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執法靠勸? 執法權下沉了,權責人仍不匹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8日 15:28   中國新聞網

  導讀

  近年來,中央加大綜合行政執法體制改革力度,推動行政執法權下沉。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綜合行政執法提高了基層行政執法效率,但同時任務重、執法權限少、問責壓力大等,使得基層綜合執法面臨一系列考驗,亟須理順工作機制,完善組織構架,加強技能和業務培訓,提高執法能力。

“一家執法”初顯成效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部分鄉鎮和街道根據自身實際已整合現有站所、分局執法力量和資源,組建成統一的綜合行政執法機構,變以前多家執法單位到現在“一家執法”,有效避免了重複執法與交叉執法。

  今年3月起,湖南省藍山縣要求各鄉鎮成立綜合執法大隊,一些鄉鎮整合了水利站、安監站、工商所等站所職能。“執法隊員大都是兼職,平時分散在各村抓扶貧、社會治理等工作,在大隊有集中執法行動時就會一起開展工作。”藍山縣一鎮綜合執法大隊工作隊員說。

  海南省海口市在全市區級設立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在鎮鄉(街道)層面,設立綜合行政執法中隊,形成市、區、鎮(街)三級綜合執法體系。同時,在部分經濟發達鎮,將區綜合行政執法局派駐的綜合執法中隊,調整爲鎮政府的直屬行政執法機構,以鎮政府的名義執法,實現“一支隊伍管鎮全部執法工作”。

  海口市綜合行政執法局一名負責人告訴半月談記者,改革後海口市跨領域綜合行政執法的範圍涵蓋市容環衛、環保、電力、土地等15個方面448項行政處罰權,嚴格按照《海口市跨領域綜合行政執法基本目錄》開展行政執法工作。

  “行政執法權限下放給基層,離老百姓更近,行政執法效率更高,緩解了以往鄉鎮‘看得見,管不着’和市縣職能部門‘管得着,看不見’以及部分職能部門執法力量弱、人員少等問題。”該工作人員說。

改革深化仍存多重製約

  半月談記者瞭解到,綜合行政執法體制改革雖然將多部門的行政處罰權下沉到基層,但基層普遍面臨承接能力不足、執法難的困境。

  一是工作任務重,編內人才難招,聘用人員沒有執法權且流動大。基層執法幹部反映,基層留不住人,執法隊伍普遍存在“有編沒人”,或是處於“一邊招人,一邊走人”的狀態,工作只能靠聘用人員來幹。如湖南中部某鎮綜合行政執法大隊80%是聘用人員,沒有一人取得執法資格證;海南某鎮的執法中隊41人中,編外的聘用協管員31人。

  “參加執法行動只能靠勸,以做羣衆思想工作爲主。因爲沒有執法權,被羣衆告了很多次,但沒有辦法,不這樣怎麼幹活?”海南某鎮執法隊負責人無奈地告訴半月談記者,隊員們在鄉鎮基層還要承擔很多行政執法之外的工作任務,比如幫助維持村級選舉秩序、維持交通秩序、維穩綜治、重點項目徵地等。“除了母豬生小豬不管,其他都要管,連牛羊吃綠化帶也要管。”

  二是林業、環保等多領域執法權下沉,與現有執法隊伍專業知識能力缺乏矛盾突出。海南一名綜合行政執法局負責人告訴半月談記者,改革後執法人員還是原來的城管隊員,林業、環保等部門只是移交了權項事項,並沒有將原有的部門執法人員一併移交。“這些領域對原來的隊員來說都是陌生的,缺少專業知識儲備,往往是現場執法中遇到什麼問題,臨時抱佛腳,打電話請教相關職能部門。”

  三是問責壓力大。基層行政執法人員表示,改革後行政執法權限都集中在一個部門,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相互推諉的老毛病,但也直接將問責壓力集中到了一處。“以前職能部門執法,在審批時還會綜合考慮,現在只管審批,後面出現問題不再是他的事兒。表面上看來我們的權力變大了,實際上面臨‘幹得多,錯得多’的困境。”海南一名基層幹部說。

  四是執法條件簡陋。半月談記者瞭解到,一些地方的綜合執法大隊沒有配備工作制服和執法記錄儀等執法裝備和執法車輛,有些還沒有專門的辦公場所和辦公設備。

  “我們鎮3個片區都只有一臺公務車,鎮幹部輪流使用,執法大隊沒有相應的執法記錄儀和統一的工作制服,開展執法工作不正式、不規範。同時,隊員分散在原來的辦公室,有的隊員甚至沒有辦公室和電腦等辦公設備,工作協調和調度不便。”某縣一名執法大隊負責人說。

理順工作機制,提升執法能力

  基層幹部表示,基層綜合執法關係基層社會治理水平,推進基層綜合行政執法改革,亟須理順工作機制,加強執法人員技能和業務培訓,提高基層執法能力。

  受訪對象告訴半月談記者,“一支隊伍管全部”要因地制宜,進行不同層級的下放,上一級有關部門應加強對鄉鎮綜合行政執法工作的銜接和指導,明確職能職責,規範工作流程,同時在工作制服、執法工具等方面要統一規範。

  基層綜合行政執法工作人員表示,改革後的綜合行政執法局人員和原來的城市管理委員會人員其實是同一批人,但賦予了新任務,“多頭執法變一家執法”不能誤解爲“甩鍋”或“背鍋”,各職能部門下放的僅僅是行政處罰權這一監管末梢,“誰審批,誰監管”的原則不能忘。

  湖南師範大學特聘教授陳文勝表示,推進行政執法權限和力量向基層延伸和下沉,會給原本壓力和責任已經飽和的鄉鎮帶來新一輪壓力。鄉鎮幹部隊伍“青黃不接”,很多人不願到鄉鎮工作,鄉鎮執法隊員要承擔更多責任,需要提高專業水平。

  基層幹部建議,應組織執法隊員開展相關業務知識培訓和資格證考試,幫助執法隊員獲得綜合執法相應資質和執法權限,提高執法隊員的綜合素質,增強綜合執法能力。

  與此同時,基層政府要優化執法環境,提高羣衆法律意識,營造懂法、守法的良好氛圍。湖南省漵浦縣龍潭鎮相關負責人表示,鄉鎮一級行政執法對象主要是農民,要充分利用網絡平臺、宣傳標語手冊、典型案例剖析、民情懇談會等形式宣傳與農村工作密切相關的法律、法規,讓羣衆知法懂法,進而守法。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21期

  半月談記者:柳王敏 劉鄧(實習生羅旭、王嘉辰對採訪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