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湖南大學生到南京後失聯21天 家人:他曾發短信說欠2萬元網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11:21   鳳凰網

現代快報訊(記者 劉贇 文/攝)9月17日,是劉某父親來到南京尋找兒子的第21天。8月下旬,劉某不告而別,一個人坐火車從老家湖南株洲來了南京。不久後,他給母親留下一條短信,便將手機關閉,與家人徹底斷了聯繫。劉某父親隨即趕到南京尋找兒子,可至今沒有兒子的消息。

△劉某在南京最後出現的酒店△劉某在南京最後出現的酒店

株洲20歲小夥獨自來到南京,凌晨退房後消失

劉某今年20歲,是一名大學生,上學生活一直在株洲,這次一個人跑來南京,讓父母很是擔心。據劉某父親透露,8月26日,自己發現兒子沒有回家,電話也打不通,便在老家株洲報了案。警方通過查詢身份證信息,得知劉某已經坐火車來了南京,併入住了大橋北路的一家快捷酒店。劉某父親便趕緊買了火車票,準備到南京找兒子。

8月27日晚上,劉某父親終於找到了兒子入住的快捷酒店,卻得知劉某已經退房了。奇怪的是,劉某退房時並沒有帶走自己的身份證和平板電腦,“他沒帶身份證,所以我覺得他肯定還在南京,只不過不好意思出面見我們。”酒店沒找到兒子,尋子心切的劉某父親便報了警。

△劉某父親刊登在報紙上的尋人啓事△劉某父親刊登在報紙上的尋人啓事

泰山新村派出所的民警接到報案之後,迅速出警。民警調取了酒店公共區域的視頻錄像,發現劉某在8月27日凌晨2點多便離開了酒店,之後便不見了蹤影。從那之後,劉某父親想盡了辦法尋找兒子,他多次來到兒子曾經入住的快捷酒店附近,希望能看到兒子的身影。又幾次詢問酒店的工作人員,有沒有人回來取過兒子的東西。幾次尋找無果後,劉某父親又嘗試將尋人啓事刊登到報紙上,可每次都猶如大海撈針,沒有了音訊。

入住酒店離長江大橋很近,曾向家人透露自己欠有外債

9月17日下午,現代快報記者來到劉某最後出現的快捷酒店,酒店位於南京長江大橋以北,距離大橋步行距離不到3公里。劉某是否有可能遭遇意外?或與人發生爭執?

據酒店工作人員介紹,8月26日當天,劉某一個人辦理了入住,入住期間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也沒聽到房間內有異常的響動。不過,在劉某退房後,酒店服務員曾進入房間打掃衛生,發現劉某的身份證和平板電腦都還留在房間裏。酒店工作人員沒能聯繫上劉某,便將劉某的物品暫時保管了起來。

那麼劉某退房之後到底去了哪裏,來南京會不會被騙加入傳銷組織?據劉某父親介紹,劉某在南京沒有親戚、朋友,還在讀書的他也沒有和家裏人說過要外出打工賺錢,或者是發大財的想法。

現代快報記者瞭解到,就在劉某父親趕到南京之前,劉某的母親曾收到了劉某發來的短信,“短信是27號凌晨3點多發的,兒子說覺得對不起我們,讓我們不要再找他。”

究竟劉某遇到了什麼困難能讓他決心離家出走併發來這樣一條短信呢?劉某父親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兒子好像在網上欠了錢。原來,劉某在發給媽媽的短信中透露,自己在網上欠了2萬多元的貸款,但劉某父親表示不敢相信,“他要買什麼我和他媽媽都會給他買,也沒有缺過他零花錢,不知道他借錢是做什麼用了。”

△劉某在南京入住的酒店離長江大橋很近△劉某在南京入住的酒店離長江大橋很近

救援專家分析有輕生可能,家長仍在努力尋找

自劉某失聯已經過去21天,一個風華正茂的小夥子會不會因爲2萬元的外債而想不開?這樣的推斷,家人覺得難以置信。

多年堅持在南京長江大橋巡邏,曾救下373名輕生者的救援專家陳思分析,不排除劉某有輕生可能。首先酒店位置很特殊,既不靠景區,也不靠鬧市,周圍只有幾家眼鏡城。他說,“酒店離長江大橋很近,距離只有不到3公里。”除此之外劉某在短信中留下的一句“對不起”,這句話讓陳思很擔心。

隨後現代快報記者聯繫了泰山新村派出所,據警方介紹,根據《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七章第一百七十五條規定,公安機關接受案件後,經審查,認爲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且屬於自己管轄的,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准,予以立案。民警表示,由於線索不足,因此目前劉某仍屬於走失人員,暫時沒有立案,但警方仍在積極尋找。

劉某父親也表示,自己不相信兒子會做傻事,走到輕生這一步。因此他會繼續留在南京尋找,哪怕有一線希望都不會放棄。

目前,家人還在焦急等待消息,希望有線索的市民撥打現代快報熱線025-96060。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