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子收6000元離職賠償金都是硬幣 當事人:不存在工作能力不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11:38   鳳凰網

9月14日,張女士在四川資中一家醫學美容公司離職後,通過勞動仲裁獲得6000多元補償金。當天她到勞動仲裁部門領取補償金,公司卻用三輪車拉來兩桶硬幣給她。張女士認爲公司此舉涉嫌侮辱,“不存在他們所說的業績不行。”涉事公司李經理稱,並未故意刁難,所有錢幣都可以使用,“公司已經一分不少的支付了,不要是她自己事。”

相關報道

6000多元賠償金都是硬幣:“讓我一角一角地數”

四川資中女子張某在一家醫學美容公司離職後,通過勞動仲裁,得以獲得共計6000多元的補償金。沒想到的是,當她應約前往勞動仲裁部門領取補償金時,公司方面卻用三輪車拖來兩桶硬幣。

今年4月20日,張某入職資中允熹醫療美容有限責任公司,從事諮詢師助理崗位工作。幾個月後,因爲公司要求她轉崗,她不接受,在沒有填寫《辭職人員工作交接覈查表》的情況下,離開了公司。8月13日,公司以她曠工爲由,通知解除與她的勞動關係。

9月2日,資中縣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仲裁裁決書,裁決公司在15日內支付張某經濟補償1000元、加班工資3074.57元、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2000元。

9月14日,張某接到資中縣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電話,對方稱公司要給她現金,讓她去一趟勞動仲裁部門。“從下午3點等到4點。”張某說,但下樓後她發現,現金竟是對方讓公司的員工用三輪車拖來的。“兩個醫療廢物桶裝的硬幣,全是一角的。”

 

 

“我說到銀行去,讓銀行櫃員清點。但他們不同意,讓我自己數。”張某說,她提出把硬幣拿到勞動仲裁部門去,她看着對方數,對方也未同意。

視頻中,張某指責對方此行爲很“無良”,對方卻讓她快點數,並稱張某“不要就拖走了”。張某稱,視頻中的女子系醫院法定代表人的妻子李經理。

“用裝醫療廢物的桶來裝人民幣,讓我一角一角地數,這就是一種侮辱。”張某還認爲,“他們是通過這種方式來愉悅自己。”

張某希望,對方能通過轉賬支付補償金等。“如果他們非要說‘沒得錢,只有硬幣’,那就讓他們拿去銀行,數清楚,讓銀行換成數字轉在我賬戶上。”

公司會計:給得不痛快,她不能勝任工作

據紅星新聞,9月14日晚,資中允熹醫療美容有限責任公司會計俞某表示,她認爲公司用硬幣支付張某補償金等並無不妥之處。“硬幣也是錢,也有一塊的,還有紙幣,只不過都是零錢。勞動仲裁(後履行)也沒說必須現金、百元大鈔。只要裁決了,該履行支付的,我們一分不少地支付給她就行了。”

而對於張某所認爲的這是一種侮辱,俞某認爲,這不存在。“這是發行的硬幣,是有效的,可流通的。”

她還稱,這些硬幣是公司此前做活動時兌換的。“這事情是勞動仲裁的,我們肯定就在勞動仲裁給。要去銀行,是她自己拿去銀行存,那是她的問題。”

俞某稱,張某在公司上班期間“一直不能勝任自己的工作”,調崗也不同意,同意離職後還要求減免之前在公司進行眼袋手術的尾款和未繳社保折現。“公司不同意,她第二天就去勞動仲裁告了。”

“我給錢,確實是給得很不痛快的,我沒有說‘不給一分錢’,但是我覺得我以任何方式給,都沒問題吧。”俞某稱,如果把前因後果瞭解一遍,就知道爲何“會這樣給張某硬幣”。

對此,資中縣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我們仲裁了,具體他們怎麼支付,我們就管不了了。”

資料顯示,涉事公司允熹醫療美容有限責任公司成立於2019年4月8日,所屬行業爲居民服務業,公司註冊資本爲50萬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