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科研人員與體制如何共享改革紅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01日 16:35   中國新聞網

  科研人員與體制如何共享改革紅利

  文/閆肖鋒

  發於2020.8.03總第958期《中國新聞週刊》

  最近,中科院合肥研究院(簡稱“合肥院”)超90人離職的風波成了媒體熱點。7月17日,中科院黨組研究決定成立專項工作組調查此事。據媒體報道,2018年“合肥院”下屬的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的人才隊伍從50多人發展到了500多人,但在2019年只剩下200人,2020年多人辭職後僅剩下100人左右。

  中科院系統是國家科研的重要力量,是國家隊,因此這起集體離職事件驚動國務院,國務院辦公廳牽頭成立專項工作組赴合肥調研。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聽取中科院有關情況彙報,要求國務院辦公廳、科技部、中科院等單位成立專項工作組,近日赴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就其下屬研究所職工離職事件展開深入調研。

  但科研體制機制問題才是整個問題的核心。這90餘名科研人員選擇集體辭職的潛在理由是,他們希望把目前的科研成果通過科創板進行上市,像他們的校友陳天石一樣。辭職的90多人雖然在一般人眼中看來算是衣食無憂,但如果一直在此停留,加薪空間確實有限。

  當前科技創業熱潮興起,不少高校研究人員被科技公司重金挖走,或選擇出來創業。中科院內部也一直在推行改革,重點是加速科研成果的轉化,引入市場化投融資機制和人才引進、培養機制等。在大國科技角力的背景下,如何激發廣大科研人員的創新力量並實現其自身價值?如果能把科研人員從“圈養”變成“放養”,放進市場經濟的海洋中去衝浪,可能是一個好的渠道。

  專業科研院所更多偏向基礎科學研究,這種研究與技術商業化落地之間有不少距離。面對這個問題,國家可以鼓勵在企業建立國家重點實驗室,將優惠條件直接給到企業,企業再按市場機制組織科研力量。十幾年來,科技部共批覆了一百多家企業國家重點實驗室。華爲研究院的科研人員年薪就可達百萬甚至千萬數量級,可謂個人、企業和國家“三贏”。

  基礎科學研究是技術產業化之基,沒有技術市場化,一國之科研實力就無法發揮出來,研究人員的個人價值無從充分體現,也不可能有“寒武紀”那樣的創業神話。曾經,科技人員停薪留職曾產生了巨大的市場效應,“星期天工程師”也曾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但必須承認,柳傳志、陳天石的成功畢竟是個案,並不是所有科研人員離開體制就能致富,需要艱苦奮鬥加上機遇,更需要科研體制的持續變革。

  總之,科研與體制應該建立相互促進的關係。而保障專業科研院所研究人才隊伍的穩定、成長性,以及實現科技產業化、市場化和科研人員的個人價值,這兩件事都不容小覷。

  《中國新聞週刊》2020年第28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週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於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