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銀行員工挪用公款後消失 隱姓埋名20年後終落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15:37   中國新聞網

 千里追蹤“隱形人”

  他,20年隱瞞身份、亡命天涯;他們,20年鍥而不捨、一追到底。隨着徐鵬軍落網,浙江省舟山市一場20年維護法律尊嚴的追逃行動終於告一段落——

  “徐鵬軍!”一句舟山口音的斷喝。

  這是8月14日上午10時多,陝西省寶雞市鳳翔縣一家炒貨店門口發生的一幕。

  隨着徐鵬軍落網,一場持續20年的維護法律尊嚴追逃行動終於告一段落。

  “老實”職工消失,留下鉅額公款窟窿

  時間退回到1999年初,中國銀行舟山市分行發現信用卡部員工徐鵬軍莫名消失,與他一起消失的還有幾十萬公款,而這筆公款在當時足以購買好幾套房子。

  接到銀行舉報後,舟山市檢察院當天決定對徐鵬軍立案偵查。此時,徐鵬軍早已不知所終。辦案人員還發現,徐鵬軍的股票賬戶有大額虧損。

  “接到報案時,徐鵬軍早已完全沒有蹤跡。”該案的承辦人原舟山市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現公訴五部主任米卿介紹,當時,反貪局進行了大量調查,哪怕再微小的線索也不肯放過。記得徐鵬軍一個親屬是山東人,爲了確認該親屬是否知道徐鵬軍消息,當時的市檢察院反貪局同志在正月初十趕到山東調查覈實。從案發到2003年,辦案人員足跡遍佈浙江、上海、江蘇、山東、廣東等徐鵬軍可能藏身之處,可惜一直未發現徐鵬軍的確切蹤跡。

  根據徐鵬軍前妻朱某回憶,徐鵬軍出逃毫無徵兆。1999年1月13日,徐鵬軍表示,在單位幹得不順心,想去外面看看有沒有發展機會,並要求妻子送他去寧波機場。1月14日上午,朱某送徐鵬軍過安檢,因爲沒有看到他上飛機,所以不知道他具體去哪。1月14日晚,徐鵬軍曾給朱某打過電話,寒暄幾句後掛斷。朱某回撥,發現電話已打不通。

  這也是徐鵬軍與前妻朱某的最後聯絡。苦等兩年多,丈夫杳無音訊,朱某在2001年向法院申請離婚。

  徐鵬軍出逃後,他的家庭受到很大影響。除了徐母正常退休在家、妻子與其離婚外,徐鵬軍的姐姐去往外地生活,徐父離家到處尋找,後出家爲僧。

  “儘管我們沒有找到任何徐鵬軍與家人聯繫的線索,但一直沒有放棄對他的追捕。”舟山市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主任鄭舟介紹說,這20年來,辦案人員換了一批又一批,調查工作就像接力賽一樣,一棒接一棒,一直傳遞着,生怕漏掉任何一個和徐鵬軍有關的細節。

  監察體制改革以後,徐鵬軍案件被移交到舟山市紀委監委。

  今年4月,舟山市委反腐敗協調小組組長、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周峯帶隊赴浙江省追逃辦作專題彙報。隨後,市追逃辦組建了由市紀委監委、市公安局、市檢察院精幹力量組成的追逃專案組,持續加大工作力度。

  “20年的持續接力,雖然幾任辦案人員歷經千辛萬苦,但是一直沒有發現明確的線索。”鄭舟表示,剛接手該案時,專案組成員都深感責任和壓力巨大。

  “他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舟山市公安局經偵支隊政委徐海忠介紹,當時擺在調查人員面前的是一片空白:徐鵬軍就學、就業情況不明,出逃後的情況是零,未發現他與舟山發生任何聯繫。剛接手案件時,徐海忠一夜未眠,一直在思考該案的突破口。

  在浙江省追逃辦和舟山市委大力支持下,舟山市追逃辦“四箭齊發”:全面排摸徐鵬軍曾經的軌跡和社會關係,深入走訪歷任主辦人員、回憶辦案細節,將調查過程彙總整理並複查每個辦案過程,動用一切資源、力量保障辦案。

  切斷“過往”,千方百計當隱形人

  其實,消失的徐鵬軍過得並不輕鬆。

  在逃亡途中,徐鵬軍的念頭是:逃出去,活下去。夜深人靜時,他也曾多次想投案自首,甚至上網查找國家對職務犯罪法律的修改情況,只是始終沒有勇氣踏出“那一步”。

  據徐鵬軍交代,1999年1月,發現自己炒股虧空無法彌補後,他再一次利用職務之便截留了一筆十餘萬元公款,踏上逃亡路。他知道自己消失後,相關部門一定會找他的家人瞭解情況,所以連最親近的父母也未告知。

