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喀什再增26例無症狀感染者 專家:疫情不會造成國內規模性傳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6日 17:17   鳳凰網

10月26日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喀什地區疏附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會上通報稱,10月25日16時至26日16時,喀什地區無新增確診病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26例。而新增的無症狀感染者也均在疏附縣,且全部爲25日無症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

新增了4個疫情高風險地區的喀什,目前生活狀況如何?這一批在早期發現的無症狀感染者,會在度過潛伏期後,帶來當地的疫情反彈嗎?在過去不久的十一黃金裏,喀什地區接待了超70萬遊客,會需要擔心疫情對外輸出嗎?10月26日,上海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付華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疫情基本控制在喀什地區以內,基本不會造成國內的規模性傳播。

核酸檢測現場圖據古城喀什

一級防控響應下的喀什什麼樣?

當地居民:

24日已開始囤積食物,核酸檢測已完成

根據天山網,喀什地區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啓動一級響應,疏附縣四鄉鎮升爲疫情高風險地區。10月25日,國家衛健委也已派出工作組,赴新疆喀什指導當地開展疫情防控工作。

在10月26日的發佈會上,喀什地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王希江表示,下一步將在國家、自治區專家組指導下,做好全員檢測、流調溯源、科學救治、醫療物資保障等工作,確保各項防控措施落實到位。

距離喀什發現第一例無症狀感染者已過去了2天時間。在這兩天時間裏,當地居民生活發生了哪些變化?在嚴防嚴控的一級響應狀態下,當地百姓的生活什麼樣?

喀什當地居民簡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10月24日晚,自己所在的小區就已經執行封閉式管理,統一安排核酸檢測。而在生活方面,生活物資供應的商超目前都正常供應,同時還有社區領導幫忙採購。“前面都有經驗了,早上我看別的小區還有賣菜的。”簡女士表示,從10月24日起,便有不少人備好了食物在家中,“雖然未來幾天肯定不會像平時那麼方便,但不至於餓着。”

簡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就喀什地區而言,平時都是7天做一次核酸檢測,餐飲工作者3天做一次核酸檢測,而掃碼和測體溫等措施更是執行得非常嚴格。

另一位家住喀什疏附縣附近的居民張先生,其住址距離無症狀感染者所在第敏鄉二村僅有不到8公里的距離。他回憶稱,10月24日一大早,他所在的小區就被通知不可出門,施行嚴格的封閉措施。隨後,10月24日當天,張先生一家也進行了社區統一安排的核酸檢測。

10月24日晚,張先生從新聞裏看到了喀什疫情新聞後,心裏反而踏實下來。“我還以爲是我們小區裏出了確診患者。”張先生說,因爲此前新疆已發生過疫情,所以眼下面對疫情的種種管控措施,自己已經能適應。加之社區及時安排了採買人員,自己和家人也都不再爲生活擔心。“我相信疫情能很快過去,我們能做的就是配合。”

社區居民分批次下樓採樣圖據古城喀什

從喀什返京旅客:

24日晚被緊急通知航班取消

莫女士是一名從北京前往新疆的遊客。10月24日,她抵達喀什機場準備回家,結果正在托運行李排隊時,工作人員忽然通知,暫停辦理一切手續。沒過一會兒,喀什機場的廣播也開始通知,“因公共衛生安全問題,暫停辦理所有手續,請所有旅客離開機場。”

莫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廣播了幾次以後,工作人員讓已經託運了行李的旅客從通道取回自己的行李,一些過了安檢的旅客也退了出來。機場的工作人員在現場勸導所有人離開,並表示將有防疫工作人員前來進行消殺。

10月24日,喀什機場大量航班取消。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莫女士與同行的人預定了機場附近的酒店落腳。順利入住後,莫女士發現自己已經預定好的機票忽然變成了open票(即沒有確定起飛具體時間, 沒有預訂妥座位的有效飛機票)。在獲悉已恢復運營的消息後,莫女士利用這張open票重新預約了10月28日CA1898次航班。

當天稍晚時,酒店工作人員帶領莫女士及同行者進行了核酸檢測。

同日,在新疆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衛健委副主任顧瑩蘇表示,目前喀什地區的航空、鐵路、公路等交通道路全部正常暢通。外地來喀什人員不實行隔離,無需攜帶核酸報告,只需要落實戴口罩、測體溫、掃健康碼措施即可。需要離開喀什的外地遊客,只需要持七日內有效核酸檢測陰性報告,均可正常離開喀什。

10月26日,莫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已拿到核酸檢測陰性的結果。機場人員告訴她,目前持證明可以順利登機返回北京。

[疑問」

疑問1、無症狀感染者度過潛伏期後,會造成疫情反彈嗎?

