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清華農村生源重新超兩成,寒門出貴子更容易了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21:23   鳳凰網

拉開城市和農村學子距離的

不僅僅是貧富差距,還有城鄉差距的疊加效應

時隔多年,清華大學本科新生農村生源重新回到兩成以上。

清華園不久前正式迎新,今年共錄取內地學生3500餘人,農村及貧困地區生源佔20.2%。

隨着清華大學近幾年農村生源佔比逐年增加,長期以來“寒門再難出貴子”的論調有所回暖。然而,農家子弟上名校更容易了嗎?

比例

本科新生農村生源比例20.2%,這是清華大學近年來的新高。再往前看,2019年是19.3%,2018年是17.9%,呈逐年上升態勢。

不過,此前國家教育科學“十五”規劃課題“我國高等教育公平問題的研究”課題組的調查顯示,清北等國家重點大學20世紀90年代以來招收的新生中,農村學生的比例呈下降趨勢。

清華大學1990年的比例是21.7%。2000年,這一比例下跌至17.6%。2016年,348名寒門學子圓夢清華佔總招生規模的10.2%

北京大學類似,1985年農村新生比例高達38.9%,2005年跌至17.7%,2013年爲14.2%

根據復旦大學每年發佈的本科教學質量報告,2009年至2015年,復旦大學的農村戶籍新生從未超過20%。

城鎮化導致的農村人口減少,並非名校農家子弟比例下滑的主因。北京大學教授劉雲杉曾將農村城市化的進度與農村生源考入重點大學機率下降的速度進行對比,前者的速度要遠低於後者。

爲彌補農村學子在獲取名校資源上的劣勢,清北等名校相繼開闢專門通道。清華大學2011年啓動自強計劃,北京大學2015年啓動築夢計劃。

2015年啓動築夢計劃當年,北京大學錄取農村學生比例達19.14%,一度逼近20%。不過,2016年北京大學錄取農村學生比例又跌至16.3%。

今年北京大學本部錄取2894人,國家貧困專項計劃錄取比例約佔6.6%,築夢計劃錄取比例約佔3.7%,合計10.3%。

身份

北京市文科狀元熊軒昂2017年在接受採訪時說,自己是中產家庭的孩子,又生在北京,這些教育上得天獨厚的條件,農村學生沒有享受到。

熊軒昂道出的,是名校生家庭背景的轉換。名校大學生的主體,正由農村考生變爲城市考生。

清華大學和斯坦福大學五位學者2013年的研究發現,中國貧困、農村地區參加高考的學生,上211工程大學、頂尖大學的機率,要比城市學生分別低11倍、43倍。

城市學生的井噴,暗含近年系列高考新政推波助瀾的結果。保送、自主招生、綜合評價、高水平運動隊藝術團,諸多政策向城市學生傾斜。

位於一線或省會城市的超級中學,在這一浪潮中崛起,縣級中學則輝煌不再。全國知名的超級高中,每個省都有那麼一兩所,比如河南的鄭州外國語、四川的成都七中、陝西的西工大附中。

保送名額等機會,大多被各省超級高中包攬。陝西超級中學調研數據顯示,2010年清華北大在陝西自主招生名額的98.9%、保送名額的97.3%,被西安的五大名校壟斷。

僅憑裸分進名校越來越難。以浙江省三位一體綜合評價招生爲例,2018年清華北大在浙江共錄取約350人,裸分錄取18人,裸分錄取率5%。

與此同時,自主招生等漏洞百出,灰色地帶衝擊着高考招生的公平性。爲給漏洞打補丁,今年自主招生運行17年走向終結,跨國高考移民也即“假留學生”遭到嚴厲打擊。

一直以來,高考唯分數論飽受詬病。然而,當素質教育全面鋪開,人們發現出身越底層的學生,上的學校也會越差

適應

今年夏天,“考古界團寵”鍾芳榮在引發社會熱議後留下一句話:自己的生活終究和別人無關。

鍾芳榮以676分考入北大,沒有選擇網友眼中“高薪熱門”“帶領全家脫貧”的專業,投身考古目標明確。其實更多的寒門學子,要在迷茫與不適應中度過名校生活。

北京大學學生資助中心2018年的調查顯示,50%的學生感覺自己缺乏自信並且不擅長社交,68%的人沒有明確的學業規劃。上海交通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過半的自招考生可以很快適應校園生活,能達到同等水平的農村學子大約只有一成。

