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陝西一煤管站副站長揭黑幕:收錢私放“黑煤”成風 曾遭人駕車衝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30日 06:35   鳳凰網

煤炭計量站主要職責爲查驗煤炭銷售計量專用票,防止偷逃稅費問題。

被任命爲陝西榆林市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副站長(主持工作)後,張敏曾想過要大幹一場,好好整治轄區內的煤炭運銷亂象。殊料一年後,來自各方阻力讓這個曾因徒手奪刀榮立三等功的老交警“在朋友面前大哭了一場”,他決定向媒體反映問題,以求改變現狀。同他一起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自揭家醜”的,還有該站其他十多名幹部職工。

前任不交接分站,會計不交接賬目,辦公室主任搶公章、私自出文件……提起這些事,張敏感慨:“這兒水太深了。”出現這種局面,該站多位幹部職工認爲,是張敏動了某些人的“奶酪”,“他不讓放‘黑煤’,這裏面方方面面利益太大了,肥了個人坑了國家。”

張敏向澎湃新聞提供的資料顯示,其在2019年9月下旬至12月底,先後查獲“黑煤”車151輛,通過整頓作風,加強內部管理,從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黑煤”現象,但也因此得罪了內部和外界一些人員,甚至在查扣“黑煤”車的時候曾遭人駕車衝撞,所幸他躲避及時。

“黑煤”是指沒有“煤炭銷售計量專用票”的煤炭,該票據是生產銷售煤炭的徵稅憑據,俗稱煤檢票,這也是原煤出境的唯一有效票據。煤炭計量站(部分地方稱煤炭運銷管理站)在出境道路上設卡查驗運煤車輛是否帶有煤檢票,進而規範煤炭運銷秩序、堵塞稅費流失漏洞。

但是,“黑煤”仍難以禁絕,甚至煤炭計量站人員私放“黑煤”的現象也屢有出現。2018年和2019年,榆林市府谷縣、神木市(縣級市)各查處一樁計量站人員私放“黑煤”窩案。

張敏所在的煤管站也曾發生私放“黑煤”窩案。2018年6月,橫山區煤管站(現煤炭計量站)馱家窪計量站被查出工作人員私放20輛沒有煤檢票的運煤車輛,並收取好處費6000元。橫山區監察委建議橫山區煤管站對8名涉事人員處以停崗三個月、每人罰款一萬元的處罰。橫山區煤管站時隔一年多後回覆稱,已按監察委建議處理。但張敏稱,涉事8人並未被停崗三個月。

2020年7月23日左右,在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期間,橫山區又有一煤礦涉嫌出“黑煤”上萬噸,相關部門正在調查處理。目前,該礦已經被勒令停止運銷原煤。張敏表示,如果不改變目前的管理格局和管理方式,私放“黑煤”現象還會繼續發生,“區裏已經要我們出方案,準備在煤礦實施坑口計量,從源頭管控”。

煤炭銷售計量專用票俗稱“煤檢票”“煤管票”,是收取稅費和煤炭出境的憑據

新官遇到下馬威

在調任陝西橫山區煤炭計量站之前,張敏是一個有着20年資歷的老交警。他先後榮立三等功三次,被省、市交警部門評爲“先進個人”“優秀中隊長”等榮譽稱號十多次,也曾被地方黨政部門評爲“榆林好人”、橫山縣“勞動模範”、橫山縣“優秀共產黨員”、榆林市“道德模範”等。

2019年7月,張敏被橫山區政府任命爲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副站長(主持工作)。該站前身即橫山區煤炭運銷管理站,2019年5月,煤管站改組爲煤炭計量站,該站爲企業化管理的事業單位,下設6個計量分站,162名職工。煤炭計量站主要職責爲,維護煤炭運銷市場秩序,對煤炭及煤產品運銷進行管理、協調,查驗煤炭銷售計量專用票。

張敏前任站長爲高勇,彼時高勇被任命爲橫山區工貿局副局長,兼任橫山區能源聯合執法隊。2019年6月,橫山區從紀監委、公安、交警、煤炭系統抽調人員,成立能源聯合執法隊,其主要職責爲指導並監督煤炭管理和稽查工作;依法查處違法違紀計量幹部;打擊處理破壞煤炭運銷秩序的違法行爲等。關於成立能源聯合執法隊的會議紀要顯示,原煤管站職工高瑞、李斌、尚華等人均被抽調到聯合執法隊工作。

