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山東男人咬不動煎餅,還有資格被稱爲大漢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8:44   鳳凰網

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山東人最愛吃煎餅卷大蔥”這句話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否則根本無法解釋,身爲青島小夥的黃曉明,怎麼居然在吃煎餅這件事情上顯得那麼生疏。

面對着手中那個至少5釐米厚、橫平豎直的長方體,他在咬下去的一瞬間,小心翼翼中又透着幾絲文雅;

只有那生無可戀的表情和微翹的小拇指,才能隱約顯示出他內心的慌亂。

是的,一個山東人咬不動煎餅。

這讓人開始反省對身邊山東朋友的刻板印象,也對這種神祕而又陌生的食物感到愈發困惑。

事實上,只有魯中和魯東南地區才會將煎餅當作日常的主食。

別說是外地人,即使是像黃曉明這樣同在山東省的膠東地區原住民,往往也對傳統大煎餅的力量一無所知。

山東煎餅是什麼?每個人都聽說過它,但面對它時卻又認不出它。

當煎餅們被方方正正疊成一摞,沒有經驗的人幾乎根本無法把它和食物聯繫在一起。

有些南方人以爲敢於生吃章丘大蔥,就已經能夠站在鄙視鏈的頂端;

然而一句“感謝店家送的抹布”,就暴露了他對於出其不意的北方飲食文化有多麼的無知。

類似的誤會無處不在。

有山東網友在坐火車時帶了煎餅做乾糧,結果剛開始啃就有鄰座小朋友興奮地大喊: “媽媽,你看這個叔叔在吃紙!”

當然,這塊是真的牛皮紙。

而某95後南方女生在陪爺爺奶奶看《紅日》的時候,偶遇戰士們魔性卷煎餅片段,還一度以爲那是什麼地形圖——

直到眼睜睜看着班長把“地圖”塞進嘴裏,才艱難地接受了“這是種食物”的事實。

粗糙的表面、暗沉的顏色、乾燥的手感……獨一無二的外表激發了人類的無窮靈感。

即使是再無趣的人,面對一張山東煎餅都會瞬間成爲聯想大師。

“山東人爲什麼特意把煎餅設計成草稿紙的樣子,是有什麼神奇功效嗎?”

“比如,要是我把該背的複習資料抄在上面吃掉,答案能不能自動蹦到我腦子裏去?”

我的夢想,就是擁有一塊記憶大煎餅。

山東煎餅給人帶來的情感衝擊,往往源於無知。

儘管人人都知道山東的“煎餅卷大蔥”,但擁有辛辣味道和巨大個頭的大蔥,以其絕對的優勢搶走了90%的風頭;

相比之下,煎餅似乎只能算是個配角。

在香蔥與大蔥的對比下,誰還能注意到左面那塊煎餅呢?

在很多旅客的心裏,對山東大煎餅唯一的印象,就是火車站裏那些用精美的包裝紙裝着的當地特產;

最多也不過是像北京烤鴨、西安肉夾饃一類的地方特色小吃。

甚至會不知天高地厚地向山東朋友提出,能不能“從老家帶點正宗的山東煎餅給我嚐嚐”。

然而真正把煎餅文化融入骨血的當地人,只會在表面上敷衍你。

心裏卻始終牢記着那個代代相傳的祕密:

“不要妄圖帶煎餅給你的外地朋友吃,他們根本咬不動,浪費了好東西。”

你大概也有所耳聞,山東煎餅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堅韌。

而且不是普通的堅韌,而是那種宛如牛皮革的堅韌。

曾經有個很有創意的比喻,說山東煎餅論地位就相當於國產大列巴。

我不同意,跟大列巴的外強中乾比起來,山東煎餅才是真正低調的硬核。

正如一張紙最多對摺13次,煎餅隨着厚度和層數的增加,它的硬和韌會呈指數爆炸式增長;

如果說單層的煎餅是看起來吃起來都像一張紙,那麼僅僅對摺兩次,就變成了一塊連張繼科都撕不開的布料。

就彷彿是牙齒與食物之間的一場拔河。大列巴的堅硬外皮固然有把牙崩出缺口的風險,但吃煎餅損失的可能是整口牙——

如果發力過猛,可能還會附贈一個輕微腦震盪。

所以說,不要被它那看似柔軟的外表所欺騙。

一口咬下去,你就會發現最高的武學境界真的是以柔克剛。

但是對於愛吃煎餅的山東人來說,“把牙扽掉”從來都不是一個需要擔心的問題。

正如有位博主在鏡頭前表演吃山東煎餅,累到“太陽穴一跳一跳的疼”,還有人在評論區裏挑刺:

“這一看就不是我們泰安的煎餅,我們泰安煎餅成型之後不可能再攤開的。”

真正的高手,從來不會懼怕煎餅的強韌。

他們只會使用四兩撥千斤的出色技巧,將牙齒受到的強大沖擊轉移到了身體的其他部位——

比如臉。

你看,真正會吃煎餅的人,抱怨的都不是費牙,而是“費臉”。

口水潤溼、臼齒研磨、下顎發力……再加上一些輕微的撕扯。

整個口腔的密切配合,才能毫髮無傷地吃掉一張完整的山東煎餅。

在這個派系裏,爆發力驚人的咬合能力是受到尊敬的。

飽滿的咬肌被視爲靈魂。每一張後天修得的國字臉,都代表着與大煎餅常年戰鬥得來的勳章。

沒有說臉盤子大不好的意思。

咬合力不夠的人則會被打爲“娘炮”——

沒有性別偏見的意思。無論男女,在山東煎餅的語境中,“顎力不夠”就是娘炮的唯一內涵。(誤)

