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江蘇一大學生爲賺生活費出租微信,被用來發賣淫信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18:09   鳳凰網

中國青年報9月18日報道,去年,來自江蘇某高職院校的大學生劉虎(化名)原本“很有成就感”,他找到了一份來錢很快的兼職工作,帶動周圍同學狠狠賺了一筆。不過,“飛來橫財”很快變成“飛來橫禍”。前不久,蘇州警方破獲一起網絡賣淫案時發現,劉虎的微信號被“借”去發佈了賣淫信息。

作爲一名在校大學生,劉虎家裏給的生活費少,常常因手頭拮据要在網上找兼職。今年,他被一條租微信的廣告吸引。廣告主金強(化名)告訴他,願意以每小時260元的價格租用其微信,用來發布廣告,並保證不影響其微信的正常使用。

這豈不是躺着也能賺錢?劉虎動心了,很快將微信租了出去,隨後收到租金。每個月家裏給劉虎的生活費不過幾百元,這260元讓他喜不自勝,恨不得24小時出租微信。

然而,金強告訴他,因技術原因,不能長時間租用同一微信。如果劉虎能幫他介紹其他人出租微信,能收到每人50元的“人頭費”。劉虎二話不說便把多位同學介紹給金強,拿到不少“人頭費”。

劉虎發現,金強在租用微信後會發些朋友圈,內容多是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美女圖片,並配以誘惑性語言,但每次都會在1小時內刪除,並且發佈時屏蔽所有好友。對此劉虎覺得,出租微信對自己沒有任何不良影響,就算金強做了什麼不好的事,也跟自己沒關係。

令劉虎沒想到的是,金強是“站街者”。“站街”的意思就是租他人的微信,根據客戶要求,把微信頭像改成美女圖片、發誘惑性的朋友圈及客戶微信二維碼,然後用技術手段把微信號定位在客戶指定的位置,再利用“附近的人”功能,招徠附近的潛在嫖客添加客戶微信,每個微信“站街”的時間爲1小時。

幾個月前,找不到工作的金強在網上各種兼職羣裏亂逛,發現了“站街”這一黑產,便很快入夥,在兩個多月的時間裏,非法獲利兩萬餘元。

金強的客戶在圈內被稱爲“鍵盤手”,是將嫖客與“老鴇”撮合起來的中間人。由於微信的監管力度較大,“鍵盤手”的微信常被舉報,無法被“附近的人”搜出來,他們轉而租用他人微信從事不法勾當。

在金強的客戶中,做得比較火的“鍵盤手”是雷子。在嫖客添加微信後,雷子與其談好地點與價格,再將上述信息發給“老鴇”,賣淫所得一半要分給“鍵盤手”。

2019年11月,蘇州市吳中區公安分局接到舉報,稱有人組織賣淫。辦案民警經過長時間的蹲點守候,一舉將雷子、金強、“老鴇”、司機和賣淫女等多人抓獲。今年4月22日,該案被移送至吳中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吳中區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楊丹介紹,本案中,“鍵盤手”和“老鴇”因涉嫌組織賣淫罪、司機因涉嫌協助組織賣淫罪被批准逮捕,金強等“站街者”則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被法院提起公訴。

據介紹,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是《刑法修正案(九)》增設的罪名,若行爲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仍然爲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託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行爲,則可獨立入罪。

楊丹表示,本案中,微信出租者劉虎因情節輕微並不構成刑事犯罪,但從本質上分析,他已是組織賣淫的幫兇,再進一步就可能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另外,出租微信號面臨個人隱私曝光、身份信息泄露、被人冒用身份等風險,還可能被捲入洗黑錢、電信詐騙等犯罪活動中。

吳中區人民檢察院第一部主任袁燦華介紹,由於監管力度越來越大,網絡犯罪呈現較爲明顯的“真人衆包”趨勢,犯罪分子通過社交網絡,將犯罪的整個或部分過程外包給劉虎等人,致使他們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成了網絡犯罪的幫兇。

袁燦華提醒,出租微信風險極大,廣大網友尤其是在校學生,不要貪圖小便宜,既當了幫兇又成了被害人,不要淪爲犯罪行爲的“工具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