城市的西寧,正將改革推向深入:居家養老精準服務,爲近30萬人次的老年人購買服務2.1億元;投資1.1億元分步建成121個社區日間照料中心,自籌資金1.34億元在300個農村建設“老年之家”……在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全省總數一半的西寧,“居家、社區、機構、社會”四位一體的養老服務新模式正不斷完善,給老人穩穩的幸福。

  改革統籌推進

  打造“綠色發展樣板城市”,“高原綠”“西寧藍”“河湖清”越叫越響

  初到西寧的人,都會驚歎這座城市的綠。

  城區到處是樹、草、花,處處見綠,見縫插綠;曾經光禿禿的南山北山,現在鬱鬱蔥蔥。置身在北山美麗園中,奼紫嫣紅,流水蜿蜒,湖北遊客馬東卉感嘆,“這哪像一個西部城市呢?”

  而市民更明白,西寧的綠,不只是外表,更在內裏,在骨子裏。

  2016年,西寧市確立打造“綠色發展樣板城市”目標,優化改革組織體制,成立了全國唯一一個地方黨委專門負責協調推動綠色發展的職能部門——市委綠色發展委員會。說到部門定位,市綠髮委主任徐進很乾脆:既是召集人,又是護綠員;既是研究所,又是督戰隊。

  西寧的綠色發展追求,化爲與市民息息相關的幾大工程:

  “高原綠”,由綠到美。南北山森林覆蓋率提高到79%,全市森林覆蓋率達34%。“甘河工業園6540畝工業用地,3年前還是雜草叢生、殘垣斷壁,如今已變成繁花似錦、綠意盎然的園博園,成爲城市綠肺。”西寧園博園和西堡森林公園管委會副主任陶雅琴說。

  “西寧藍”,叫得更響。“抑塵、減煤、控車、治企、整渣”,空氣質量優良率連續5年位居西北省會城市第一。

  “河湖清”,名副其實。水清、流暢,岸綠、景美,城中區市民趙德容每天都要和老伴沿南川河散步,“真是身心舒暢,天天逛不夠、看不夠!”

  改革思路一旦確立,很多難題都迎刃而解。南川河流域水環境生態補償機制,缺錢怎麼辦?“先選一塊做起來”“幹出一些點上的成果”……試點兩年多,水質越來越好。

  森林生態效益分類分檔補償試點,在大通縣朔北藏族鄉10個村的兩萬畝林地上展開,補償資金三成給村民個人,用於林地管護;七成給村集體,用於質量提升。白崖村村民吳生輝成了這項改革的受益者:“家裏有3個病人,我出不了門,打不了工,多年貧困。有了補償金,加上護林栽樹賺工資,在家門口就能增加收入。”

  只要是民生所需,再硬的“骨頭”也要啃。“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要讓羣衆得到更多實惠。”青海省委常委、西寧市委書記王曉表示,“西寧將保持方向不變、力度不減,依託改革紅利,在小康路上爬坡過坎。”

  本報記者 劉成友 姜 峯 王 梅

【編輯:田博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