正如一位原教旨主義煎餅愛好者所說:

“沒有鱷魚一般的咬合力,就不配吃這傳統大煎餅。”

”可以低調地躲開,不要高調地抱怨,一個人不吃煎餅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顎力不夠,只能回家去吃草莓小蛋糕。”

鱷魚和草莓小蛋糕雙雙風評受害。

不過,在更有經驗的高手看來,癡迷於折騰咬肌,就已經在煎餅武學中落入了下乘。

畢竟,高深武學從來不只要局部發力,更要懂得融會貫通。

根據一位隱藏的武學宗師的說法,吃煎餅最重要的是“力從地起”——

將腳掌完全貼合地面,小腿瞬間爆發,腳掌蹬地;

力量從大腿、腰腹核心,傳導到肩背,再到手臂和頸部肌肉,才能成就這一個咬合動作。

所以爲什麼說山東煎餅最好蹲着吃?

站着力矩太長,坐着重心不穩。

“亞洲蹲”才能讓絕頂高手發揮出最深厚的內力,乾淨利落的一口,他收穫的將是圍觀羣衆的讚歎和掌聲;

只有手邊那碗小米粥,才會向懂行的人暗示他曾經歷過怎樣的血雨腥風。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修練內力的天賦。

更多的普通選手還是選擇了一個投機取巧的方法:卷菜。

很多人會對“煎餅卷大蔥”的說法感到憤怒。

反對的不是煎餅而是大蔥——“我們明明什麼都卷”。

沒錯, 山東煎餅的本質其實是個盤子 ,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可以往裏加。

無論是家常菜:

還是減脂餐:

你多半找不到另一個比煎餅還適合卷菜的主食了——一張直徑爲半米的煎餅,一名中年女性不僅吃的下,還不夠吃。

但“卷”只是外在形式,根本問題還是因爲 “用菜湯泡一泡,更好嚼” 。

對於下顎力量的需求固然大大降低,然而即使同爲奇技淫巧的範疇,“卷菜派”內部也是存在鄙視鏈的。

一個被公認的標準是,絕對不能把煎餅卷的滿滿當當。

在山東人看來,那種把煎餅捲成衛生紙筒一般粗的人,就好比過年走親戚是隻知道挑肉吃的熊孩子——“你是來吃煎餅還是來吃菜的?沒出息!”

而正確的操作則是:含蓄地捲成兩三隻手指粗。既不至於面對撕扯煎餅的尷尬,也不至於暴露自己過弱的咬肌力量。

而更見功力的,則是咬的方式。

既要有兩棲動物使出”死亡翻滾“的氣勢,但又不能過於浮誇;即要使大力但看上去又要毫不費力。

這就不夠優雅。

而且一定要直接咬到底,咬穿最後一層煎餅和中間包裹的所有蔬菜,最好切口要彷彿被鍘刀鍘過——

如果一口帶出來一顆蔥,再強的氣勢也沒用。

那些擁有施瓦辛格般下顎的真漢子只會笑着對你說一句“小孩子牙口不好”。

而你在他們心中已經不值一提。

見識過無數山東煎餅吃法大賞之後,有些人會產生疑問——

同樣都是煎餅,爲什麼偏偏山東煎餅這麼難咬?

聽起來令人不解,但如果你曾經見過正宗傳統大煎餅的製作過程,可能就會有所領悟;

跟天津煎餅果子用的麪糊比起來,山東煎餅的原材料可以說是一個 極限脫水 的版本。

大多數麪糊濃稠到需要用木片把它一點一點刮到鏊子上;

如果說那種老式的手工“推煎餅”,用的壓根就是一個大面團。

畢竟山東煎餅在誕生之初就是一種下地幹活時候帶的“快餐”,只有較少的水分,才能保證它的耐儲即食。

不過如今,“方便頂飽”顯然已經無法滿足大多數人了。

絕大多數對山東煎餅懷有好奇的外地人,在咬下第一口後,就毅然決然地重回了改良版煎餅果子的懷抱。

也只有對那粗糙的觸感有着最深切熱愛的山東人,才會日復一日地重複着這項體力消耗巨大的運動。

不是所有山東人都吃煎餅,但總有山東人正在吃煎餅。

他們的理由既任性又理性:“牙這東西不練也退化,適當定期嚼點硬東西有好處。”

想想也合理,畢竟每一個至今仍在吃煎餅的山東漢子,早在孩提時期就已經經歷了帶着煎餅味的啓蒙。

山東小孩特供零食。

在一張張卷着白糖的煎餅教育下,他們早就已經學會了“生活就是咬不斷但還有點甜”的人生哲理;

或許某個夜深人靜的晚上,他們拿起那張卷得規規矩矩的煎餅,心中還會掀起波瀾:

“咦,我怎麼會流淚?”

“是蔥,我給你捲了最辣的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