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4小時響應!走近疫情下的武漢“火眼”實驗室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8日 10:59   中國新聞網

  24小時響應!走近疫情下的武漢“火眼”實驗室

  陳 曦

  聚焦科技抗疫一線

  24小時響應已經成爲“火眼”實驗室的工作常態。“火眼”實驗室由武漢華大醫學檢驗所團隊運營,自建成以來,“火眼”實驗室爲武漢及周邊城市提供了充足的檢測能力,爲發熱病人的確診、高危人羣的排查、疑似病例的甄別、隔離陽性感染者、保護陰性健康人羣提供精準的判斷,成爲“雷神山”“火神山”“方艙”等衆多抗疫堡壘名副其實的前哨。

  截至2月15日6時,武漢華大醫學檢驗所團隊及其運營的“火眼”實驗室已累計接收包括武漢在內的湖北地區超2.4萬人份的檢測樣本。其中,“火眼”實驗室目前已火力全開,從2月5日試運行以來檢測近2萬例。

  高強度工作,只爲檢測結果能更快交到醫生手中

  “我們已做好充分準備,根據武漢及湖北其他地區疫情防控需求高效運轉,確保萬人份/天的檢測能力,甚至更高。”華大基因武漢實驗室負責人、“火眼”實驗室主任田志堅介紹,核酸檢測排查,是確保防疫工作者健康、防疫部署順利開展的重要前提。“火眼”實驗室還能夠進一步承擔規模更大的復產復工人員的科學排查工作。

  “樣本通常集中在晚上送到,不少會到凌晨才送來,有時凌晨三四點鐘還有送樣。”華大華中地區負責人朱師達說,每當夜深人靜別人都在休息的時候,卻是“火眼”實驗室裏最忙碌的時刻。從樣本接收,錄入系統,到交付結果,平均需要六七個小時。“我們基本能做到,早晨八點之前交付前一天所有樣本的檢測結果。”

  “核酸檢測過程中,分裝和核酸提取環節危險性最大,樣本中除了咽拭子、鼻拭子,還有相當一部分是痰液,這是傳染風險最高的一種樣本。痰液黏稠,如果帶有病毒,也會比其他樣本含量更高。”朱師達說,因爲要直面樣本,因此檢測工作屬於高危操作,檢測人員需要和進入紅區的醫護人員一樣,進行高等級的個人防護。

  爲保證“火眼”24小時響應,實驗檢測班組實行三班倒,保證隨時有人。爲了保護檢測人員,高危環節放進了P2負壓實驗室進行,整個提取操作也是在生物安全櫃內完成。“操作空間比較小,穿着厚厚的防護服再對小試管進行操作,真的是個‘技術活’。”檢驗員郝鶯歌說。

  流程不斷優化,科技的力量縮短交付週期

  “早晨出結果也是考慮到臨牀的需要,讓醫生和患者儘早得到消息。爲了提高效率,我們最大限度優化、壓縮自己內部的流程和時間,但是前提是保證質量。”朱師達說。

  “從流程上講,有3個技術環節比較限速。”朱師達介紹,一是在樣本的核對和信息錄入階段,各地醫院和社區取樣時,很多信息不全或不清楚,覈對信息會花費我們很多時間。因此,我們的工作人員想到爲前端取樣提供條碼,加強對樣本的信息化管理。雖然這樣會增加工作人員的工作量,但是可以大大加快信息覈對時間,縮短檢測流程一個小時甚至更長。

  二是在提取階段。核酸提取是檢測的關鍵步驟,把裏面的RNA提取出來,這一步小型實驗室主要靠手工方法進行提取,步驟繁瑣,還會受人爲影響。“‘火眼’實驗室用到了華大智造MGISP自動化樣本製備系統進行核酸提取,能大大加快提取階段的通量速度,一次能處理幾百上千個樣本,上機後完全無人工干預,自動化提取環節僅耗時一小時,可大大加快規模化樣本檢測速度。”朱師達介紹。

  三是在最後結果的審覈和報告生成階段,強大的IT團隊在後臺做支持,一方面基於已經很完善的信息系統,同時也針對這次應急檢測的需求,增設服務器,優化整個IT系統和流程。

  “這3部分通過應用科技手段,極大縮短了整個檢測交付週期流程,讓我們‘快工也能出細活’。”田志堅欣慰地說。

  “會有一些檢測結果的Ct值(PCR結果指標)在38—40之間,我們稱之爲‘灰區’,不能直接判定是陰性還是陽性,‘灰區’結果樣本就要重測,第二次再看它的結果,如果兩次測試沒有確定結果,說明這個樣本可能存在一定問題,需要重採樣。”朱師達解釋說,PCR的反應原理就是通過多次循環擴增,讓特殊核酸序列呈幾何倍數的增加,40個循環是檢測的標準,確定的時間是一個半小時。很多低病毒載量樣本,一般要30個循環才能被檢測到,達到最基本的檢測線,循環數和時間是要有基本保障的。“火眼”實驗室儘管面對巨大量的檢測樣本,仍然嚴格對每一個樣本負責。

  實驗室團隊奮戰,舍小家爲大家保一方平安

  “火眼”實驗室建築總面積近2000平方米,其中,核心實驗區總面積達1000平方米,嚴格按照P2(生物安全二級)實驗室設計。這麼大面積、高規格的實驗室僅用了5天時間就建成了。由於時間緊迫,建設工期短,實驗室的設施也分出了“三六九等”,即優先保證實驗室裏與檢測相關設施的完善,很多非檢測必須設施還都沒有到位。

  “比如目前檢測實驗室裏還沒有安裝暖風空調,但還必須按要求進行通風換氣,因此實驗室裏冷風嗖嗖地吹。很多檢測人員爲了禦寒,就把羽絨服穿在防護服裏面。這樣一來,非常臃腫,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檢測的操作難度。”田志堅說,“不過大家都很樂觀,還互相調侃,我們看起來都像卡通人‘大白’了。”

  與實驗室核心區域的“高大上”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實驗室的休息區和辦公室都非常簡陋。“爲了保證檢測人員能有充沛的精力進行檢測工作,我們每天都會保證他們有充分的休息時間。但是其他的工作人員就沒有這個待遇了。因爲我們還有很多員工分散在外地,因此人手非常緊張。”朱師達說,大家基本上都吃住在實驗室的辦公室裏,座位不夠,就蹲着或站着吃盒飯,困了,就找個椅子閉眼休息一會。

  “‘火眼’實驗室,起名之初就是希望實驗室能用它的‘火眼金睛’,‘保陰’(保障陰性人羣正常生活)、‘隔陽’(隔離陽性患者,讓疑似人羣儘早確診),與‘火神山’‘雷神山’一起,組成堅強的抗疫堡壘,保一方百姓平安。”田志堅的語氣中透着堅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