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與美日歐正激烈爭奪 又一場"資源戰爭"打響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9日 15:46   參考消息

  原標題:美國、歐洲、日本、中國正在激烈爭奪,又一場“資源戰爭”打響了!

  半個月前,剛剛贏得連任大選的莫拉萊斯令人意外地宣佈離開玻利維亞,結束將近14年的總統生涯。隨後,莫拉萊斯前往墨西哥避難。

  近日,莫拉萊斯對“今日俄羅斯”表示,是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美洲國家組織”一手策劃了他的下臺,而這和玻利維亞政府不願向外國投資者開放鋰礦有關。針對他的政變旨在扶持右翼領導人開放玻利維亞的鋰礦供工業開採。

 ▲圖爲已辭去總統職務的莫拉萊斯 ▲圖爲已辭去總統職務的莫拉萊斯

  世界鋰資源探明儲量約4000萬噸,而玻利維亞儲量最爲豐富,約爲900萬噸。美國礦業諮詢公司SRK今年提供的最新調查發現,玻利維亞鋰資源儲量或高達2100萬噸。

  僅僅五年前,鋰還是一種小到不能再小的稀有金屬,大部分的主要鋰被用在陶瓷和醫藥上面。直到新能源車行業拔地而起,鋰礦開始成爲各國爭搶的戰略資源!

  鋰,究竟有多重要?

  1

  能治療躁狂症,還能造核彈!

  鋰,元素週期表中的第一個金屬元素,從被發現那天起,就顯得與衆不同。

  1818年1月27日,礦物勘探愛好者雅各布·貝採裏烏斯在個人日記中記錄如下:它最輕,密度低至0.534g每立方厘米;它最小,相對原子質量僅有6.941;它最活潑,極易與外界發生反應。

  雅各布·貝採裏烏斯從希臘語中的石頭、石子中獲得靈感,將這一新金屬命名爲lithium,元素符號定爲Li。

▲資料圖片:祕魯利馬,當地能源新聞發佈會上展示的鋰礦石。▲資料圖片:祕魯利馬,當地能源新聞發佈會上展示的鋰礦石。 

  作爲目前已知的最輕的金屬,不論是在水裏,還是在煤油裏,鋰都會浮上來燃燒,以至於化學家們只好把它強行塞到凡士林油或液體石蠟中。

  剛剛被發現時,人們對這種閃亮、潔白、易燃的金屬敬而遠之,直到數十年後,鋰的價值才逐漸顯現。

  1882年,肖特(H·Hovestaclt)研究發現,鋰用於玻璃工業可以提高產量,延長玻璃窯爐壽命,還能避免硼和氟對空氣的污染。

  加了鋰的玻璃,有很多好處。比如阻擋X光輻射,含鋰玻璃被廣泛應用於顯像管時代的電視機,以減少對觀衆的輻射;再比如大幅降低水溶性。

  鋰還是治療躁狂症的關鍵藥物。

  1948年,澳大利亞精神科醫生約翰·凱德(John Cade)把鋰試用於10名躁狂症患者的治療中,得到了戲劇性的成功。

  現在,鋰化合物成爲治療這種精神障礙的標準療法,也是精神病學史上一直有效的藥物之一,但鋰在此方面的作用機理依舊是個謎。

  鋰還能用來製造核彈。

  1千克鋰燃燒可放出42998千焦的熱量,而1千克鋰通過熱核反應放出的能量則相當於20000噸優質煤的燃燒。

  在中國新疆準噶爾盆地,就有一處被列爲國家高度機密的地區——可可托海礦。因爲這裏提供了中國製造氫彈所需的鋰,而被譽爲“英雄礦”、“功勳礦”。

  2

  鋰電池正顛覆一個百年產業

  鋰最被人熟知的,還是在電池領域的應用。

  從發明“萊頓瓶”(一種用以儲存靜電的裝置)開始,能夠將電存起來,一直是人類的不懈追求。

  但無論是鉛酸電池,還是鎳鉻電池,都沒能徹底解決便攜式電子設備電池的痛點。如今,鉛酸電池、鎳鎘電池早已被踢出數碼設備電池圈,被鋰電池取而代之。

  鋰電的商用開始迅速改變整個電子產品行業。美國個人電腦生產商戴爾曾推出一款配備了“18650”鋰電池的筆記本電腦,宣傳語就是:“我們的筆記本可以在飛機上從紐約用到洛杉磯”。

