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警察爸爸”夏清良:把“團結”寫進少數民族青年心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1日 13:44   中國新聞網

  “請您出示證件,配合檢查,謝謝!”前不久,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科技一路路口治安檢查點,一名業務熟練的老民警正有序地引導車輛和人員接受檢查。

  這個讓很多人熟悉的身影,是湖北省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民警夏清良,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期間,他從鐵箕山派出所被抽調至治安檢查站(點)工作。

  “這裏日夜輪班,每天盤查車輛800至1000多臺,人員2000多名。”無論在哪個崗位,夏清良都堅持盡職盡責,因爲腰椎疾病,有十幾天他甚至綁着腰帶才能堅持工作。“在檢查站一線,我是民警裏年紀最大的,這是國家的盛事,每個人的努力都不能少。”

  和其他民警不同的是,夜班輪完了,他還要抽空回到位於中南民族大學的警務室,瞭解近期校園治安情況。回來沒幾天,夏清良就得知一名學生獨自離校去了長沙,他搜尋了三四天,終於在網吧找到這名學生,一顆懸着的心才算放下,“不把他找回來,在外面出現意外怎麼辦?這些爲大家服務的事情,我不能推脫。”

  今年,夏清良被評爲全國民族團結模範個人,被公安部授予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稱號。公安部的授獎文件裏指出,從警38年來,夏清良一直在公安基層一線,在平凡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業績。特別是從2001年起,擔任中南民族大學片區民警後,他把學校當作家,把師生當作親人,全心全意守護校園平安,關心關愛少數民族學生,殫精竭慮維護民族團結。

  18年來,他默默資助近30名少數民族大學生完成學業,受助的困難學生親切稱他爲“夏爸爸”。

  學校領導和教職員工盛讚他:“不是老師,卻樹立了師德標杆,把‘團結’寫到了少數民族青年的心坎兒上。”

  “故事不傾訴,感激不表達,我將難以釋懷。”一封苗族大學生王濤的感謝信揭開了夏清良的一個“祕密”。

  2008年,夏清良瞭解到,大一學生王濤因爲家庭貧困,冬天連毛衣都沒有,褲子也短一截。夏清良給他送去一套保暖內衣,買來羽絨服讓他穿着回家過年。

  從那時起,夏清良每個月從工資裏拿出200元給王濤做生活費。

  大學期間,王濤的母親因病去世,夏清良出錢幫他料理母親的後事。母親去世後的一個月裏,夏清良經常找王濤聊天,幫他疏解情緒,聯繫學校爲他申請特困學生補助。每逢派出所食堂改善伙食,他總不忘把王濤叫到所裏吃飯。

  參加工作後,領到第一個月工資時,王濤帶着禮物從十堰專程趕回武漢看望“夏爸爸”。

  擔任中南民族大學社區民警以後,夏清良瞭解到這裏招收的學生中,少數民族學生較多。日常巡查中,他看見幾個學生吃飯時,總是幾個饅頭配一碗免費的湯,心疼這些孩子,每月從自己的工資裏省出四五百元資助他們,過年的時候給他們買棉襖,買回家的火車票。

  一買就是18年,夏清良先後拿出10餘萬元,資助少數民族大學生。以前,夏清良都說錢是“借”給他們的。如今,在不多見的以個人名字命名的警務室——“夏清良”警務室裏,總是坐着幾個值班學生,他自己設置了學生工作崗,讓貧困學生兼職,每個月給他們發四五百塊錢的工資。

  夏清良的家庭並不富裕。妻子唐祝英因病35歲時病休在家。從家裏拿錢,夏清良報了不少“假賬”,妻子從新聞報道里才明白了夏清良的“謊言”。

  “起初,他兩百、三百、五百地拿出去,我心裏多少有點心疼,當我親眼看到他帶回家的這些貧困孩子,我也深有觸動,我們家經濟條件一般,但比起這些孩子,真的很好了。”

  女兒2003年上大學時,一個月生活費只有300元。“爲什麼你多給別的孩子兩三百塊,也不給我?”面對女兒的不解,老夏覺得自己雖然給女兒的生活費少了一點,但也夠用,想想那些少數民族貧困學生的生活費一個月不到100元,根本沒辦法生活。

  每年寒暑假,夏清良都會買10餘張火車票送給那些沒有路費回家的孩子。週末時,孩子們在操場上舉辦晚會,也會邀請他一起去唱歌跳舞。過節時,他悄悄地把困難的孩子叫到一起聚餐,給他們發“壓歲錢”“過節紅包”,還給他們買過冬的棉襖。

  達娜是今年畢業的學生,曾經不慎陷入網絡貸款的詐騙陷阱,着急的她向夏警官求助,夏清良不僅解決了她的困難,還經常關心她的學習和生活。“他像朋友,也像老師,讓我們在這裏感受到一種親人的溫暖。”

  夏清良還是西藏中學一名學生的“大朋友”,定期見面聊天,“他們過來上學可能一兩年回不了家,我們經常和他們見面,過節一起吃飯,能讓他們感情上有陪伴”。

  資助貧困大學生爲何樂此不疲?夏清良說,自己在湖北鄂州的一個窮村子裏長大,上高中正長身體,卻很難吃上一頓白米飯,好心的鄉親主動接濟,這些幫助和關愛讓他備感珍惜,他想把這份真情傳遞下去。

  校園裏,有數千名師生保存了夏清良的手機號,並送他綽號“一呼通”。深夜裏,學生遇到困難,給他打電話,他來電必接,有難必幫。大冬天裏,經常深夜爬起來急匆匆往學校趕。

  “起初,我很不理解,刑偵隊長也不像他這樣過日子啊。”時間久了,唐祝英深深體會到了丈夫強烈的責任心。

  每到開學季,夏清良都會認真地給新生上安全教育課。學校學生工作部的老師艾利亞說,夏警官開展的提高安全意識的講座,使學生防詐騙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每次講座,夏清良都會公佈自己的手機號和微信號,微信好友絕大多數是學生。“我的電話24小時開機,學生在微信、QQ上向我反映的問題,我都一件件去落實,這是他們對我的信任。”

  爲了更好解決不同民族的同學們的問題,夏清良組織了義務調解員,“調解員都是不同民族的同學,我還聘請了外籍調解員,解決留學生的相關問題,這是我自己探索的一個有效的工作方式”。

  鐵箕山派出所所長鍾建林說,18年來,夏清良的責任區沒有發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2016年,所裏考慮到夏清良已經55歲了,準備把他調至任務相對輕鬆的轄區。沒想到還沒辦手續,得知消息的師生在校園網上發帖“挽留夏警官”,數千人跟帖。

  最終,夏清良又留了下來。

  楊槐柳 湯春燕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雷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