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山東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案爲何延期重審?法院回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19日 20:30   鳳凰網

近日,山東禹城一22歲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的案件受到了廣泛關注。(詳情見>>>)11月19日是原定再審開庭的日子,總檯央廣中國之聲《新聞有觀點》從原告代理律師張金武處獲悉,爲協調專家證人出庭時間,該案件延期重審。

2019年1月31日,山東德州平原縣方莊村女孩方某洋被虐待致死,年僅22歲。2020年1月22日,禹城市人民法院判決,三被告犯虐待罪,獲刑二至三年不等,賠償42562元。

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回應重審原因

 

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任運通告訴總檯央廣中國之聲《新聞有觀點》,原告方向禹城法院提請專家證人出庭,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申請必須提前三天告知檢察院,因此案件延期審理。

 

 

△德州中院發佈相關通報

關於案件重審原因,任運通回應稱,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楊某(被害人方某洋之母)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後,德州中院經依法審理,認爲本案未涉及國家祕密或個人隱私,原審未公開開庭審理,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因此裁定撤銷原判,發回禹城法院重新審理。

近日,禹城法院成立了由楊如冰院長擔任審判長的七人合議庭,擬於近日公開開庭審理該案。“相信禹城法院將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準繩,嚴格依法公正審理此案,並自覺接受社會監督,切實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任運通說。

△禹城法院△禹城法院

當地婦聯:非常憤慨與痛心

“得知此案,我們感到非常憤慨與痛心。”德州市婦聯副主席周美清告訴總檯央廣中國之聲《新聞有觀點》,方某洋的家庭情況比較特殊,父親於2018年去世,母親則存在智力方面的問題,家中再無子女。目前方某洋之母獨居在家,生活不能自理,靠政府和親屬救助。

對於方某洋長期遭虐待的情況,周美清表示婦聯“瞭解不多”。方某洋婆家所在的張莊村是一個鄉鎮的駐地,人流量大,且村民多爲外遷戶,彼此並不熟識。再加上方某洋婆家位於村東偏僻處,方某洋又反應“稍微遲鈍”,外出與人交流的機會很少,因此村民和婦聯都對他家的情況知之甚少。

周美清說,11月17日下午,婦聯對方某洋家進行了看望慰問,基層婦聯也一直在做婦女兒童基本權益相關法律法規的宣傳,周美清呼籲:“希望廣大婦女同志積極主動學習相關法律法規,提高自己的維權意識和維權能力。如果發現侵害婦女和未成年人權益的行爲,一定要及時撥打110,或者12338婦女維權熱線進行舉報。”

當事人親屬講述案情

代理律師期盼試圖推翻案件定性

 

謝樹雷是被害人方某洋的表哥,由於方某洋的母親智力障礙,謝樹雷便幫助方母的第一監護人,也就是方某洋的叔叔處理此案。一審後,方家重新花錢請了律師,並且再也沒聯繫過方某洋的婆家。

△方某洋公婆家老宅(圖自:澎湃新聞)△方某洋公婆家老宅(圖自:澎湃新聞)

“最後聽到的消息就是人已經死了。”謝樹雷告訴總檯央廣中國之聲《新聞有觀點》,方某洋的父親年事已高,兩家人雖然只相隔四、五公里,但方家想要見女兒一面卻難於登天,每次張家都以各種理由拒絕。“也鬧到過派出所”但禹城市張莊鎮派出所以“合法夫妻不存在軟禁一說”爲由沒有受理。方某洋去世之前,方家已經一年多沒有見過女兒了。事發當晚,方某洋婆家“找了好多人”,阻撓方家人看遺體,方家人懷疑女兒是非正常死亡,隨即報警。“她死當天晚上,公安系統就把他們帶走了,後面的過程就比較快了”,謝樹雷說。

關於網絡上流傳的“因不孕被虐致死”的說法,謝樹雷回應稱,到底是男女兩方誰的問題,現在還不能確定。“咱也不好說就是生不生孩子”,並且就算自己表妹不能生育,也不是她被打死的理由。

△方某洋童年照片△方某洋童年照片

謝樹雷表示自己作爲親人,希望兇手能得到制裁。方某洋家人聘請的重審原告代理律師張金武也希望罰當其罪,提高賠償,以撫養患有精神疾病的方母。同時,張金武提到,之所以重審推遲是因爲要求專家證人出庭,鑑定人需同步出庭,希望在重審中再次澄清“到底是故意傷害致死還是虐待致死”。他也表示,可能和公訴人難以達成一致。

資深女性維權法律界人士:

案件定性存在問題

基層組織不該推卸責任

 

長期關注女性反暴力維權和相關公益訴訟的律師呂孝權在接受總檯央廣中國之聲《新聞有觀點》採訪時表示,一審法院僅以虐待罪來追究三個被告人的刑事法律責任,在定性方面存在一些問題。呂孝權認爲:

除虐待罪,此案還涉嫌故意傷害罪,至少應以虐待罪和故意傷害罪兩罪並罰公訴到法院。

一審的量刑明顯偏低,無論是情節性質、尋釁手段、惡劣程度,以及造成的社會影響,此案都是無以復加的,預存5萬元賠償金就從輕處罰不合理。

從案件定性以及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來看,此案應該提級審,不應該在基層法院審,哪怕由院長直接牽頭作爲審判長審理也是不夠的。

△一審判決書△一審判決書

對於方某洋長期被虐待卻無人知曉的情況,呂孝權表示,家屬、村委會、婦聯都不該推卸責任。“不可能毫無蛛絲馬跡”,呂孝權說,親屬長期不聯繫,注意不到她身上的傷口不正常,村委會、婦聯的駐村代表對某一家的底細毫不知情也不現實,他們都沒有盡到及時制止的義務,不該以不知情爲由推卸責任。

呂孝權認爲,反家暴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建立政府主導下的多機構聯動協助的干預機制,其他的社會力量也應該廣泛參與,雙方之間形成合力。要想有效預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改變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是核心,不斷地進行培訓、法律宣傳普及,甚至現身說法都是必要的。目前,反家暴普法工作還存在一些問題。除了特殊日子的大規模普法宣傳,最核心的還是“功夫在當下”。每週“點對點”的相關知識技能培訓才是最重要的。

在農村鄉土氣息比較濃厚的特殊場域裏,老百姓根深蒂固的一些文化觀念很深,他們對村規民約的敬畏程度甚至超過了法律,因此應該把工作重心放在信息相對閉塞的農村地區、偏遠地區的目標潛受害羣體,投入更多的技術與資源,呂孝權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