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李心草案被告羅秉幹獲刑1年6個月,法院解讀爲何認定自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00:15   鳳凰網

9月21日上午10時許,昆明女大學生李心草溺水身亡一案在盤龍區法院一審開庭宣判,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被告人羅秉幹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判令羅秉幹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陳美蓮經濟損失人民幣63257元。

9月21日下午12時許,李心草的母親陳美蓮走出法院,她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對於這一判決結果並不接受。她認爲,對於是否構成猥褻的依據僅僅來源於監控視頻,她不予認可。“宣判結束後,我在是否有異議的單子上籤了字,並表示我會上訴。”

同時,李心草代理律師仲若辛也表示,不接受該判決結果。“在刑事方面,遺漏了兩位同行的人,沒有追究他們的責任,法院稱是因爲公安機關還在偵查當中。在民事賠償方面,從法律上來說,同行的另外兩人屬於必要的共同訴訟方,應當在本案中一併處理,法院以同樣的理由不予受理,稱案件還未終結,這個理由無法讓人信服與接受。”

紅星新聞記者獲得的判決書顯示,訴訟各方對指控的事實、證據均無異議,辯護人僅對法律適用提出了不同意見。對於兩個焦點,法院進行了評判:

1.關於被告人羅秉幹是否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

被告辯護人認爲,羅秉幹客觀上盡到了應盡的義務,主觀上無法預料到危害後果的發生,其行爲不構成犯罪。

經查,羅秉幹邀約任某某等聚會,在案發當晚多次提議在不同地點連續飲用啤酒,還主動提出並請客購買雞尾酒共同飲用,對醉酒的同飲者負有照管、幫助義務。在李心草出現走路搖晃、坐立不穩、情緒不安等一般醉酒狀況後,羅秉幹對李心草進行了勸慰和安撫,盡到了一定的照看義務。

但本案並不同於一般的同飲醉酒致人死亡案件。李心草在醉酒狀態後期的一個多小時內,異常狀況不斷加劇,陸續出現胡言亂語、亂砸亂打、往自己頭上潑水、以頭撞桌、用啤酒瓶蓋割腕、跨越江邊護欄等舉動,辨別和控制能力明顯下降,羅秉幹應當預見李心草可能還會出現危及自身安全的危險舉動。在此情形下,羅秉幹承擔的照管、幫助義務遠高於一般同飲者,應採取更合理、有效的措施,但其仍然只是實施了勸說等一般安撫行爲,認爲這樣即可避免危害後果發生。

羅秉幹不僅自已沒有采取有效的救助措施,而且爲避免麻煩及承擔救助費用,未採納李某某昊報警、送醫的合理建議,反而採取打耳光的粗暴方式爲李心草醒酒,難免對其產生刺激,導致李心草情緒更加不穩,最終造成李心草翻越護欄墜江溺亡的危害後果。綜上,羅秉乾的行爲已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

2.關於被告人羅秉幹是否構成自首。

經查,案發後被告人羅秉幹打電話報警,在現場等待處警, 配合公安機關調查,客觀上沒有逃避偵查的行爲,到案後能夠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依法可以認定爲自首。辯護人所提羅秉幹構成自首的辯護意見成立,法院予以採納。

綜上,法院認爲,被告人羅秉乾的行爲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應當依法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羅秉乾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鑑於羅秉幹在共同飲酒過程中,對醉酒的被害人李心草實施了一定的照管、幫助行爲;與一般過失致人死亡案件的行爲人直接致人死亡不同,羅秉幹因未完全履行救助義務,間接致李心草墜江溺亡,其過失致人死亡的犯罪情節較輕。

羅秉幹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羅秉幹自願認罪認罰,並簽署具結書,可以依法從寬處罰。綜合考慮羅秉乾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對社會的危害程度及認罪悔罪態度,應當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從輕處罰,公訴機關所提量刑建議及辯護人有關犯罪情節較輕的意見適當,法院予以採納。

據新華社報道,對於家屬提出的兩點疑問,昆明警方也做出了回應。

爲什麼不追究任某某和李某某昊刑事責任?

昆明市警方介紹,本案中,比較羅秉乾的行爲,任某某和李某某昊不是聚會的邀約組織者,對酒醉後的李心草有跟隨、照顧等救助行爲,未實施不當行爲刺激酒醉的李心草,李某某昊還提出撥打120送醫、求助警察等合理建議。2020年9月21日,盤龍公安分局認爲任某某、李某某昊不構成刑事犯罪,不予追究刑事責任,分別對其二人解除取保候審,終止偵查。

爲什麼羅秉乾的行爲不構成強制猥褻、侮辱罪?

昆明市警方介紹,在案件偵查初期,偵查機關提請檢察機關批准逮捕的證據顯示羅秉幹有涉嫌強制猥褻、侮辱罪的行爲,檢察機關對其作出了批准逮捕決定。

隨着偵查的深入及證據的不斷完善,對酒吧監控錄像進行視頻、音頻的清晰化技術處理,對監控視頻逐幀審查,並綜合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等證據,辦案機關認爲,羅秉幹爲了安撫李心草和讓其醒酒,對李心草實施俯身貼近、掌摑的行爲,主觀上沒有猥褻、侮辱的意圖,客觀上沒有觸摸李心草隱私部位,不構成強制猥褻、侮辱罪。

紅星新聞記者 羅丹妮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