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時代落下一粒塵,就有80萬姑娘在單身!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8日 21:44   鳳凰網

 

國慶快到了!生活在北上廣深的Anna,Lisa,Emily又要回村了。一年一次的省親之旅,又要變成反目成仇的逼婚局。

前幾天,一姑娘託我幫她找對象,我爽快地答應了。男人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會自生紅娘屬性。我心想,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還不好找嗎?何況,這姑娘條件這麼好——89年生,海歸白領,工作穩定,顏值在線。

讓我沒想到的是,第一次當紅娘,就碰了一鼻子灰。我先後使用了定點投放,破圈推廣、張榜納賢三種方法,結果一無所獲。

30歲左右的男青年,稍微優秀點的,要麼已婚,要麼有女朋友。好不容易逮着個未婚的,人家連面都不願見——嫌女生比他大兩歲。

以前,聽姑娘們講逼婚糗事,我以爲那不過是她們的驕傲與矯情。但經此一役,我理解了北上廣未婚女性的焦慮。前幾天,有新聞說北京有80萬剩女。看來,這已經不再是個體問題,而是中國社會的結構性矛盾。

於是,我拍着腦門,對此做了一番深入研究,得出一個結論:北上廣深有大量女青年單身,那不是她們的錯,那不過是時代落下的一粒塵,灑到她們頭上,就成了“錯位單身”。這種單身總要有人抗,不是Anna,就會是Lisa。

 

多數父母,只會拼命逼自家姑娘找對象,卻不知道,姑娘之所以單身,不是因爲她不夠努力,不夠漂亮,而是因爲大城市根本就沒那麼多男人!

過去四十年,伴隨着城鎮化進程的高速推進,中國的人口流動達到了頂峯。幾乎所有的年輕人都脫離故土,涌向城市。按理說,男女青年涌向城市的比例差不多,應該不會出現婚戀市場上的結構性矛盾。

可問題是,男青年涌向城市揹負着三大責任:找工作、買房子、找對象。而女青年只有兩項責任:找工作、找對象。

男青年們在大城市打拼8—10年,買不了房,就會退居二線,回流到小城市發展。而沒有買房壓力的女青年,習慣了大城市生活,輕易不願回流,選擇繼續在大城市守株待兔。豈不知,很多兔子已經偷偷溜了!

男青年回流小地方,造成了大城市男女比例失調。結果就是大城市的姑娘找不到老公,十八線的小夥找不到老婆。

其實,中國不缺男人,也不缺女人。只是大城市的生存壓力,把他們隔開了,就造成了農村多光棍,城市多剩女。

我們把這種錯位稱之爲:空間錯位。

 

如果說空間錯位可以通過異地戀調整,那麼,心理錯位則會把大城市的女青年推向倔強單身的死衚衕。

在計劃經濟時期,貧富差距沒這麼大,都是一份死工資,窮人和富人的差距也就是一年多吃幾頓餃子的事。

那個年代,姑娘們找對象會看工作、看長相、看人品。現在,姑娘們找對象也會看長相、看人品,但最核心的還是看經濟能力。而市場經濟的典型特徵就是少數人掌握多數財富。財富集中(我們不討論這財富是繼承的還是自己賺的)的結果就是,多數女人盯上了少數男人。

有人說了,現在的女生太物質,太庸俗。我向來不同意這種觀點,你去看看《動物世界》,任何一種動物,都是選擇更強壯的異性交配。女生希望選擇更有能力,更能賺錢的男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問題是在動物界,優秀的雄性可以擁有多個雌性配偶,而在人類這裏,再優秀的雄性也只能有一個配偶(至少在法律層面是這樣要求的)。顯然,一夫一妻制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年輕人的婚戀危機。

小時候,我們都做過一道方程題:100個和尚吃100個饅頭,大和尚一個人吃三個,小和尚三個人吃一個。問有多少個大和尚,多少個小和尚?

如果按照這道題來解決婚戀問題——優秀的男人一個人娶三個,不優秀的男人三個人娶一個。那麼,這個問題也能得到妥善解決。但一夫一妻制又不允許你這樣搞。結果就是25個大和尚吃了25個饅頭,剩下75個饅頭死活不讓吃,還有75個小和尚死活沒得吃。

在大城市的婚戀市場上,女性是弱勢。但到了農村,她們卻非常強勢。別說是未婚女青年,就算是二婚女性,再帶個娃,照樣有人搶着娶,彩禮還不少給。

那麼,讓80萬北京剩女去農村找對象可以嗎?當然不可以!你就是把她們槍斃了,她們也不會嫁到農村去。因爲她們可是見過世面的女人,她們知道優質男人是啥樣,她們寧肯倔強單身,也不願將就結婚。

 

除了空間錯位,心理錯位,還有一種錯位,也很致命,就是觀念錯位。經過四十年的高速發展,中國社會已經現代化,但中國人的觀念還沒完成現代化。

中國人的傳統觀念是什麼?是男強女弱,是男主外女主內。這種傳統觀念的社會基礎是女人賺不了錢,養不了家,只能依靠男人。但現在的情況是中國女人已經強起來了,她們賺的不比男人少,混得不比男人差。她們不願意再接受男強女弱的婚姻模式,但男人們的觀念卻沒調整過來。

於是,就有了一種奇怪的社會現象:女人越優秀,越不好找對象。女博士都成了滅絕師太,女高管都成了伊麗莎白。

不願示弱的男人們,心裏想的事:你強任你強,就不娶你做新娘。

 

經過以上分析,我們能看到這樣的現狀:2010年,100個Lisa和100個帥小夥來到了北京,到2015年,有50個帥小夥沒能在北京買房,他們回到十八線,成了小地方的吳老二;

這一年,留在北京的100個Lisa期望嫁給在北京站穩腳跟的50個帥小夥,但這50個帥小夥只願意從這100個Lisa裏挑選30個年齡比自己小,混得比自己差的Lisa結婚。

於是,到了2020年,就會有70個Lisa被迫單身。

以上,我分別從經濟、社會、文化等多個維度解讀了中國的婚戀市場,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問題還是這麼些問題。於個體而言,如何解決個人問題?我覺得出路只有兩條。

第一條,學習中國農村男光棍,降低標準;第二條,學習發達國家生活方式,繼續倔強單身。反正婚姻也不是人生的必需品。對多數人來說,結不結婚,都是會後悔的。

於父母而言,好好過個節,別再逼婚了,這事真不是努力就能解決的。因爲婚戀市場上的三重錯位,必然導致大城市女青年大量單身。

父母總以爲找不到對象是自家姑娘的錯,其實,站在宏觀角度捋一下,就能看清:那不過是時代落下的一粒塵。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