  上世紀90年代,日本消費電子業快速崛起,橫掃全球,鋰電池是主要推手之一。而攀上了鋰電池這個新貴的索尼,也得以快速崛起,成爲全球消費電子巨擘。

  北京時間2019年10月9日,約翰·B·古迪納夫(John B Goodenough)、M·斯坦利·威廷漢(M Stanley Whittingham )、吉野彰(Akira Yoshino)三人獲得2019年諾貝爾化學獎,以表彰他們在鋰電池方面的研究貢獻。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10月9日,瑞典皇家科學院,2019年諾貝爾化學獎新聞發佈會現場。(新華社)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10月9日,瑞典皇家科學院,2019年諾貝爾化學獎新聞發佈會現場。(新華社)

  當下,鋰電池正在顛覆百年汽車工業。

  2017年中國石油消費6億噸,其中一半是汽車用的汽柴油消費。2019年上半年,我們已經有兩億五千萬輛車。車越來越多,油耗也越來越大,可這些油從哪裏來呢?其中70%都是進口的,這就涉及到能源安全。

  更重要的是,鋰電池能夠推動中國汽車產業的升級。

  在鋰電池汽車方面,中國幾乎與世界同時起步。幾年來,中國已經砸下千億補貼用來發展新能源汽車,其中超過一半用於購買和發展鋰電池。更大的優勢在於中國龐大的汽車市場,這讓中國汽車工業看到了趕超的希望。

  3

  諾獎得主擔憂鋰會引發戰爭

  內燃機的發明使石油成爲全球最大宗商品,挑起了無數爭端。

  97歲的諾貝爾獎獲得者約翰·B·古迪納夫(John B Goodenough)警告稱,鋰資源的重要性不亞於石油等戰略性資源,一旦鋰資源開採出現瓶頸,可能會跟石油一樣成爲戰爭的導火索。

  去年以來,全球各國已經開始啓動禁售燃油汽車的計劃——

  挪威計劃在2025年限制燃油汽車銷售;

  荷蘭將在2030年後實現新車零排放;

  印度2030年後只賣電動車;

  以色列2030年後禁售燃油車,將加油站變充電站;

  英國、法國、西班牙都計劃在2040年停止出售汽油車和柴油車。

  在中國,工信部也已啓動研究停止生產銷售傳統能源汽車時間表。這一時間節點或爲2040年左右,具體時間待定。

  這些國家之所以敢於拋棄傳統燃油汽車,就是因爲他們覺得鋰電池推動的汽車已能夠替代燃油車。

  當下,如何確保鋰資源的可靠供應變得像保證石油開採一樣重要。

  鋰註定成爲全世界關注和爭奪的焦點——

  歐盟將鋰列爲14種關鍵原材料之一;

  美國將鋰作爲43種重要礦產資源之一;

  中國將鋰定位爲24種國家戰略性礦產資源之一。

  每輛汽車約需要9千克鋰。據德意志銀行推測,未來幾年,市場對於鋰的需求將出現60%-250%的增長。誰掌握了鋰資源供應鏈,誰就將控制鋰電池產業的未來。

  於是,國際巨頭紛紛涉足鋰礦。

  據美國地質調查局2018年最新報告顯示,全球鋰資源儲量超過5300萬噸,其中阿根廷佔有980萬噸、玻利維亞佔有900萬噸、智利佔有840萬噸、中國佔有700萬噸、美國佔有680萬噸、澳大利亞佔有500萬噸。

  目前,全球鋰礦主要產地在澳大利亞和南美洲,澳大利亞是全球最大的鋰供應國、全球鋰礦開採主要由Albemarle、SQM、天齊鋰業和FMC Corp主導,這四家公司佔全球供應量的80%以上。

  但新的爭奪正在加劇。最新消息顯示,日本軟銀集團正大舉進軍鋰礦產業。

  2018年4月,軟銀集團投入約80億日元,取得了內瑪斯卡鋰業9.9%的股權。這是軟銀集團的首個礦山投資項目。此前,軟銀對這種資源型的重資產投資機會不屑一顧。

  通過這次投資,軟銀集團拿到的礦山預計鋰產量爲3.3萬噸,軟銀集團將長期直接採購最多20%。

  除了軟銀,對鋰資源有直接需求的全球知名車企都將鋰電池的供應延伸到上游鋰資源。全球知名車企寶馬、豐田以及特斯拉等紛紛延長自己的原料供應鏈,佈局上游鋰礦資源。

  特斯拉正在與智利最大的鋰礦生產商SQM公司就鋰電池原材料的供應進行談判,未來特斯拉可能在這裏建立一座加工廠來生產其電池所需的高質量鋰。

  中國的天齊鋰業、贛鋒鋰業,已經獲得了全球最大的鋰礦石供應國澳大利亞、最優質的鹽湖鋰資源國智利和阿根廷等全球熱點及優質資源區的部分權益。作爲目前全球第三大生廠商,天齊鋰業持有泰利森鋰業有限公司51%的股份,後者擁有全球最大的鋰輝石礦格林布什,曾爲全球供應了65%的鋰礦石。