與城市學生的自招、保送不同,不少農村學子通過專項計劃進入名校。今年清華自強計劃錄取農村生197名,佔錄取內地學生數5.6%左右。

考大學時“殊途同歸”,進入大學後城市學生與農村學生還是“分歸殊途”。

由於綜合能力與素質的缺失,農村學生在進大學後缺乏長遠發展的潛能,心態失衡下稱呼自己爲“小鎮做題家”,也叫做“985廢柴”。

這個出現僅三個多月的新詞,指的是那些通過高考進入重點高校,物理上離開了小鎮但精神上沒有辦法擺脫小地方的青年自稱,成爲985、211大學生對自己精神世界略帶沮喪的描述。

拉開城市和農村學子距離的,不僅僅是貧富差距,還有城鄉差距的疊加效應。

學者黃燈指出,上世紀90年代末期高校並軌市場化改革之後,個人和單位直接對接,國家分配退場。成長是獨立的個體面對和融入龐大的社會的過程,現在的孩子在這個過程中有更大的自由,也有更多具體的困惑和挑戰。

難題

清華大學2019年本科生畢業典禮上,從甘肅國家級貧困縣走出來的張薇發言道:想用一年不長的時間,做一件終生難忘的事情。那是她第一次意識到不同地域的教育差異如此巨大,短暫的失落也在心底埋下了改變家鄉教育現狀的種子。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名譽院長楊東平指出,高等教育機會不公平,反映城鄉二元經濟發展不均衡。

發達城市名校雲集,但不論怎麼提高農村學子進清北的比例,終究只是一小撮羣體。大量農村學生的歸宿,還是地方本科院校和高職高專。

1999年高校擴招後,農村學生比率上升,2003年首次與城市生源持平。表面上看,農村學生上大學的機會更多,事實上依然分佈在高等教育金字塔的中下層,成爲沉默的大多數。

以高考大省湖北爲例,2002年至2007年5年間,本科院校錄取的學生中農村生源比例從53%提至56%,基本穩定。專科考生則從39%提高到62%,提高了23個百分點。

連專科都考不上或不願讀的大有人在。“蟻族”概念的提出者廉思,曾選取河北一座普通村莊作爲研究樣本,年輕人終日混跡網吧、桌球室,濃縮着中國基層凋敝的教育現狀。

再下探至義務教育階段,很多農村孩子早早就退出了高考競爭。“農村教育行動計劃”曾開展8次大規模調查,追蹤了近2.5萬名學生,發現2013年貧困農村地區37%的人完成高中階段的學習,而城市學生基本超過90%。

城鄉差距導致的教育不均衡,體現在城鄉之間的教育管理、教育投入、教師管理各方面,尤其師資差距,是導致教育質量的關鍵鴻溝。

從此角度審視,專家普遍認爲,要讓更多的寒門學子成才,應該把地方本科院校、高職高專辦出質量和特色,而不是集中在頭部名校。

高校擴招後,普通高校文憑的市場競爭力越來越弱。寒門學子考大學不難,難在大學畢業後。

就像學子們吐槽的,如果不能改變命運,只好淪爲“連985廢物都算不上的普通院校廢柴”。

參考資料:

《沒考上985, 就不配自稱“小鎮做題家”嗎?丨對話黃燈》,2020年9月4日,新京報書評週刊

《談從清華、北大的農村新生比例看教育公平》,2019年3期,中國校外教育(下旬)

《窮孩子沒有春天?——寒門子弟爲何離一線高校越來越遠》,2011年8月5日,南方週末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