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吹捧導師師孃論文作者被處理 媒體:奇葩論文何時被徹底否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23:20   鳳凰網

澎湃特約評論員 張豐

9月17日,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發布公示,處理一批“不端行爲案件”。今年初引起媒體廣泛關注的“導師崇高師孃優美”論文作者徐中民名列其中,他的“已撥資金被追回”,本人被通報批評,並被取消兩年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申請資格。

媒體在報道這一“處理決定”時,普遍指出“導師崇高師孃優美”論文作者被處理,給人一種聯想,有關部門已經否定了這篇論文。事實上,目前的調查和處理,只涉及到徐中民在申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200萬)時出現的資質問題。

簡單說,徐中民2011年申請“黑河流域生態-水文過程集成研究”時,存在違規。這種“重點支持項目”,需要一個“研究團隊”。徐中民申報時所填的名單,第4至第9名參與者,申請時填寫的職稱是“助理研究員”。在中科院系統,助理研究員不僅是一種職稱,也是正式在編的人員。但是,這幾個人實際都是徐中民當時正在指導的學生,另一人是項目臨聘人員。

這當然是弄虛作假。這樣的調查,事實清楚、可信,但是其實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和精力,只需要審覈一下申報表格就行。當初爲何一路綠燈反倒是更大的問題。

這次調查和處理,當然是必要的,也值得肯定,但是卻仍然屬於“外圍”,只關注程序本身的瑕疵,而沒有觸及到這一事件的核心。

徐中民受到輿論關注,是因爲他2013年在《冰川凍土》上發表的兩篇文章。這兩篇文章用相當大的篇幅,講述了“導師崇高師孃優美”,這樣的文章能夠走紅和出圈,無疑是因爲對導師師孃的吹捧,和黑河生態研究毫無關係,才引起普通吃瓜羣衆的好奇。

換句話說,判斷這樣的論文“有問題”,其實並不需要凍土方面的專業知識。它的荒謬,已經超出學術領域,成爲稍具常識即可判斷的事件。

事情引起公衆鋪天蓋地的質疑後,徐中民的導師程國棟院士辭去《冰川凍土》雜誌主編的職務,理由是發這兩篇文章他不知情,審查不嚴。如今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的通報,處罰的是申請項目人員的資質問題——這都是恰當的、合理的、符合程序的,但卻還不夠。

說到底,人們關心的是,這樣的論文,爲什麼就不能認定爲“垃圾”?

看過這篇論文就知道,除了引起衆怒的“導師崇高師孃優美”外,這篇論文包裝得非常合規。它有關鍵詞和導言,也有註釋和很多圖標。很有可能,審查論文的編輯,看重的就是這些規範問題。

這反映出當下的一個困境。對科研的監督,只能停留在“程序合規”的層面,而具體的科研成果,是否真的有創新或者有價值,全靠從業人員的良知。當一個行業共同體爲了利益高度捆綁在一起的時候,來自外界的所謂監督,很有可能面臨失效的危險。

公衆需要真正有效的“行業內監督”,讓那些不誠實的科研人員付出代價,從而促進真正有價值的科學研究。到目前爲止,我們還沒有看到中國凍土科學界對徐中民這篇論文的“專業看法”,這無疑是讓人遺憾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