專家:患者低齡化+干預時間早,不會造成嚴重羣體感染

根據官方發佈消息,截至目前,喀什地區共有無症狀感染者164例。而從通報案例來看,在48小時內,喀什地區新增的病例均爲無症狀感染者,這一現象引發廣泛關注。

對此,喀什地區疾控中心副主任王希江在會上解釋,此次疫情目前報告的全部爲無症狀感染者,主要是因爲核酸檢測迅速及時,發現早,病人尚處於感染早期階段。

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牀中心黨委書記,世界衛生組織新發傳染病臨牀診治、培訓、研究合作中心共同主任盧洪洲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除了當地防控干預時間尚早的原因外,從被傳染的病例來看,患者均出自同一工廠又多爲年輕人,根據以往的經驗,無症狀感染者的確多發在青壯年人羣之中。因此,檢測時間和檢測羣體兩方面原因的疊加,導致本次喀什地區的感染者多表現爲無症狀。

盧洪洲認爲,這批無症狀感染者中,有很大一部分可能在一週後便會陸續出現新冠肺炎的典型病症。

那麼,這批無症狀感染者度過潛伏期,表現出明顯病理特徵後,是否意味着喀什地區會形成第二波疫情的反彈?對此,盧洪洲提出,儘管一週後這部分無症狀患者會出現病症,但因爲發現早,且嚴格在醫院隔離,以我國目前的防控手段和治療手段,加之早期的治療干預,結合感染者的年齡較低,抵抗能力較強,能很大程度避免患者向重症方向發展,因此不必擔心會造成嚴重的羣體感染。

疑問2、國慶黃金週會導致喀什疫情外流引發疫情爆發嗎?

專家:可以斷定不會

喀什疫情發生後,健康時報刊發的一篇名爲《1號病例出現14天,從喀什離開的人都去了哪裏》的文章被廣泛關注。文章數據表明,從10月10日至10月24日,喀什地區熱門遷出地前三位分別是新疆烏魯木齊、青海海東市、新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三地遷出人口比例超過遷出人口的70%。

另據中共喀什市委宣傳部數據顯示,今年中秋國慶期間,喀什全市接待遊客累計74.42萬人次。

喀什疫情有無可能在國慶期間對外輸入,又是否會引發又一波疫情爆發呢?對此,上海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付華回應紅星新聞稱,疫情基本控制在喀什地區以內,基本不會造成國內的規模性傳播。

盧洪洲也分析認爲,目前所有檢測陽性的患者均侷限於同一工廠員工,若國慶節已有感染病例出現,那麼當時就會造成廣泛傳播,那麼在後續檢測結果中,也就不會只侷限在工廠員工中。

而據今日喀什地區疏附縣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通報的數據,喀什地區需檢測總人數爲474.65萬人,到10月25日16時已累計採樣447.17萬人,目前其他縣市檢測結果均爲陰性。

因此,付華與盧洪洲均認爲,儘管喀什地區接待遊客數量較多,且有部分當地民衆外出到他省,但幾乎不存在向外傳播疫情的可能,而其他省市目前的防控手段已足夠應對。

疑問3、第一例17歲女性病例是否爲“零號病人”?她是超級傳播者嗎?

專家:是否爲“零號病人”仍需流調,但其幾乎不可能是超級傳播者

對於10月24日發現的無症狀感染者,根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衛健委副主任顧瑩蘇在10月25日通報的情況,該患者在當地“應檢盡檢”工作中被查出新冠肺炎陽性,而其餘被確診的無症狀感染者,均與其父母所在的三村工廠相關聯。

通報內容顯示,該17歲患者家中共有4人,其一般住在工作單位,近期回家休息了3次。其父母及哥哥核酸檢測結果則顯示爲陰性。

那麼,這名17歲的女性患者是否就是本次喀什疫情的“零號病人”?後續被確診病例均與之相關,是否說明其可能就是超級傳播者?

對此,付華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第一例被發現的病例,並不意味着就是“零號病人”,具體應視後續溯源情況而定。同時,付華提出,無論是全國其他省市還是新疆當地,已不存在本土病例,因此該女性基本可以斷定並非是本土的“零號病人”,更有可能是輸入性感染導致。

至於其是否爲“超級傳播者”,盧洪洲分析認爲,雖然後續感染者均與此病例有關聯,但這主要是因爲其都在一個工廠工作,因此才造成了互相的傳播。

“如果是超級傳播者,就會發生一例病例直接導致多名患者被感染,但該女性的情況並非如此。”盧洪洲表示,後期感染病例並非爲該17歲女性直接傳播導致的感染,更多是發生在部分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中,所以才形成了傳播鏈條,導致了感染人數的增加。從這一情況看,該女性並不屬於超級傳播者。

那麼,第一例病例是否可能爲新疆烏魯木齊7月疫情時期被感染?對此,盧洪洲也給出了否定的答案。他解釋稱:從時差上看,如果患者被感染了,那麼在2周內就應該出現病症並導致對他人的傳染,但這些情況都不存在,因此從時間上來說,排除了其爲烏魯木齊遺留病例的可能。而付華表示,目前下結論爲時尚早,具體仍需看後續溯源情況。

疑問4、喀什疫情是輸入性疫情還是本土疫情?

 

 

專家:幾乎可以斷定仍屬輸入性疫情

“幾乎可以斷定,喀什此次疫情仍屬於輸入性疫情。”盧洪洲分析稱,我國目前本土病例幾乎已經清零,後續諸如青島、北京、大連等地發生的疫情小高峯也多爲輸入性病例導致的聚集性疫情。因此,喀什地區並無本土病例傳播的源頭。

此外,從地理位置來看,喀什是中國最西部的邊陲城市,也是中國向西開放的重要門戶。盧洪洲提出,喀什所處的新疆地區,接壤的國家多數疫情仍然嚴重。從這一方面來看,基本可以判定本次喀什疫情極有可能爲輸入性病例,但更確切的證據還依靠後續的溯源調查。

付華同時也提醒,無論是輸入性疫情還是本土疫情,接下來做好陸路的防控工作和感染者的隔離工作是重中之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