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李心草案反思:莫再讓普通案件釀成巨大輿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14:48   鳳凰網

若最開始的接警辦案人員也能將實事求是貫穿於辦案始終,李心草溺亡案恐怕也不會攪起這麼大的輿論波瀾。

案發1年多後,公衆等來了李心草溺亡案的落槌之聲。9月21日,該案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羅秉幹因過失致人死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附帶賠償63257元。李心草母親表示,將繼續上訴。

昆明警方同時回應了“案件前期調查取證過程中是否有履職不到位的情況?”等6大問題,對該案事發經過、來龍去脈、辦案依據等,做了詳細還原。而公衆對此案起初辦案紕漏的關切,也得到了官方呼應,16名民警被問責處理。

回過頭看,該案給人的最大感受,就是兩個字:遺憾。遺憾於生命在芳華正好的年齡凋零,也遺憾於這起案件呈現的失衡——輿情洶涌,案情卻很簡單,沒有強制猥褻,也沒有做局侵害。而被告人羅秉幹之所以承擔刑事責任,跟之前懷疑的“強制猥褻”“侮辱”無關,只跟其應對不力有關:

在李心草出現尋常反應後,“只是採取勸說等一般安撫行爲,沒有采取相應的有效救助措施”;爲避免麻煩及承擔救助費用,“未採納報警、送醫的合理建議”,“採用打耳光的粗暴方式”爲李心草醒酒,致使其情緒更加不穩,最終造成危害後果。

這些有其不尋常之處,但難言離奇。剝離網上添油加醋加的“戲”後,該案底色就是一起醉酒溺亡事件,曝光後卻成爲輿論焦點,很難不讓人要問一句:爲什麼?爲什麼這樣一起普通案件會釀成這麼大的輿情?

究其原因,固然有受害人母親藉助微博發聲、以網絡力量追問正義的“借力”因素,但更關鍵的,還是有關辦案人員在案件前期處置中的很多問題。

比如,該案發案後“草率定性”。

2019年9月9日凌晨方才發案,有關人員即電話通告受害人親屬,死者原因是“相約投江”“醉酒自殺”。問題是,這時司法鑑定結論還沒作出,兩天後才發現其遺體,自殺還是他殺也未定性,“相約投江”“醉酒自殺”一說從何而來? 這番定性中的輕佻態度,跟敬畏生命的應有態度之間顯然有“溫差”。

又比如,執法辦案“不夠走心”。

按照李母的說法,現場辦案人員沒有第一時間組織搜救,看了現場就走了;就連屍體都是她在公益組織幫助下找到的;李心草在酒吧被人摁在椅子上的視頻,被辦案方調取後卻說“跳着看的,沒有注意到這一細節”……而案發1個月後,直到網絡曝光,該案遲遲“未見下文”,也跟受害人家屬的急迫心情之間形成了落差。某種程度上,也正是這些紕漏,“澆灌”了洶涌輿情。

值得注意的是,案情得以覆盤後,被不少人認爲是“反轉”;還有些人因對當事人的定罪量刑與預想有別,仍有微詞。事實上,其所謂的“反轉”只不過是因爲原來的信息並不充分;而法律定性與司法處理,也得有一說一、實事求是。

不可否認,有關部門在罪名把握上有“反覆”,但這並不能說明後續辦案不認真,而是根據事實還原度與證據完整度的及時調整,這無損依法辦案的底色。而若最開始的接警辦案人員也能這樣,將實事求是貫穿於始終,恐怕也不會攪起這麼大的輿論波瀾。

覆盤該案,從有關部門提級偵辦,到市級檢察機關同步介入監督,從市公安局督察支隊牽頭成立工作組進行專案倒查,到一人判罪、16人追責,該案最終走在了正確的法治軌道上。

但該案走過的“彎路”、留下的教訓,不能不反思和汲取:對於各式案件,辦案者要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準繩,堅守法治底線,規範辦案態度,避免讓案件複雜化,讓自身公信力在“事不鬧大不重視”中白白流失。

□楊宜桐(法律工作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