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內蒙古伊金霍洛旗,生態水系美了一座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2日 13:30   中國新聞網

  內蒙古伊金霍洛旗,生態水系美了一座城

伊金霍洛旗地處毛烏素沙漠邊緣,歷史原因和地理因素曾經爲伊金霍洛旗的生態建設出了一道難題。爲答好這道題,他們從水資源綜合利用上尋找突破口。

  本報記者 張景陽

  夏日夜晚,漫步在伊金霍洛旗政府所在地阿拉騰席熱鎮的街道上,美輪美奐的音樂噴泉與延伸數百米的樓宇外立面亮化相映生輝,各色燈光巧妙點綴於公園林間草中,遊人或漫步水上棧橋,或流連在林間小道,健身、散步、賞花、觀景、戲水,勾勒出一幅如詩如畫的鮮活圖景。

  昔日的黃沙腹地一座城,現在的“三河兩湖”內外循環的環城生態水系,伊金霍洛旗因水成街、因水成路、因水成景、因水成園。

  兩個難題催生生態戰略構想

  伊金霍洛旗地處毛烏素沙漠邊緣,屬半乾旱向乾旱過渡區。這裏常年乾旱少雨、風大沙多、日照強烈,年內大風天數平均26天,年平均降水量343毫米,年平均蒸發量2351毫米,是典型的資源性、工程性和結構性缺水地區。

  隨着城市化進程加快,伊金霍洛旗原有水域空間受到擠壓。城市河湖連通性一度遭到破壞,致使掌崗圖河、柳溝河、東西紅海子等城市水體生態水量不足、水體流通不暢、溼地面積萎縮,造成生態功能退化、承載能力下降、人水關係分離等諸多問題。

  “歷史原因和地理因素曾經爲伊金霍洛旗的生態建設出了一道難題。答好這道難題,我們只有從水資源綜合利用上尋找突破口。”伊金霍洛旗聖圓水務公司副總經理趙建剛說。

  煤炭是伊金霍洛旗的主導產業,在爲地區經濟發展提供強勁支撐的同時,產業也帶來了一系列衍生問題,其中以疏幹水問題最爲棘手。趙建剛介紹說:“煤炭在開採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礦井疏幹水,對煤礦企業來說,疏幹水利用好了是資源,利用不好就成了負擔。”

  伊金霍洛旗很多煤礦在實際開採過程中,疏幹水涌水量大小不一,有超過40%的煤礦,疏幹水涌水量超出煤礦自身綜合利用量。

  城市缺水,礦區棄水,這是一對矛盾,卻同時催生了伊金霍洛旗建設城市生態水系的戰略構想。“這一戰略構想,旨在將礦區疏幹水變廢爲寶、引水入城,實現資源化利用,從而有效化解城市‘水從哪裏來’和礦區‘水往哪裏去’的兩難問題。”趙建剛說。

  用好疏幹水,算好生態賬

  2018年3月,伊金霍洛旗城市生態水系建設正式拉開帷幕。全旗首先啓動實施了“三河兩湖”河湖連通水系工程,對掌崗圖河、柳溝河原有河道進行了全面疏通清理,建成東西紅海子連接線3公里、高層區到東紅海子排澇溝1.2公里、東紅海子到烏蘭木倫河下游排洪溝4.468公里,建成蓄水湖8個,累計挖填土方288萬立方米,基本形成了以“三河兩湖”五大水體爲軸心的環城水系框架。

  旗委政府與疏幹水集中利用條件較好的11座煤礦進行了積極溝通協商,利用富餘的疏幹水作爲水源補給,鋪設輸水主管網115.6公里,鋪設煤礦至主管網輸水管網19公里,建成2000立方米蓄水池9座、7000立方米蓄水池一座、加壓泵站3座,打通了從煤礦至“三河兩湖”的引水通道,經煤礦處理後達到排放標準的疏幹水,可以通過輸水管網輸送到城市水體。

  伊金霍洛旗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副局長趙廣勝說:“礦區到城區的‘水動脈’貫通後,一方面,通過疏幹水的資源化利用,可以從根本上解決煤礦企業疏幹水無處排放的問題,使企業無後顧之憂;另一方面,可以明顯改善現有水域生態環境,有效提升城市防洪排澇能力,扭轉過去‘一下雨就看海、一放晴就乾旱’的局面。”

