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貨車非法改裝成利益鏈:隨意改造、車檢保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9日 16:32   中國新聞網

  導讀

  爲獲取更大的利益,一些貨車車主選擇對車廂進行改造超載運輸,這不僅嚴重破壞道路橋樑,更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半月談記者在遼寧、貴州等地調研發現,大貨車非法改裝已形成一條成熟的利益鏈條,不僅能按照想要的載重量隨意改造,更能通過“找關係”“走門路”,實現車檢“保過”。

  有關專家和基層工作者建議,要持續加大源頭治理超載超限的工作力度,用技術手段實現貨車運行監管,將大貨車非法改裝扼殺在搖籃裏。

“只要是跑貨運的,車不可能不改”

  今年1月29日,貴州遠洋化工有限公司一輛重型半掛牽引車牽引一輛重型罐式半掛車,在蘭海高速失控與3輛小型客車碰撞,載有硫酸的罐體側翻,致4人重傷、4車損壞及危化品(硫酸)泄漏。經查,這輛車涉嫌罐體非法改裝,罐體內無防波板阻隔導致所載31.55噸濃硫酸涌向罐體前部,罐體在慣性作用下向左橫滑,引發事故。

  貨車違規超載存在極大的安全隱患,但爲了利益,改造貨車仍有相當大的市場空間。連日來,半月談記者在遼寧、貴州走訪多家汽修廠發現,不少汽修廠暗地裏承接非法改裝大貨車、提升載重量業務。

  一位瀋陽的貨車司機告訴半月談記者,瀋陽周邊能夠提供改裝服務的汽修廠很多。“光我知道的就好幾個,都會改。”據介紹,加護欄,改造大梁、車斗、車軸、輪胎和剎車系統,擋板加厚等,都是司機們常選擇的改裝項目。

  半月談記者在瀋陽甦家屯一家汽修店裏看到,店員對詢問改裝大貨車的業務表現得相當謹慎,但一旦有駕駛大貨車的司機來問價,店員還是會將其拉入店內隱蔽處詳細介紹。

  “只要是跑貨運的,車不可能不改。護欄加高、貨箱加寬,車肯定多多少少都會‘動’。”跑了11年車的貴陽貨車司機陳井田(化名)說。在位於貴陽市牛郎關鋼材市場附近一座高架橋下的一家汽修廠,陳井田花了6萬元,給車重新裝了個貨箱。他的車是今年9月底才買的,核載31噸。原裝車皮只有2噸,質量輕車皮薄,拉不了重貨。他說,改裝後,車淨重超過21噸,可以拉80至100噸的貨。

  此外,一些新出廠的貨車車型違規生產問題也日益突出,整車廠商爲搶佔市場,在設計生產時就爲大貨車預留了超載空間。不僅如此,廠商甚至在生產過程中會使用更耐用的鋼材加固車體,增大超載能力。

“給‘黃牛’點好處費,保你過檢”

  業內人士透露,進行改造的貨車一般是4種車型:車輛運輸車、超長廂車、低平板運輸半掛車、集裝箱運輸半掛車。以集裝箱運輸半掛車爲例,這種車廂原來一般“後超”現象較多,即箱體超出車輛後部,不過由於肉眼易識別,現在多改爲“前超”,即箱體朝車輛前方延伸。

  等待卸貨的貨車 鄒予 攝

  改裝後的大貨車顯然不能通過車輛年檢,怎麼辦?有司機告訴半月談記者,改裝廠基本和檢車的都熟,可以“託關係”。“改裝之前,你得和他們商量好,怎麼改能過檢,然後你去他們介紹的檢查線,基本都沒問題,實在不放心,檢車前給你卸下來,檢查完再裝上。”

  “年審沒問題,直接出錢,幾千元就搞定,車都不用開去,有專門的人吃這口飯,把行車證拿給他就給你辦了。”陳井田說。

  半月談記者發現,幾輛近期被瀋陽公路路政管理局新民超限超載檢測站扣查的車牌號爲遼H、黑B、黑M等的超載貨車均通過了當年年檢。“一般就是年檢前把加高的欄板部分切割掉,檢查完以後再焊接上去。或者也可以找‘黃牛’,外地的都這麼幹,給‘黃牛’點好處費,保你過檢。”一位來自黑龍江的貨車司機告訴半月談記者。

  此外,半月談記者瞭解到,還有的司機選擇“克隆”自己的貨車躲避年檢,通過在網上購買假車牌,並找人刻印車架號,將“克隆”貨車送去年檢。

  貨車改造價錢不菲,爲了能回本,不少司機鋌而走險,加倍超載。“前幾天我們查獲一輛超載大貨,標準載重量是49噸,我們的秤最高可稱150噸,結果這輛車一上秤,秤都亂碼了,它載重的貨比150噸還重。還有一輛罐車,因爲超載罐都壓變形了。他們速度很快,而且‘百噸王’根本無法剎車,也不能圍堵,只能智取,基層管理工作難度很大。”新民路政執法大隊大隊長鄧健說。

整治非法改裝亟待合力破題

  由於非法改裝貨車的單位或者個人相對分散、隱蔽,改裝車輛千方百計躲避檢查等原因,大貨車違規改造在監管上尚存很大的難度。對此,一些業內人士和基層幹部提出以下建議。

  一是持續加大源頭治理超載超限的工作力度。貨車改裝的目的是爲了超載超限。受訪人士建議,一方面要強化貨車生產、銷售、維修、改裝、登記、檢驗管理等環節上的源頭管控,推進信用體系建設,依託治理超限超載信息平臺,建立“黑名單”制度,把非法生產、改裝車輛企業以及超限超載行爲涉及的車輛、駕駛人、道路運輸企業、貨運場站、工礦企業等囊括其中,守信的獎勵,失信的聯合懲戒。另一方面要強化裝載源頭監管。貴陽市通過對貨物裝載源頭進行排查,依據貨物吞吐量、違法超限超載運輸情況確定重點貨源源頭單位,督促裝載源頭承擔主體責任,車輛出庫就只能按標噸裝貨,取得了一定成效。

  二是用技術手段實現貨車運行監管。基層民警表示,號牌、車輛外形、行駛路線等精準信息可以大大提高截獲違法車輛的能力。他們建議,進一步研究對三軸及三軸以上貨車安裝限載裝置,限制超限超載車輛上路運輸;探索對貨物裝載源頭車輛裝載數據實時管理,對超過標準出場出站的貨運車輛予以報警提示等。

  三是加大對貨車司機羣體的服務。貴陽市牛郎關鋼材市場一家運輸公司負責人說,在當前的治超力度下,駕駛員太辛苦,過去160噸的貨,兩車就拉完,現在10個車都拉不完。駕駛員過去跑一趟就可以賺錢,現在跑三趟才能賺錢,長時間得不到休息,建議加大對貨車司機羣體的關注。陳井田等人希望,在城市禁行處罰的路段、時間設置方面更加科學、有彈性和人性化,執法部門能夠明確處罰標準,一視同仁,規範執法。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21期

  半月談記者:於也童 李黔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