 ▲天齊鋰業發源地——射洪基地 ▲天齊鋰業發源地——射洪基地

  除了企業的市場化動作,圍繞鋰資源的爭奪戰正產生更廣泛的政治影響。

  前不久剛剛辭職的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曾被西方國家描繪成環保主義的敵人。自2006年上臺後,他就開始計劃將幾家強大的礦業公司國有化,他期待通過開採鋰礦使國家走上致富道路,但這明顯動了西方國家的奶酪。

  4

  中國鋰產業的現實尷尬

  作爲全球第二大鋰資源國,中國理應不爲鋰資源而擔憂,但現實卻比較殘酷——

  中國鋰資源嚴重依賴其他國家,80%的鋰資源供應依賴進口,已成爲全球鋰資源第一進口大國。

  中國鋰資源總量雖大,但整體上鹽湖鋰資源品質和外部開發條件較差,導致開發難度大、成本高,供應能力較弱。

  青海柴達木盆地是中國鋰資源儲量最豐富的地區,但青海鹽湖鋰資源品位偏低、鎂鋰比值高,分離難度大。位於青海的察爾汗鹽湖鋰資源儲量佔到我國鹽湖鋰的40%,但氯化鋰品位僅爲96.4mg/L,鎂鋰比值也高達500以上。

  南美優質鹽湖阿塔卡瑪等鹽湖氯化鋰平均品位在6000mg/L以上,鎂鋰比僅爲6.4。也就是說,我國青海鹽湖鋰資源的氯化鋰品位比南美優質鹽湖低約60倍,而鎂鋰比高近80倍,按照專業測算,青海鹽湖鋰資源開發的平均成本是南美優質鹽湖的兩倍。

 ▲資料圖片:鹽湖(新華網) ▲資料圖片:鹽湖(新華網)

  西藏鹽湖的鋰資源品質好,但阿壩和甘孜州以高海拔山區爲主,當地基礎設施配套較差,受高海拔、交通運輸條件和企業管理差等因素影響,開採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成本,且尾礦處理難度日益增加。

  我國硬巖型鋰資源中,鋰輝石礦主要分佈在四川西部地區,這些地區海拔高、基礎設施差,開發受到很大限制。目前僅進行了少量開採,大規模開發基本處於停滯狀態。

  業內專家預計,到2025年我國鋰資源需求將達到43.38萬噸,而本土供應能力僅爲18萬噸,缺口達到25.38萬噸,需求對外依存度達58.5%。

  如果考慮到我國鋰鹽加工產業還需要一定的資源進行加工後出口,那麼我國鋰資源的供應形勢將更加嚴峻。

 ▲資料圖片:鹽湖提鋰(新華網) ▲資料圖片:鹽湖提鋰(新華網)

  前文提到的我國鋰業公司參與全球鋰資源的競爭,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我國鋰資源的供應。但我國尚未掌握國際定價權,鋰資源話語權有待提高。

  此外,我國海外鋰資源投資佈局和供應存在結構性失衡,過度集中於高成本區。天齊鋰業、贛鋒鋰業等十多家企業海外鋰礦投資就過度集中於澳大利亞的鋰輝石資源。2017年,我國進口鋰資源中,從澳大利亞進口的鋰輝石原礦和精礦佔總進口量的80%,從智利和阿根廷進口的鹽湖鋰產品僅佔20%。鋰輝石礦開發成本較鹽湖鋰平均高出1.4倍,抵禦市場價格波動風險的能力較差,一旦鋰資源價格出現波動,將直接威脅我國在澳大利亞鋰礦投資項目運行,進而威脅到我國鋰資源的安全供應。

  該如何應對?

  吸取稀土開發利用的教訓,統籌規劃境內鋰礦資源的開發與保護,做好鋰資源戰略儲備計劃。

  在上游,設立鋰礦整裝勘查區並加大投入,全面摸清家底。

  在下游,制定鋰資源開採、選冶、電池生產和新能源汽車產業化的全產業鏈發展方案。加強高科技技術研發,突破開採技術瓶頸。針對我國鹽湖滷水型鋰資源鎂鋰比值高、伴生元素多等特點,設立專項資金,加大鹽湖提鋰技術的學習引進和自主研發,儘快實現青藏高原地區鹽湖鋰資源的規模化生產。

  除此之外,還要在全球重點資源集中區建立境外資源基地,“走出去”參與全球資源配置,保障國內資源供應安全及企業發展。在全球熱點投資區且金融市場較完善的地區,如加拿大魁北克省、澳大利亞皮爾巴拉地區,則可以股權或債權投資的形式進行礦權收購,以獲取優質項目。

  來源:瞭望智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