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外賣員踩空後身亡 網友痛惜:是什麼逼得他們一路狂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0日 17:08   鳳凰網

19日下午2點30分左右,福州的陳先生爆料稱,福州市臺江區羣衆新村小區內,一名配送員突然倒地不起,當場死亡。

記者趕到現場看到,一名身穿綠色工作服的中年男性躺在小區十一號樓樓道前,身上蓋着毛毯,隱約可以看到男子的口、鼻流血,一旁還停着一輛配送車,男子的周圍已被警方用警戒線圍住,民警正在取證調查。

下午3點55分左右,殯儀館的車輛抵達小區將男子的遺體運離現場。目前,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網友:

天天和時間賽跑,他們太難了

是什麼逼得他們一路狂奔

其實類似的悲劇不止一起,“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外賣小哥成爲交通事故高發羣體,曾以精準、合理、優化爲標籤的算法,引發業內廣泛討論。

有外賣小哥在線吐槽

一個月內車禍4次,被罰150元

直呼外賣不好送!

此前,錢江晚報曾有過報道:9次逆行,2次闖紅燈!杭州外賣小哥:我還算是守規矩的……

報道中,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跟着外賣小哥體驗了一天。

王家齊是全職騎手,隸屬於專門的配送站,有規定的在崗時間。他跑白班,從上午9點30分,一直到晚上9點,一單一公里以內的短程可以拿到6.5元,每天要跑近50單,才能在30天無休後拿到一筆5位數的薪酬。單量不夠時,王家齊的同事也會選擇加班再跑幾個小時,好來得及趕上外賣的夜宵場。

越來越低的單價逼得外賣小哥一路飛奔

收入隨着新人涌入而被壓縮

今年,在路上跑的新騎手,明顯多了。據美團研究院發佈的《2019年及2020年疫情期美團騎手就業報告》顯示,疫情期間僅美團平臺就新註冊有單騎手數超過33萬人。

收入隨着人羣涌入而被壓縮。年初,王家齊在另一家平臺做同城快送,用不着緊趕慢趕,每天的收入也在300元以上。5月20日當天,他送出35單鮮花,賺了1000多元。7月後,他明顯感到訂單銳減,想要維持過去的薪水,只能轉跑外賣,拉長戰線。

路上出事的騎手也越來越多,前不久他就親眼見過被撞倒的小哥。對方急着送單,在闖紅燈時被一輛路虎迎面撞上,人飛出去老遠。王家齊心裏暗自發怵,但手上的訂單快超時了,他沒有停車。

逆行,橫穿馬路,闖紅燈,這是外賣騎手幾乎每天都會違反的交通規則。

12點39分,王家齊在文暉路北停車,他提上3大袋水果,轉頭朝路邊的寫字樓內一路小跑。等電梯時,他提前給下家客戶發去短信,告知無法按時送達。之後,他大步上車,先是橫穿過馬路,隨後又在一條小路口闖了紅燈,才趕在5分鐘後,伴着客戶的電話質詢同時趕到。滿頭大汗跑上4樓,他在1分鐘內連說了6次不好意思,聲音大到在1樓也能聽見。

困住騎手的不是系統,

而是配送效率

中午的量不多,王家齊跑了9單,路程不超過15公里。即便如此,他還是有9次逆行,4次橫穿馬路,2次闖紅燈。

對此,他誠懇地解釋說:“我算是守規矩的,真的。”在30多邁飛馳的電動車後,不斷有外賣小哥按着電喇叭,以更快的速度超車,然後消失。而按新國標規定,電動車的車速上限是25公里/小時。

對於這次詬病最甚的系統,王家齊覺得送達時間不是關鍵,單價才是一切的根本。“每單的價格壓得越來越低,想要多賺錢,只能跑得快。”他私下裏覺得,困住騎手的不是系統,而是配送效率。只要以配送效率爲主的競爭模式不改變,外賣員越來越快的現狀就不會改變,“你不做,有大把人來搶着做”。

報備,爲了不被扣錢

因爲耽擱了些時間,王家齊的下一單有些來不及。沒開導航,他熟練地在車輛的縫隙中穿梭,幾乎是條件反射式的一轉彎就按喇叭,不管面前有沒有車。

自從一次逆行轉彎被車撞傷了之後,他就養成了按喇叭的習慣。系統要求配送的時間從一小時縮減到28分鐘,方月中按喇叭的頻率也越來越高,車胎報廢的週期也跟着縮短,兩三個月就要去換一個防爆胎,一個胎要160塊錢。

剛剛入行時,他對系統的提示音“您有訂單即將超時”很敏感,會拼命趕去送,但如今他卻覺得盡力就好。他說系統中有一個報備選項,只要報備合理,主管就不會扣錢。

今天又是一個陰雨天,

在此我們呼籲寬容對待騎手

不催單,不隨便投訴

願每一位騎手都能平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