張敏介紹,其中,高瑞、李斌先後都曾是高勇的司機,而尚華則是原煤管站會計,“我上任後,高勇一直沒有給我移交蘆草樑計量分站,他派了高瑞、李斌等人在那值守,這個站人員也不按規定和其他站人員定期輪崗,職工們反響很大,我當年十月只能在外圍另外設了兩個計量分站,把蘆草樑計量站‘包抄’起來,它現在名存實亡。另外,尚華已經抽調走了,但他還把持着我們計量站的賬務,給我們當會計,其他幹部職工意見很大。”

澎湃新聞致電高勇求證上述事情,他表示,“不是說我不交,房子是租的,設備也不是計量站的。”

但事實上,橫山區大多數計量分站都是租用房屋辦公。

張敏到任後,先後指派多人分管財務,但都因前任會計尚華拒不交賬而無法開展工作。其中一名分管副站長告訴澎湃新聞,“說是讓我分管,但她(尚華)不交賬,也不給我看,單位有哪些資產、錢怎麼來怎麼花我都不知道,所以我只能把這項工作辭掉。”

對此,澎湃新聞曾聯繫尚華求證,她稱自己已不是計量站會計,至於“交賬不交賬的,你要問我們主管領導,跟我沒關係。”

包括張敏在內的該站多名幹部職工認爲,“我們讓她(尚華)交接賬目,她就說她有心臟病,要我們帶她去醫院檢查”。爲了和過去的賬目區別開來,在一些經費的使用上,張敏稱他自己已經墊進去11.5萬元,主要用於內部督查組開支。

2020年1月10日,橫山區煤炭計量站站務會議研究決定,對該站十一名人員崗位進行調整分工。其中,辦公室原主任高梅被調整爲駐大古界計量分站工作。相關任命通知顯示,2月25日,該站李勁波被任命爲辦公室主任。高梅對此不滿,此後的3月13日,高梅強行將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公章拿走,至今未歸還。張敏介紹,該站二十多天時間沒有公章,後來只能重新申報刻了新的公章。

3月26日,針對高梅強佔公章一事,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印發通知稱,高梅強佔公章一事,“導致計量站正常工作停滯,同時給單位帶來極大的風險,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現對高梅暫行停職,待事情徹底查清再做處理。”

殊料,此舉不僅未能將高梅停職,反倒激化了其情緒。張敏介紹,此後他多次被高梅糾纏謾罵拉扯,張敏出示的通話記錄及通話錄音、視頻顯示,高梅曾在凌晨打電話辱罵張敏,還曾闖進張敏辦公室,霸佔其辦公桌滋事。

高梅認爲,她的任命需要上級部門即橫山工貿區決定,因此她的行爲不屬於搶公章,“我是辦公室主任,我有管理責任。”就她的這一說法,澎湃新聞致電橫山區工貿局一分管副局長覈實,但對方未接聽電話。

高梅還表示,張敏“不適應我們單位的工作,我給組織部門也反映過,他有很多事情不經過站務會討論決定,我也向紀監委反映了,正在調查。”

此外,令計量幹部職工不滿的還有監控問題。據他們介紹,煤礦坑口及計量站的視頻監控設備,至今被能源聯合執法隊掌控,“有監控的話我們計量站就能掌握哪個煤礦出來多少車煤,可以有針對性的查驗可疑車輛,如果有衝卡闖站的車輛,我們調取監控也能查到它的來源。技防、人防相結合,查堵‘黑煤’。但現在,我們不光看不到監控,甚至想調取監控查找衝卡車輛他們也不給看。”

對此,現任橫山區工貿局副局長、能源聯合執法隊隊長的高勇回應稱:“他說我不配合就不配合嗎,政府說我配合我才配合。咱們電話說不清楚,見面說。”

橫山區蘆草樑煤炭計量分站。

收受好處費私放“黑煤”8人被查

在就任煤炭計量站副站長之前,張敏也常聽人說起過橫山的“黑煤”亂象,“但瞭解的不是太多”。“黑煤”是指沒有“煤炭銷售計量專用票”的煤炭,該票據是生產銷售煤炭的徵稅憑據,俗稱煤檢票,這也是原煤出境的唯一有效票據。