  “在城市生態水系建設之初,我們算了一筆精細的生態、經濟賬:近年來,全旗僅地方煤礦每年產生的疏幹水總量就達到約9800萬立方米,除去處理損耗和配備利用量後,每年富餘疏幹水量仍有7300萬立方米左右,如果我們通過水系建設,將富餘的疏幹水全部引回來加以利用,按照工業用水均價5.5元/噸計算,這些疏幹水每年就能產生4億元效益,10年就是40個億;按照園林灌溉用水價格4.37元/噸計算,這些疏幹水每年也能產生3.2億元效益,10年就是32個億,而水系建設投入成本將遠遠小於這個數字,經濟效益十分明顯,因此而帶來的生態效益、社會效益更是不可估量。”伊金霍洛旗聖圓水務集團公司董事長李光華表示。

  以水爲基,城市有了顏值與氣質

  位於伊金霍洛旗烏蘭木倫河南岸的嘉泰苑小區距離市區較遠,“三河兩湖”建設前,小區內綠化較少,佈局不合理,而今,小區內鬱鬱蔥蔥的樹木和花草遍佈其間,環境煥然一新,河兩岸綠樹成蔭,映襯着湖中心的小島,儼然一副山水畫之境。

  小區居民王建國告訴記者:“以前小區離市區較遠,周圍的環境差,小區房子的價格也低,自從新的城建改造工程實施以來,小區內外環境變化很大,目前房子的價格已翻了一倍。”

  爲了進一步拓展水系空間,2019年,伊金霍洛旗在“三河兩湖”環城水系框架的基礎上,啓動實施了全長47.55公里的“五橫六縱兩支流”13條水系工程,從而進一步暢通以“三河兩湖”爲軸心的河湖溼地之間的連接“脈絡”。

  “脈絡”通了,就可以注入“血液”。趙廣勝表示:“水系全面連通後,可增加水域面積約285萬平方米,城區水域面積將擴大到20.3平方公里,人均水域面積達到135平方米。”

  有了源源不斷的活水,城市人居環境建設水到渠成。在積極推進建設連接“三河兩湖”、內外循環的環城生態水系的同時,伊金霍洛旗提升城市功能、景觀再造、美化城區環境等措施也同步進行,着力打造“水在城中、城在綠中、人在景中”的生態宜居環境。

  伊金霍洛旗堅持景城水一體,充分利用水的3種形態,變水爲霧、變水爲冰、變水爲雪,通過借景造景、構建風情水街和親水樂園等方式,打造西山水系、掌崗圖水系、王府水街等開放式水景8處,啓用噴泉15處。

  形成因水成街、因水成景、因水成園的濱水環境和親水氛圍正在成爲伊金霍洛旗的新特色、新名片。“以水系特色賦予城市獨特韻味,讓居民春賞花、夏戲水、秋遊景、冬踏雪。我們充分發揮水的降溫、除塵、增溼作用,在公園廣場、道路節點啓用霧森系統6處,着力打造‘生態綠肺’‘天然氧吧’,調節城市溫溼度,改善城市小氣候,緩解城市熱島效應。” 伊金霍洛旗園林局辦公室主任張慧敏介紹。

  截至目前,伊金霍洛旗將城市水系與325公里中水管網接通,讓疏幹水和中水沿着“毛細血管”延伸到大大小小的綠帶下,通過應用微噴和智能灌溉技術,在養護綠帶的同時,有效降低風沙灰塵和城市噪音,實現城市清潔由“掃街”向“洗街”的歷史性轉變。

  同時,全旗結合城市生態水系建設,按照“舒展大氣”“精美秀氣”“親水靈氣”的理念,以“繡花功夫”和“工匠精神”,對中心城區5大區域、9個公園廣場、28條市政道路71個景觀節點綠化品質進行了精雕細琢、全面提升,新增綠地面積100萬平方米,公園綠地總數達33處,中心城區綠化率突破48.4%,人均公園綠地面積達84.8平方米;硬化人行道126萬平方米,鋪設慢行系統25公里,城市綠道、慢行步道、騎行公園、林蔭小路交錯佈局,一座高“顏值”高“氣質”的生態小城正在形成。

【編輯:王思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