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醫保談判“靈魂砍價”火了!幕後工作實錄來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07:28   中國新聞網

  最近,一場涉及近14億中國人的談判,吸引了衆多目光,這就是“醫保談判”。醫保談判,是一款藥能不能進、以什麼價格進醫保目錄的關鍵,也意味着患者能不能花更少的錢,用上更好的藥。通過醫保談判,多個全球知名的“貴族藥”,最終開出了“平民價”,而且很多進口藥品都給出了全球最低價。

  在針對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藥品鹽酸阿來替尼的談判現場,第一輪報價正在進行。如果談判成功,這款藥就能夠納入國家醫保藥品目錄。

  正在治療非小細胞肺癌的郭鳳英女士並不知道這場談判的發生,但這個藥,對她的意義非同尋常。

  郭鳳英說:“吃完了20來天,就開始說話也不喘了,也不咳嗽了,體質也恢復了,沒告訴我多少錢,後來我問他,兒子才說了,說5萬元(1個月),一說5萬元,我說不治了。兒子不幹,兒子說你不管怎麼樣,你這還有藥治呢。”

  對郭鳳英來說,這個藥,無疑是救命救急的。將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藥納入醫保,這也是國家醫療保障局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的主要原則。今年進行的這項談判工作,是我國建立醫保制度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藥品談判工作,涉及到119個新增談判藥品和31個續約談判藥品。

藥品好,但是貴,這是這些談判准入藥品的核心特徵。

  以鹽酸阿來替尼膠囊爲例,在全球上市9個月後,2018年8月獲批進入中國,技術先進,但價格昂貴。

  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副院長石遠凱介紹,這個藥每個月用量的價格是49980元,病人經濟負擔是一個問題。

國家醫療保障局醫藥服務管理司副司長黃心宇說:“談判的核心就是用一個合適的價格來購買,讓它進入到醫保目錄,能夠兼顧到患者的負擔,基金的承受能力和企業的意向,企業願意,有合理的利潤。”

要談判,合理的價格如何確定?

  對企業而言,創新藥有巨大的研發成本,企業有着自己的考量,另一方面,基於醫保基金的可承受程度和藥品的性價比,醫保局也要進行專業的評判。爲此,國家醫保局從專家庫中隨機抽取了39位藥物經濟學專家和11位基金測算的專家進行專業測算。

  在10月9日的動員會後,39位藥物經濟學專家隨機領取了自己需要進行測算的藥物資料。

  藥物經濟學專家組的組長和副組長與測算專家進行溝通,他們需要找到最合適的測算方案,找到最利於談判的價格。

  在藥物經濟學的專家進行測算的同時,另一組來自各地醫保部門的11位基金測算專家,也在同步進行測算。他們計算的是藥品談判成功進入醫保之後,對醫保基金的影響分析。

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談判基金測算專家顧亞斌說:“給我們一個總體的基金總盤子,有多大的空間來用於購買或者跟企業談判新增的藥品目錄,我們主要的工作就是,在總的盤子下怎麼樣來進行測算,用有限的錢購買到最好的產品。”

  通過藥物經濟學專家和基金測算專家這兩組專家的共同測算,各個藥品的談判底價才最終確定。這個底價決定着談判是否能夠成功,也是醫保部門談判的底牌。

底價是醫保局的底線,也是企業能夠過關的合格線。一些企業試圖走捷徑,醫保局測算工作動員會的當天,在醫保局門口,就有人蹲守在附近觀察專家的組成。有些企業甚至還想在私下和專家單獨接觸。

  專家廉潔自律是基本要求。另一方面,整個測算的制度和流程也爲保障談判工作的公平公正上了一道安全閥。

黃心宇說:“藥物經濟學的這一組專家測算,我們每一個專家是獨立測算的,對於每一個藥品具體的測算方法,我們請藥物經濟學組的組長、副組長進行會商把關,告訴專家大概應該怎麼測算。”

  藥品和專家一一對應,責任自然更加明確,再加上組長們統一標準,結果也就更加公平。另一方面,藥物經濟學專家組和基金測算專家組平行測算,互不干擾,兩組的測算結果都影響着最後的底價。這種去中心化的設計,爲測算工作加了一道密碼鎖。

黃心宇說:“這兩組是平行測算的,互相不知道對方的底價,到最後兩組平行的結果,我們是在一個完全保密的狀態下,根據事先確定的固定規則,形成了最終醫保方的底價,並且嚴格保密,到了談判的現場才交給談判組,所以能夠儘量保證這個過程中,底價不被泄露出去。”

  在最終的底價確定之前,爲了打消企業的顧慮,10月26日到28日,藥物經濟學專家組的三位組長和醫保局醫療服務管理司的工作人員組成了三個小組,分別和各個企業的代表,就每個藥品的測算方式,逐一進行了溝通。

  雙方反饋意見之後,國家醫保局綜合各方內容,最終獲得每個藥品的談判價格。正是在確定擬談判藥品、測算談判價格、與企業溝通等流程中嚴格保密,這個底價才成爲談判組手裏的底牌,這樣,談判組才能在和企業的談判中通過一次次“靈魂砍價”將價格降下來。

經過一輪輪的艱辛談判,甚至有企業代表留下了眼淚。

  經過和總部再三溝通,企業方最終報出一個價格。

  入圍之後,專家和企業還要進一步談判,使得企業報價一步步接近底價,甚至低於底價。在最後一輪報價之後,企業最終談判成功。

  鹽酸阿來替尼最終的簽約價格在醫保局可接受範圍之內,但出於保密,簽約價格無法公佈。這是國家醫療保障局對藥品談判的創新之處,允許企業申請價格保密,從而爲中國患者爭取到儘可能低的價格。

  根據醫保局公佈的數字,此次談判進入醫保的腫瘤、糖尿病等治療用藥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

  按照50%的實際報銷比例計算,患者的個人自付將降至原來的20%以下。據此估算,像郭鳳英一樣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從2020年1月1日起,通過降價和報銷,每月花費大約減少80%。

  除此之外,此次談判119個新增談判藥品,談成70個,涉及癌症、罕見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藥結核、風溼免疫、心腦血管、消化等10餘個臨牀治療領域,價格平均下降60.7%。

近日,國家醫療保障局公佈了2019年調整後的《國家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擬於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創新藥價格大幅降低,納入醫保爲患者減輕負擔。這樣的變化,得實惠的是近14億中國人民。對於藥企來說,這些創新藥進入醫保目錄,是搶佔了市場先機;而對於醫保基金來說,是節約資金買好藥。可以說,這是一個大家都樂見其成的多贏局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