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設GDP增長目標背後:保就業是關鍵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12:02   中國新聞網

  全國“兩會經濟策”系列沙龍:經濟學者解讀政府工作報告

  不設GDP增長目標背後:保就業是關鍵

  5月22日,新京報舉辦兩會經濟策系列沙龍,邀請經濟學者做客新京報直播間解讀政府工作報告,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彭森、財政部財科所原所長、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等共同解讀上午剛剛發佈的政府工作報告。

  彭森表示,從財政、就業、物價還有國際收支等方面來看,雖然沒有設置具體的GDP增長目標,但是其他指標還都有明確的提法。賈康認爲,政府工作報告裏非常明確地提出城鎮新增就業崗位要達到900萬,這其實抓住了實質的問題。

  保障中小微企業同時要增收節支

  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彭森表示,政府工作報告雖然沒有設置具體的GDP增長目標,但是其他財政、就業、物價等指標都有明確的提法。目前中小微企業面臨着衆多的挑戰,壓力相對嚴重。按照李克強總理所說的“留得青山,贏得未來”,要爲中小微企業提供政策支持。彭森稱,“應該毫不猶豫地指出,民營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一個主體,在創新方面要發揮主體作用。建立好民營經濟的產權保障制度,同時結合此次所給予的各種扶持政策、刺激政策,從長期的制度設計上,給中小微企業創造一個更好的公平競爭的環境”。

  如何實現優化財政支出結構?彭森表示,一方面,採取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強財政政策支持力度;另一方面,增收節支,儘量壓縮不必要的開支。在彭森看來,一方面要“壓本級、增地方”,另一方面,需要“壓一般,增重點”。彭森稱,壓縮中央本級的開支,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體現爲負增長。中央部委的一般性預算支出中,除了“保人頭”經費外,縮減比例累計約在50%。同時,財政赤字規模較去年增加1萬億和發行特別國債1萬億,累計增加的2萬億,明確直接作爲特殊的轉移支付,建立特殊的轉移支付機制交給地方。對於一般預算、軟預算進行壓縮,對於鋪張浪費、形象工程下大力氣清理,將財政收入投入到“六穩”、“六保”、脫貧攻堅工作中,體現出中央在重大的戰略決策上的考量。

  彭森表示,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明確房住不炒。“我相信,這種政策應當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維持這一提法。”

  ●賈康

  保就業背後需要經濟增速支撐

  財政部財科所原所長、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認爲,報告裏雖然沒提到經濟增速目標,但非常明確地提出城鎮新增就業崗位要達到900萬,這其實抓住了實質的問題。就業要達到一定的水平,就要有經濟增速支撐,因此,要達到900萬個城鎮新增就業崗位,需要一定的增速,現在沒有提增速,就是要聚焦做好“六穩”、“六保”。

  賈康稱,今年有信心從一季度的前低,轉入二季度以後的後高,在此期間,要達到900萬個城鎮新增就業崗位的規劃性目標。最突出的困難,就是小微企業受到的壓力非常明顯,而且對就業產生了直接影響,特別是服務行業的小微企業。因此,今年要通過改革進一步降低准入、加速要素市場建設等,使民營企業的經濟活動更加無阻礙地,在高標準、法治化的營商環境中,體現出它們對就業的支撐力。

  賈康表示,財政政策在政府工作報告裏首先強調繼續減稅降負,預計今年全年爲企業新增減負超過2.5萬億元。除此之外,普惠性質的支持小微企業的貸款、財政貼息,是一種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形成合力的對小微企業支持性傾斜性政策,這種傾斜是動用公共資源來做貼息的安排,能讓小微企業的貸款利息負擔明顯降低,這種財政和銀行系統配合在一起的政策,今年可以較好地支持小微。

  賈康表示,赤字明顯擴大規模及提高赤字率,既積極又穩妥。提高到3.5%以上,這是積極;沒有將赤字率一下子提高到5%、甚至提高到8%的水平,這是穩妥。

  ●劉元春

  抓就業就是抓住了經濟穩定的核心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認爲,不設定GDP增長目標,集中精力抓“六穩”“六保”,體現了非常時期需要非常舉措。不設GDP增長目標,不等於沒有目標,不等於對經濟增長沒有要求,反而對經濟增長有更高的要求。因爲要保就業、保經濟主體、保民生、保基層運轉等,都需要GDP保持一定的增長速度。

  劉元春表示,一次大的公共衛生危機,是否會演化成經濟危機,一個關鍵節點就是失業與就業。因此,抓住就業問題,實際上就抓住了經濟穩定的一個核心、一個樞紐。目前,城市就業、高端就業的基本盤沒有什麼問題,但是3.3億農村就業,城市個體工商戶、小微企業的就業受到衝擊。

  劉元春表示,前幾年我國強調要服務實體經濟,要爲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創造條件,但是很多的小微企業特別是個體工商戶獲得感並不強烈。原因是在超級疫情的衝擊下,我們用傳統的救助工具,很難滲透到邊際羣體上去,因此,要完成階段性的救助任務,必須要有超常規的救助工具,所以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反覆強調兩個方面。第一是,將財政赤字增加的1萬億元,和發行抗疫特別國債1萬億元總計2萬億元的資金直達市縣,用於基層的運轉,用於基層的保民生、用於基層的中小企業的運轉,這個很重要,跨越傳統的科層體系,使財政資金的救助方式更爲及時、更爲直接。第二,要鼓勵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金融貨幣政策工具,一個是財政的特殊轉移支付產生直達效應,其次,金融創新產生直達效應。

  ●曹遠征

  用超常規金融政策支持中小微企業

  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認爲,今年新冠疫情的出現對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服務行業企業的衝擊較大,這兩者都是與民營經濟高度相關的部分,從“六保”的角度來看,只有保住企業的根本,才能保住就業,才能保住經濟發展基礎,所以,“六保”的核心之一就是“保企業”。

  在金融方面,國家也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是對小微企業的普惠金融政策,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再延長至明年3月底, 對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應延盡延,對其他困難企業貸款協商延期。鼓勵銀行大幅增加小微企業信用貸、首貸、無還本續貸。

  “這些政策都是超常規的,在商業金融的環境中,還本付息是商業金融最基本的要求,而在這一方面政策已經做了很多的優惠安排,包括能延盡延、儘可能低息等”。曹遠征表示。

  “2015年國務院頒佈了普惠金融的穩定發展戰略,今年到期,也就是說在2020年應該達到金融的普惠化,普惠的意思是惠及所有人的金融。在這5年的過程中,金融機構、尤其是中小型金融機構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綠色金融等”。曹遠征說,“如果將金融機構比喻成毛,將中小微企業比喻成皮,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只有實體經濟能有發展,整體經濟才能有發展。從歷史上來說,政策正在創新發展之中,一部分的創新正在變成現實”。

  新京報記者 侯潤芳 潘亦純 張思源

【編輯:葉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