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全國政協委員建議爲家長減負:教育要分工不要“積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3日 00:59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南京5月23日電 題:(兩會訪談)全國政協委員建議爲家長減負:教育要分工不要“積怨”

  作者 楊顏慈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作協主席範小青準備的一則“建議減少家長陪作業任務”的提案引發網絡熱議:一邊是家長感同身受,一邊是老師“不背鍋”。

  在她看來,目前中國的小學教育不可謂抓得不緊不嚴,在校“教和學”,回家繼續“幹”。在放學回家的時間段,小學生的學習就交給家長“全程陪同”。這就導致一個普遍的現象:家長“怨念”已深的“陪作業”。

  “我們家目前沒有小學生,所以這個話題不是從我個人出發。但從我身邊的朋友來看,他們普遍反映負擔重,但又無可奈何。”範小青說。

  她舉例說,得焦慮症、高血壓、打“骨折”的……網上的新聞或者段子在逗人一笑的同時,卻反映着普遍的社會現實,以及家庭教育帶來的各種極端情況。

  其實,家長的“作業負擔”不是一個近期才興起的話題,這個問題已經存在很久,但情況卻似乎愈加普遍和嚴重。

  是要教育下一代,還是要事業發展,成爲不少家長必須面臨的選擇題。在不少名校,父母中有一方全職在家輔導孩子功課甚至成爲“常態”。

  “我孩子正在上幼兒園中班,但已經開始爲幼升小做大量課餘輔導,晚上和週末幾乎都在學習。”南京家長周女士在接受採訪時無奈地表示,“教育孩子還是追求事業,難以兼得。我也在考慮辭去目前大公司的財務工作,換輕鬆一點的單位,以便有更多時間在小學階段輔導功課。”

  像周女士一樣的家長絕非少數。在範小青看來,這是因爲一方面,大量的課業負擔被壓在課餘時間,學習內容被分割給老師和家長共同教授,家長不得不執起“教棒”,在家設立三尺講臺;另一方面,形式主義的作業也成爲家長“難以言說的痛”。

  “舉個例子,除了在家教學,有時家長還要花大量的時間做PPT、做海報、做視頻,這其中的形式主義問題也值得關注。”範小青提出。

  範小青認爲,首先,從學習負擔方面說,教育首先是老師的任務。但就目前的情況看,家長的負擔並不是因爲老師不夠盡責。那麼,爲什麼在課堂時間無法完成學習任務,而要將大量的負擔壓給課餘時間、轉移給家長,這是最值得思考的。

  “其次,中小學生家長多爲三四十歲的中青年。這個年紀,本該是他們在事業上拼搏、出成績的時候,但他們卻不得不把大量業餘時間花在課業輔導上,不僅失去了自己的生活,也難以專注工作。”範小青認爲,這個年齡段的家長本來就面臨老人贍養、事業發展、子女撫養的多重壓力,再將大量精力花在孩子的課業教育上必然難以兼顧,需要取捨,這也就產生了對於教育的“積怨”。

  如何釐清家長與老師的責任邊界?這就回到了範小青的提案內容——分工。

  範小青的提案中表示,老師確實辛苦,但他們的職業是教書。如果上學時間完不成教學任務,那不是老師的問題,更不該成爲家長的問題。在教育下一代這件事上,社會分工已經模糊,如何釐清各自的職責才是重點。

  “有些家長常把負擔來源歸於老師,但其實問題根源不在這裏。”範小青認爲,“社會有分工,家長不是老師,家長要做自己的工作,要過自己的生活,家庭教育主要在孩子的修養、品格以及良好的學習、生活習慣等方面,而不是具體教孩子怎麼做作業。”

  她提出,家長在某些方面是做不好老師該做的工作的,結果也許反而壞事。家長着急,難免打罵,孩子更加學不進,適得其反。

  這些都引發了一系列值得思考的問題:教育的初心在哪裏?癥結在哪裏?改變現狀又有哪些可能性?

  除了分工協作,在範小青看來,教育的頂層設計尤爲重要。

  “如果說老師在校來不及教,學生在校來不及學,那是不是頂層設計有待完善,教育大綱需要修改。”範小青提議,請專家論證,從教學大綱改起,給小學生減負,以所有作業基本在校完成爲基準,從而在根本上爲家長減負。(完)

【編輯:房家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