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大學生失蹤父親苦尋16年,懸賞15萬徵線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30日 17:05   鳳凰網

講到女兒,蔡瑞興總是會拿起收藏了16多年的獎狀,那是女兒走失前在學校獲得的獎學金證書和參加志願活動所獲得的證書。

蔡瑞興是福建漳州龍海人,女兒名叫蔡偉娟,是家中的獨生女。2003年,蔡偉娟考入江西井岡山學院(2007年恢復更名爲井岡山大學)中文系,誰也沒有想到,大二上學期她突然失蹤,再也沒和家裏聯繫。

16年來,蔡瑞興的足跡踏遍了江西全省以及湖南、湖北、安徽、浙江、廣東、福建等地,張貼、發放尋人啓事十多萬張。爲了節省尋親費用,蔡瑞興多選擇在車站、公園過夜,路上多以麪包、餅乾充飢。他有個信念——女兒還活着。

16年尋女未果,蔡瑞興出15萬酬金尋求線索。 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女兒,你究竟在哪兒?”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蔡瑞興表示,他拿出東借西湊的15萬元作爲酬金,希望有知情者或者好心人幫自己找到女兒。

離奇失蹤

時間回到2003年。

那年,19歲的蔡偉娟考入位於江西省吉安市的江西井岡山學院中文系。第一年蔡偉娟就兩次獲得專業獎學金,並被評爲優秀青年志願者。蔡瑞興說,平日裏,蔡偉娟每週都會和家人通話,分享她在學校的學習生活情況。

蔡偉娟曾經在井岡山學院就讀。

2004年11月19日,對於蔡瑞興一家來說無疑是難忘的一天。這一天,蔡瑞興突然接到女兒班上副班長的電話,說蔡偉娟不見了。

一聽到這個消息,妻子和年邁的母親雙雙暈倒,突如其來的衝擊也讓蔡瑞興變得恍惚。

將妻子和母親送往醫院安頓好後,蔡瑞興連夜趕往江西井岡山學院。

到了學校後,蔡瑞興才瞭解到女兒在11月16日就已經失蹤,自己接到電話得知這個事情的時候女兒已經失蹤了整整3天。

班上同學最後一次見到蔡偉娟是在圖書館。16日那天,早上只有兩節課,課後蔡偉娟便到圖書館借書,還遇到了同樣去借書的同班班長林少俊。

林少俊向澎湃新聞回憶,那天早上下課後自己去圖書館借書,看到了蔡偉娟,還互相打了招呼,當時蔡偉娟和往常一樣並無異樣。後來,蔡偉娟便從同學的視野中消失了,直到19日都不曾到教室上課。

而令蔡瑞興至今難以理解的是,爲什麼女兒失蹤了三天自己才被告知。據蔡瑞興回憶,當時女兒的輔導員解釋說因爲大學是開放式的,可以去上課也可以不去,無法判斷學生是沒去上課還是失蹤。

此後一度有一些線索出現。據蔡瑞興介紹,在2004年11月21日,有位看過尋人啓事的退休老師周祥岐在吉安市人民廣場散步時,在廣場中的一個花壇裏發現了被遺落的課本、鏡子等私人隨身物品,經蔡瑞興查看,確爲自己女兒的物品。

蔡偉娟照片。

7天后,又有一位農婦在距離學校10多公里的青原山處發現了蔡偉娟的單肩牛仔挎包。當時青原山並非旅遊景點,位置偏僻,人也比較稀少。

蔡瑞興懷疑女兒被綁架,因爲女兒的證件都還在宿舍裏,沒有外出的跡象。

江西省吉安市公安局青原分局的立案通知書顯示,該局於2011年8月12日把蔡偉娟失蹤列爲拐賣案進行立案偵查。

蔡瑞興說自己的女兒很乖巧,每週末都會給家裏打電話。失蹤前幾天的週末,女兒還給自己打電話,電話裏囑咐蔡瑞興和妻子兩個老人在家中要照顧好身體,自己也會努力學習,把自己照顧好。

