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耶魯回國留學生:有祖國“撐腰” 我終於如釋重負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03:19   中國新聞網

  (抗擊新冠肺炎)耶魯回國留學生:有祖國“撐腰” 我終於如釋重負

  中新網杭州3月25日電(應欣睿)“十室九空,清八方地,丟掉七勺六碗五鍋,再告別四三二友,一時感慨。”浙江留學生王昱開離開耶魯大學的那天,讓室友爲他拍了一張自己站在宿舍門口的照片,配以上述感想在朋友圈以作留念。發完這則朋友圈,他就將告別歷時兩年的耶魯大學求學生涯,拉着兩個28寸的行李箱和1個登機箱,踏上一段耗時近2天、跨越12000公里的返鄉之旅。

  一場“突然的別離”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王昱開本應於今年5月在耶魯大學完成碩士研究生學業後回國,而疫情在美國的暴發和近期的防控態勢讓他決定提前回來。

  “沒有畢業照,沒有畢業典禮,這次是一場與母校的突然的別離。”幾天前,王昱開用幾個行李箱把自己在美國的所有重要“家當”打了包。他介紹,彼時的校園已經少了往日的青春活力,周邊超市也出現搶購生活物資的情況,如果沒有學校提供的免費餐食,他們在學校裏的生活確實不便。

  “我的課業從3月開始就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且耶魯大學所在地已經出現了不少確診病例,我便打算提前啓程回國。”王昱開說。

  王昱開介紹,在美國時,他密切關注着國內疫情動態,瞭解到中國多地已經實現了病例“清零”,同時在他計劃落腳的回國第一站上海,在3月17日宣佈該市具有充足的醫療資源,這也讓王昱開覺得自己的回國不會給別人“忙中添亂”。

  再三斟酌和多方瞭解後,他買了一張3月21日從美國肯尼迪機場出發,經臺北桃園機場到達上海浦東機場的機票。

王昱開所在的醫學隔離點。王昱開提供

  “革命樂觀主義精神”

  王昱開形容自己這一趟歸國旅行是帶有“革命樂觀主義”的。

  在乘坐校車從耶魯大學前往肯尼迪機場的路上,他碰到了一位要回國的意大利校友,因爲那位姑娘沒有戴口罩,王昱開放心不下,就從自己所剩不多的口罩中分給了她一個。

  “現在意大利是‘重災區’,回去還是戴個口罩比較安全。”王昱開說。

  爲了回國,王昱開還去校醫院諮詢,校醫認可了他回國的選擇,臨走前還給王昱開拿了些醫用手套,祝他旅途順利。

  十幾個小時的行程,王昱開觀察到,飛機上的國人還是普遍有較強的防護意識,“我看到他們穿戴如此嚴實,我只能抱有一股‘革命樂觀主義精神’,該吃吃、該睡睡,只要坐上回國的飛機,就是勝利。”

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王昱開提供

  “安排得明明白白,5星好評!”

  3月23日10時40分,王昱開乘坐的航班降落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他回國了。

  飛機停穩後,第一批全身白色防護服的檢疫人員登機進行了排查,緊接着第二批機場檢疫人員進入客艙開始依次喊乘客的名字。2個多小時後,王昱開走出了飛機客艙。下飛機後的第一件事是體溫檢測並填寫健康表,隨後便是機場檢疫人員對每個乘客進行一對一的健康詢問篩查。

  面對這些檢疫流程,王昱開感受到的是一種安心。“終於回來了,接下來發生什麼都有祖國‘撐腰’,對於我來說終於如釋重負了,國內出什麼事情都能預期,只要配合流程,調整好心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完成檢測後,王昱開的護照上被貼上了一個黃碼標誌,被駐滬浙江接待站工作人員統一送往了嘉興大雲的中轉點,並在當日18時被轉運至其家鄉城市的醫學觀察點,展開爲期14天的醫學觀察隔離。

  “回國之後,一切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我給祖國的防疫工作打5星好評!”王昱開說。

  王昱開也看到了近期網絡上對留學生歸國的一些不同聲音。“是有個別留學生回國後給防疫工作添了亂,但是不能把留學生羣體‘污名化’,從根本上說,我們只是一羣爲了學業選擇出國且目前在國外的學生,我周圍的多數朋友都是希望畢業之後能回國爲祖國繼續發光發熱的。”(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