  從寧波乘飛機到上海,再從上海到河南,又輾轉到陝西,徐鵬軍不用電話、不用身份證,也幾乎不與他人聯繫。“當時就想切斷所有過去,找個荒涼之處藏身。”徐鵬軍介紹,他在河南開過小飯店,在甘肅賣過冰糖葫蘆,從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看到穿制服人員或執法車輛,更是遠遠躲開。

  徐鵬軍知道,東躲西藏遠不是辦法,他想到了一個藏身計策:找人結婚。

  1999年9月,徐鵬軍在陝西省麟遊縣九成宮鎮結識了女工王某。不久,徐鵬軍以廣東人“王治中(王治忠)”的身份與王某結婚,並隨王某返回老家鳳翔縣生活。他們賣過紅薯、開過家電鋪、冷飲店、炒貨店,生意一直不溫不火。“我不想做大,不想引人關注。”徐鵬軍說,他就希望別人當他是個隱形人。

  爲了更好地隱藏自己,徐鵬軍讓王某當“一家之主”,不僅大小事情讓她決定,而且家中水電煤氣等各種登記也只登記她的信息,連他使用的手機號碼也是以王某名義辦的。

  追逃持續發力,故紙堆裏揭開真相

  俗話說,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手。

  今年7月,專案組在持續不斷的排摸、走訪調查中終於獲得一條重要線索,懷疑徐鵬軍可能藏匿於陝西。

  經公安部門密切偵控,“王治中(王治忠)”的一些背景浮出水面:他的妻子是王某,有一個17歲的兒子,他本人沒有對外登記的信息。多年來,他一直生活在鳳翔縣,除了做小生意,從不與人交往,更別說跟他人發生爭執。他平時不打麻將,幾乎沒有不良嗜好。

  從種種掌握的情況看,“王治中(王治忠)”是徐鵬軍的可能性非常大。

  “切不可輕舉妄動,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

  8月11日下午,舟山市追逃辦制定了詳細的抓捕方案並派出工作組奔赴陝西,其中特意安排了一名陝西籍辦案人員。

  “我們一路上可謂星夜兼程,當天晚上只在河南泌陽簡單休息,第二天下午就趕到了距舟山1800公里外的陝西省寶雞市。”鄭舟等人介紹,在與寶雞當地公安機關取得聯繫後,專案組於8月13日趕往鳳翔、麟遊等地調查。

  前往麟遊縣是爲了調查“王治中(王治忠)”的身份。辦案人員瞭解到,王某結婚登記在麟遊縣九成宮鎮。“早年間,陝西山區的相關登記信息是很不齊全的,不少人結婚、生小孩都不會主動登記。”徐海忠告訴記者,當政府工作人員介紹“2004年之前的資料沒有上網,資料可能找不到”時,辦案人員懷着忐忑心情把九成宮鎮1999年之後的結婚登記材料都翻了一遍。幸好,故紙堆中真有王某的結婚登記,登記時間爲1999年9月,丈夫姓名正是“王治中”。經調查,“王治中”是一個假身份。

  8月13日,辦案人員找到王某所開的炒貨店,發現店內有一名身高與徐鵬軍差不多的男子。辦案人員初步判斷這名男子應該就是徐鵬軍。

  爲了進一步確認“王治中(王治忠)”身份,辦案人員喬裝打扮走進炒貨店內近距離觀察並將照片傳回舟山進行分析。分析結果確認,該男子正是潛逃20年的徐鵬軍。

  “實施抓捕!”8月14日上午,舟山市追逃辦專案組負責人一聲令下,舟山、寶雞兩地公安聯合行動,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一幕。

  “我就是徐鵬軍,我知道什麼事。”聽到徐鵬軍平靜地承認自己身份,抓捕人員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我有罪,我對不起家人,我對不起太多人了。”在押解回舟山途中,徐鵬軍多次深深懺悔。因爲一直隱姓埋名,小心翼翼地過着“地下生活”,徐鵬軍不僅有了一口濃濃的陝西腔,甚至連舟山話都不會說了。

  目前,該案已移送司法機關審查起訴。(本報記者 顏新文 通訊員 李施思 方智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