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全國政協委員方來英:傳染病監測應重視一線聲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3日 09:49   中國新聞網

新京報記者 吳江 攝

  今年“兩會”,全國政協委員、原北京市衛計委黨委書記方來英帶來多項醫療衛生相關提案。

  方來英認爲,面對大型公共衛生事件,要有一定的醫療物資儲備,更要有高效的生產能力儲備,並結合不同區域科學佈局。在新發傳染病監測中,應重視臨牀一線的聲音,也可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從海量信息中發現疾病的蛛絲馬跡。

  備戰疫情要物資儲備也要生產能力儲備

  新京報:新冠肺炎暴發後外界一直追問,爲什麼從病毒基因測序到湖北採取有力的防控舉措,中間隔了一段時間,你怎麼看?

  方來英:疫情來了,大家對衛生系統有意見,可以理解,但是從整個大面看,我們國家這次的表現是很好的。當然我們也要反思,新發傳染病出現,怎樣能更快反應?某個時間段突然涌進衆多相似的病人,醫生是最先能聞到疫情“味道”的。所以,應該建立症候羣的上報體系,醫生有獨立的上報渠道和權責的制度安排,CDC的體系和臨牀的體系應該有效打通。

  此外,大數據、人工智能也能發揮很好的作用。能反映人羣疾病譜變化的數據,除了來源於醫院,還可能來源於藥房、學校、超市……如果我們能整合這些海量信息進行科學分析,就能更敏銳地發現異動。

  新京報:怎麼看待應急時期急需的物資日常生活用不着的現實?

  方來英:藥品、醫療器械要有一定的儲備,但還要建立生產能力儲備,保證供應鏈安全。可以劃分區域,就近儲備生產能力,確保疫情中供應鏈的安全高效。此外,我國幅員遼闊,有必要做一些模型研究,確定不同地區的物資儲備與供應預案。

  新京報:疫情中可以看到有些硬件設施平時沒有需求,但突發時又不可或缺,比如隔離病房,要不要每個醫院都建?

  方來英:儲備是必要的,拿發熱門診來說,發熱是呼吸道傳染疾病的典型症狀,哪怕平時人流量不大,也是不可缺少的。至於隔離病房、負壓病房,平時可以作爲普通病房正常使用,戰時就能動員起來,“平戰結合”。

  除了儲備硬件,我認爲還要儲備標準體系。比如臨時醫療建築,應該遵循怎樣的建設標準?發熱門診、隔離病房同樣,很多是改造而來,改造也要有一個標準體系。

  新京報:疫情期間,幾乎所有醫療資源都用於對抗新冠。但很多其他疾病的治療需求被擱置,怎麼避免類似情況再發生?

  方來英:疫情來了,有限的醫療資源優先投入傳染病控制,因爲傳染病風險更大,控制住傳染病最符合人民利益要求,大家都能理解。很多患者也降低了就醫意願,規避感染。爲什麼會出現這個問題?因爲我們對新發傳染病心裏沒底,因爲醫院內人羣聚集、存在交叉感染風險,患者也不想去醫院。

  要解決這個問題,一是提高技術能力,短時間內完成對新發傳染病的病原體分析檢測,能對傳播規律致病能力等儘快認識。科學防控是建立在科學認識的時間上的。第二,科學設計醫療單元、提高院感防護水平。新冠疫情之後,我們的醫療管理、醫療組織都會出現變化。

  應重視社區醫療機構在公共衛生中的作用

  新京報:今年你帶來了哪些提案?

  方來英:今年提交的提案涉及幾個方面。一是公共衛生體制改革問題,如何更快監測新發傳染病、如何在大型公衛事件中保證物資供應的穩定、醫療系統和疾控預防系統如何更好對接。二是如何強化基層的力量,這次疫情中,基層衛生人員發揮了巨大作用。

  新京報:從北京實施醫藥分開綜合改革開始,你就很重視基層衛生機構。你覺得基層在公共衛生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方來英:公共衛生,不僅是對新發傳染性疾病的應急處置,居民的健康管理、對慢性病的管理都是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基層衛生機構一直在做的事。疫情期間,小區的管控、對醫學隔離觀察人員的管理,多由基層衛生機構承擔。所以對於基層衛生的角色和意義,也需要用新的高度去考慮,它不僅僅是一個衛生機構,也是社會治理結構的重要組成。

  新京報:你認爲基層衛生機構今後要承擔哪些職責?

  方來英:是否要設立傳染病監測點?要不要新建發熱門診?很多網點設在大醫院、專科醫院,基層要開嗎?基層雖然沒有發熱門診,這次依然承擔了大量篩查工作。這取決於我們如何定義基層衛生機構的作用。

  新京報:這幾年,北京市民也更多習慣於到基層就診,但也有人質疑,基層現有的能力儲備無法承接新任務,比如新設發熱門診,對此你怎麼看?

  方來英:基層衛生機構發展面臨現實瓶頸,近年來基層接診量越來越大,工作負荷也在加重。如何提高專業水平、減少人才流失、扭轉社會認知,都是值得考慮的問題。人才培養需要一個過程,政策要吻合現實,欲速則不達。要圍繞基層衛生核心職能去提高基層醫生水平,千萬不要按照現在二、三級醫院模式,去建設和要求基層衛生機構。還要提高基層醫生的薪酬水平,這個沒有改變,基層隊伍無法強大。

  新京報記者 戴軒 陳超

【編輯:葉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