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聶樹斌案“真兇”王書金髮聲:自知罪孽深重唯死以謝天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18日 00:25   鳳凰網

封面新聞記者 陳彥霏

11月18日中午,封面新聞記者從王書金辯護律師周兆成處獲悉, 11月20日上午9時,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庭將開庭審理王書金案。此前,因出現新證據,最高人民法院未覈准王書金死刑,並將該案發回重審。

據瞭解,此次庭審的重點是被害人張某芬新的鑑定意見,辯護人辯護重點是聶樹斌案。“我在11月16日、17日,在磁縣看守所會見了王書金。王書金對被害人張某芬家屬向其提起的《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表示理解,但痛恨自己名下無財產,唯有一死以謝天下。同時王書金深度披露了聶樹斌案一些細節。”周兆成律師稱。

周兆成律師在重審法院門口

發回重審:

王書金稱不太理解發回重審 每天活着都是折磨

封面新聞:從11月9日至今,與邯鄲市中院進行過接觸嗎?

周兆成律師:作爲被告人王書金的辯護律師,2020年11月9日下午,我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關於王書金案的《刑事裁定書》。由於該案在最高人民法院死刑複覈階段,出現了新的影響定罪量刑的證據,因此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不予覈准,並撤銷原判,發回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隨後,我第一時間向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代理手續; 11月16日,我和我的律師團隊也第一時間抵達河北邯鄲;當天上午在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王書金故意殺人、強姦一案進行全面閱卷,同時也簽收了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關於該案發回重審的《出庭通知書》。法院決定在11月20日上午9時在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庭開庭審理。

封面新聞:您見王書金時,他得知發回重審後有什麼反應?

周兆成律師:作爲被告人王書金的辯護律師,由於該案開庭在即,作爲辯護律師需要第一時間對被告人進行庭前輔導,以指導其在開庭時遵守法庭紀律、聽從法庭指揮;而王書金自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發回重審的《刑事裁定書》後,也通過法院轉告,需要第一時間會見辯護律師。

因此,我在11月16日、17日,在磁縣看守所第一時間會見了被告人王書金。在會見中,王書金對最高人民法院對其死刑複覈裁定不予覈准,撤銷原判,發回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不太理解。他說自己20多年前犯下了罪行,造成四名無辜的生命離去,也造成年輕的聶樹斌因自己而死,自己的罪孽深重,造成五個家庭,幾代人飽受痛苦,希望自己可以早點接受法律的嚴懲。

隨後,王書金隔着鐵欄杆向我展開了被害人張某芬家屬向其提起的《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起訴狀》,他說被害人張某芬以及其他被害人現在都已經是一堆堆白骨,這麼多年他們家人太痛苦了,可是他現在名下什麼財產都沒有,他想賠償受害者一家,但拿不出什麼來賠了。他說自己罪無可赦,唯有一死以謝天下。

周兆成律師在看守所會見王書金

聶樹斌案:

王書金交代作案細節 稱“應還聶樹斌清白”

封面新聞:對聶樹斌案他說了什麼嗎?

周兆成律師:在談到聶樹斌時,王書金說,希望邯鄲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公訴機關可以指控自己94年犯下的另外一起石家莊西郊強姦、故意殺人案(康菊花被強姦、被害案),這個案件真的是他做的,他的口供一直都很穩定,如果不是他做的,他不可能知道當時“我扔在自行車下面被害人的鑰匙”,這個案件真的不能算到聶樹斌頭上。儘管他知道聶樹斌已經“平反”了,但還是“疑罪”,司法機關應該還聶樹斌一個徹底的清白。

“聶樹斌無罪,我才是真兇!”王書金說,如果司法機關不認定被害人康某花不是他殺的,也不是聶樹斌殺的,那到底是誰殺的?必須給康家一個交代,如果最後都沒有認定,即使對他執行了死刑,對康家也是不公平的。

最後,在我問到王書金在開庭前還有什麼想說的,王書金沉吟了一會說,此生無以爲報,只能藏在心裏了!感謝鄭成月局長秉公辦理,還是要感謝他堅持正義。聽說他身體不好,還是要轉告他一定要保重身體,早日康復。還有感謝之前的辯護律師彭思源律師,之前“幫我把孩子的照片找來了”,無以回報。

在問及是否要幫忙通知下家人,王書金傷感的說,他從小沒有受到正確的教育,家裏對他管教不夠,自己不學好,犯下了罪孽,現在後悔也沒用。真的不想再打擾家人了,已經對不起家人,讓家裏人失望了。他的孩子就不要打擾了,不想給孩子心理留下陰影。

出庭通知書

重審“新證據”

和另一起強姦殺人案屍骨鑑定有關

封面新聞:最高院發回重審的裁定書中提到“新的證據”,目前能夠確定是哪起案件出現了新證據嗎?

周兆成律師:由於之前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審判決和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第二審裁定認定,被告人王書金1993年11月29日強姦、殺害被害人張某芬,雖然在王書金的指領下挖出了屍骨,但是,公安部物證檢驗報告未檢測出所挖屍骨的DNA序列,缺乏認定屍骨身份的客觀證據;屍檢報告亦未能確定所挖屍骨的身長、性別、死亡及掩埋時間。因此,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該屍骨身份就是張某芬,公訴機關指控王書金強姦並殺害張某芬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予認定。

但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對王書金案死刑複覈期間,公安機關就邯鄲市人民檢察院指控的,被告人王書金強姦、殺害被害人張某芬這一犯罪事實提交了新的鑑定意見,該鑑定意見是對被告人王書金供述、指認後,挖出的屍骨重新鑑定的意見。由於在王書金案在死刑複覈階段符合出現了新的影響定罪量刑的事實、證據的,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才裁定不予覈准,並撤銷原判,發回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封面新聞:20日的重審當庭宣判的可能性有多大?

周兆成律師:作爲被告人王書金的辯護律師,我已經接到了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在11月20日就該案重新開庭的《出庭通知書》;目前,我和我的律師團隊已經抵達河北邯鄲,正在爲開庭作充分的準備。

非常感謝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保障辯護律師的合法權益。關於該案重審是否當庭宣判,目前我並不清楚。

王書金此前接受審判時照片(圖源網絡)王書金此前接受審判時照片(圖源網絡)

據瞭解,此案因王書金多次供述自己是“聶樹斌案”真兇而受到社會廣泛關注。“聶樹斌案”發生在1994年,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聶樹斌於1994年8月5日17時許,騎自行車尾隨下班的石家莊市液壓件廠女工康某某,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聶故意用自行車將騎車前行的康某某別倒,拖至路東玉米地內,用拳猛擊康的頭、面部,致康昏迷後,將其強姦。而後用隨身攜帶的花上衣猛勒康的頸部,致康窒息死亡。

“聶樹斌案”發生後,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鹿泉縣人聶樹斌因故意殺人、強姦婦女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年4月27日被執行死刑。

2005年1月17日,河南省滎陽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幹警根據羣衆反映將形跡可疑的王書金抓獲。王書金供述其曾經多次強姦、殺人,其中一起在石家莊西郊作案。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王書金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強姦罪判處王書金有期徒刑十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決定對王書金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王書金不服,上訴至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3年9月22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對王書金供述的石家莊西郊強姦殺人事實不予認定。隨後該案報最高人民法院進行死刑複覈。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對原審被告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姦婦女再審案公開宣判,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