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子享受免費整容後次月被追債十幾萬,美容機構人去樓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7:50   鳳凰網

天上不會掉餡餅,也沒有免費的午餐,但是23歲的小蘭和小麗(化名)卻遇到了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去年,一家美容機構的“朋友”爲她們爭取到了一個免費整形美容的機會,條件是隻需要用她們的照片做廣告,不用她們掏一分錢。手術前,她倆將身份證、手機、銀行卡等交給工作人員保管,可一個月之後卻接到了催款公司的電話,甚至找上了門,這才得知自己欠上了十幾萬貸款。

9月16日,當兩人再次上門找到美容機構,此時已經人去樓空。對此,美容機構負責人表示,他們準備更換新址,並沒有跑路。而小蘭等人整容被騙貸款的問題,院方確實不知情,系中介的個人行爲,將協助配合調查力爭解決問題。

小蘭

天上掉餡餅?

朋友稱免費“打版”,可不花一分錢整容

但要暫把身份證、銀行卡等交給醫院保管

“每天要打二三十個,多的是時候三四十個也有。”小蘭今年23歲,幾乎每天要接到的幾十個催款電話,甚至電話打到了家人那裏,還找上了門,讓她的生活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而事情的起因要從去年一次整容經歷談起。小蘭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去年她結識了一個新朋友陽某,陽某自稱是成都溫妮莎醫療美容機構的一名內部人員,可以爲小蘭爭取一個難得的美容整形免費“打版”機會。“意思就是說用我們的照片做廣告,免費幫他們宣傳。”

陽某與小蘭的對話

免費美容,這等好事無疑是天上掉餡餅,小蘭的好姐妹小麗也獲得了這一機會。於是,去年11月,小蘭和小麗相約一起去享受免費美容。 “本來只想做眼睛,但她們說如果要免費打版,就要聽醫生安排,看哪些地方需要調整,喊我多少錢都不用管,因爲是內部渠道。” 據小蘭和小麗描述,在醫院的要求下,她們幾乎一整天水米未進,在兩人出現低血糖的情況下工作人員要求她們草草簽了一些單據,當時並未發現、也沒有被告知,其中有貸款的內容。手術前,她倆被告知需要交身份證、銀行卡以及詳細個人信息給醫院保管,“我有些疑惑便詢問爲何要交這些,他們解釋稱是醫院資料入庫用。”於是,在接下來做手術的幾個小時裏,兩人的身份證、銀行卡以及詳細個人信息全部交由醫院保管。

美容手術美容知情同意書

遇到騙局?

收到催款電話,一查欠下十幾萬

上門討說法醫院卻大門緊閉人去樓空

一個月之後,小蘭接到了幾個陌生電話,電話那頭是催款公司,催她還整形手術的貸款。小蘭心裏納悶,自己從來沒有貸過款,到底怎麼回事。她立即找到陽某,陽某解釋稱可能是醫院資料泄露了,馬上幫忙處理一下就好。因此,小蘭也沒有在意,然後又過了一個月,催款電話打到了小蘭的家人處,甚至後來還找上了門,把小蘭和家人嚇得不輕,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經過查詢,我名下共有四筆貸款,加起來共14萬多元。”對於欠下的貸款,小蘭十分不解,自己名下沒有房產、沒有車,還能貸十幾萬。

與此同時,當時和小蘭一起手術的小麗也遇到了相同的情況,名下有貸款13萬多,這讓兩人感到崩潰。“我們沒有經濟來源,還不了款,又上了徵信記錄,對生活影響太大了。”

由於“朋友”陽某遲遲聯繫不上,不久前,小蘭等人來成都找到院方尋求解決方案,認爲是他們簽字辦理分期貸款,並調出了相關記錄。看到貸款公司出具的憑證,小蘭傻眼了:“我沒有簽過字,這不是我的字跡。”據小蘭和小麗表示,從她們入院做手術到離開,手裏什麼資料都沒有,“除了臉上動了刀以外,空手來,空手離開。”發現自己可能遭遇的騙局,隨後,她們到派出所報了案。讓她倆意想不到的是,當第二天再次來到美容機構時,大門緊閉,室內物品被搬空了,找不到人。

美容機構大門緊閉

9月16日,紅星新聞記者與兩人再次上門找到美容機構,此時大門依然緊閉。在等待了許久之後,有人員從裏面出來,不過該人員稱並非美容機構的員工,而是來“搬貨”的,“這家店不做了,貨轉讓給了我們。”隨後,記者進入該機構看到,內部幾乎已經搬空,諮詢室、觀察室等房間都空了出來,上到2樓,幾名人員正在忙碌着,有的搬氧氣瓶,有的收拾文件資料。“這是要關門了嗎?”記者上前詢問,現場自稱是美容機構的員工回答,“不做了,虧了200多萬,破產了。”對於小蘭等人的事情,該員工表示無法解決,需聯繫了機構的法定代表人。

美容機構搬空

警方介入調查

美容機構:並沒“跑路”,準備搬遷新址

“被貸款”系中介個人行爲與醫院無關

過了一會兒,該美容機構法定代表人陸女士來到了現場,表示醫院並沒有“跑路”,而是準備搬遷新址。而於小蘭等人“被貸款”的問題,她進行了回應。“我們從來沒有做過整容“打版”免費的活動,這些是中介的個人行爲。”陸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帶小蘭等人前往醫院做整形手術的陽某不是院方的員工,僅是給醫院推薦客戶的中介渠道,院方給予相應提成

至於陽某當時是如何給客戶承諾,是否有免費打版以及如何貸款的事情,醫院並不清楚。“這個事情確實是在院方不知情的情況下,中介渠道把她們詐騙到過來,但醫院是按正常流程對客戶進行問診、手術。”陸女士表示,客戶貸款了這麼多錢,院方十分理解她們焦急的心情。若客戶有醫療方面的問題院方會負責到底,但騙貸一事確實與院方沒有關係。不過,院方非常積極的在配合客戶,沒有失聯,可院方也聯繫不上陽某,願意配合客戶到派出所報案,提供相關證明資料。

現場,記者多次撥打了陽某的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隨後,陸女士與小蘭等人來到了合江亭派出所報案,目前警方正在調查中。下一步怎麼處理?“只有找到陽某,讓她把錢退出來。”陸女士說。

美容機構負責人和小蘭到派出所報案

紅星新聞記者 張肇婷 攝影報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