可蔡瑞興沒想到,如此平淡無奇的對話竟是自己和女兒的最後一次通話。

在校期間,蔡偉娟曾獲優秀青年志願者。

16年尋親路

2004年,大學的圖書館內沒有設置監控,因此無法通過查看監控錄像的方式來獲知蔡偉娟之後的行蹤。無奈,蔡瑞興只能通過張貼尋人啓事和實地查看的方式來尋找女兒的下落。

蔡瑞興說,自己在前往江西之後的一段時間內都沒有回家,一直待在學校附近尋找。在2005年的除夕夜,蔡瑞興仍一個人帶着幾個餅和一瓶水,在學校和青原山之間走了兩趟,然後在街上漫無目的地找。

“天氣非常的冷,但是我當時想,怕她被人家綁架然後逃跑出來在外面流浪,想到是春節,我心中不甘,就想到青原山那裏再去找看看。”蔡瑞興知道,春節期間留在家中的妻子和年邁的母親也很痛苦,但爲了不放棄一絲找到女兒的機會,他選擇留在江西。

“我是沒管那麼多了,因爲我當時真的挺痛苦的,有幾回想到了去跳漢江大橋(結束生命),但是想到我老母親已經80多歲了,現在我走了,她肯定也會走。真的很痛苦。”蔡瑞興說。

一直到2005年8月,不堪打擊的妻子和母親相繼住院,蔡瑞興才不得不返回家中。那時,原本體重有120多斤的蔡瑞興回家的時候只剩下80多斤,家人幾乎快要認不得他。這次回家之後,蔡瑞興每年又會出去,到江西省周邊的省份尋找。

女兒失蹤前,蔡瑞興經營着一家電器店,生活上沒有很沉重的負擔。但是自從女兒失蹤之後,因爲需要經常外出找女兒,無暇顧及店裏生意,只能將許多電器低價虧本賣出。

16年來,蔡瑞興去過浙江、廣東等省份的多個城市。打工賺了一些錢,他就馬上出去打聽女兒的下落,沒錢了再返回老家繼續打工。這些年下來,蔡瑞興換了好幾份工作。

“我去過泡沫廠做泡沫,也到瓷磚廠去幫人家搞瓷磚,還去當保安人員。我就亂做,回來有工作我就做。”提起這麼多年的不易,蔡瑞興滿是感嘆。

每到一個地方,蔡瑞興就儘量到公交車站、火車站等人羣密集的地方張貼尋人啓事。而爲了節省費用,每次只有他一個人出去,而且他幾乎把錢都花在了車費上,很少住宿,一般就住在火車站等有人經過且比較安全的地方。

蔡瑞興曾接到過許多看到尋人啓事的人打來的電話,只要有一點線索,他就馬上趕往當地確認。只是,每次滿載着希望去,收穫的只有失落和無助。

這之中還有不少是詐騙的電話。蔡瑞興說,自己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接到提供線索的電話後趕往湘潭,誰知在和提供線索的人見面後被對方劫持搜了身,被拿走了400元。最後剩下的70多元還是蔡瑞興祈求對方給自己留下的返程的車費。

16年,蔡瑞興去過了江西各市及周邊省份,留下一張張火車票,然而仍然沒有找到女兒。

願出15萬酬金尋女

蔡瑞興說,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再看見女兒一眼,想知道她現在的處境如何。

“我作爲父親,不管她現在精神怎麼樣,或者是遇到什麼問題,讓我親眼見一眼,看看是怎麼回事。不管她怎麼樣,我都會去愛她,去關心她。我都會一直在,反正我會幫助她渡過難關的,這樣我死後才會瞑目。”說到這,蔡瑞興逐漸哽咽。

雖然警方也在2011年時立案偵查,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並沒有線索和進展。這些年,蔡瑞興也在試圖找各地媒體。

如今16年過去了,蔡瑞興也已步入了花甲之年。蔡瑞興的身體也不再允許自己像以往那樣頻繁出省尋找,而現已98歲高齡的母親自從前幾年摔斷股骨頭之後,也離不開他的照顧。

這16年來,爲了尋找女兒,蔡瑞興一家花了20多萬,尋女的15萬懸賞酬金,也是東拼西湊借來的。現在蔡瑞興希望能夠有知情者或者好心人幫助自己,讓自己在生前再見到女兒一面。

“我很想她。”這是蔡瑞興接受採訪時說過的最多的一句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