據一位煤炭運銷管理幹部介紹:“按照目前煤炭的價位,對於煤礦來說,每噸煤要繳納的稅費大概在70多元。‘黑煤’主要是煤礦超覈定產能生產的煤炭,或者爲了偷逃稅費運銷的煤炭。正常運煤車一車拉30多噸,一車‘黑煤’偷逃的稅款就有兩千多元。”

張敏履新後,經過一段時間熟悉瞭解,他發現“黑煤”問題比他之前瞭解的要嚴重很多,“衝站闖卡、‘多拉少開’(實際噸位大於票面計量噸位)、用煤矸石票或煤泥票冒充煤檢票等等,還有發現有計量分站人員私放‘黑煤’現象。”

煤管計量人員私放“黑煤”的現象並不罕見,甚至常以窩案形式爆發。澎湃新聞查閱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2018年和2019年,榆林市府谷縣、神木市(縣級市)先後各查處一樁計量站人員私放“黑煤”窩案,其中府谷縣煤管站紅草溝計量站17人被判犯受賄罪;神木市煤管站李家畔計量站12人被判犯受賄罪。

2018年,橫山區也曾發生過一起類似窩案。2018年6月25日至6月30日,橫山區煤管站馱家窪計量站值班人員李宏佔、劉世海先後將20輛沒有煤檢票的運煤車私放過站,此二人共收受好處費6000元。李、劉二人與其他值班人員經過商議,將600元用於該站竈務開支,剩餘5400元分給該站站長吳士周500元,李宏佔、劉世海、雷子東、張萬軍、白成海、張莉、王海霞等7名值班人員各分得700元。

2018年9月10日,橫山區監委委務會研究,建議對上述8人作出停崗3個月、每人罰款一萬元;一年內不得安排上述8人擔任值班班長和計量站帶班站長。按照該監察建議書要求,橫山區煤管站應在收到建議書之日起三十日內將該監察建議執行情況書面回覆橫山區監察委。

但是,橫山煤管站遲遲未執行上述監察建議書。2019年8月,橫山區監委相關人員詢問履新一月的張敏,是否對2018年私放“黑煤”的人員進行過處理,且需單位出具處理證明,以答覆上級部門“回頭看”工作。

張敏經過一番瞭解,才發現私放“黑煤”的8人既未停崗,亦未繳納罰款,“但我的辦公室主任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讓我簽字,說人已經按照監察建議處理了。”張敏拒絕在虛假證明上簽字。經過對相關人員開展說服工作,最終在2019年9月10日,前述8名私放“黑煤”人員才將各自的一萬元罰款繳納。

張敏稱,他最近查閱文件才發現,最終辦公室主任還是用虛假證明對橫山監委進行了回覆,落款時間爲2019年9月10日的“橫煤管發(2019)20號”文件稱,經站務會研究決定:“我站對吳士周、雷子東、劉世海、李宏佔、白成海、張萬軍、王海霞、張莉8人已於2018年給予停崗3個月;同時給予每人罰款一萬元的處分。”

“罰款是我做了工作以後他們才交的,但停崗肯定是沒停,監委來查一下工資發放記錄就知道停崗沒停。”張敏說:“這個證明是辦公室主任高梅私自開的,公章在她手裏保管着,我不可能同意籤這種虛假證明文件。”

高梅則表示,因爲要罰一萬元,數額比較大,這些人一時半會兒拿不出來,所以才一直拖了一年多時間。至於上述八人是否停崗,高梅表示“時間長了,我記不清了,要查資料才能確定。”

時任煤管站站長的高勇告訴澎湃新聞,上述8人確實停崗了三個月,工資也停了,“這都是紀監委查過的事”。

除了前述私放“黑煤”問題,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多位幹部職工向澎湃新聞反映了部分未被查處的放“黑煤”、甚至倒賣查扣黑煤的問題。

2019年9月下旬,張敏在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內部成立了稽查隊,負責流動檢查各計量分站工作及摸排處理各類“黑煤”問題。稽查隊日常由文治國負責,站領導也會輪流帶隊開展工作。張敏說:“成立稽查隊主要是爲了遏制‘黑煤’問題,特別是防止計量站職工私放‘黑煤’,但成立不久就又出現私放‘黑煤’問題。”

2019年國慶節前後的一天傍晚,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副站長楊越帶領稽查隊文治國、劉小飛、楊開虎在西左界附近巡查。據文治國、劉小飛、楊開虎三人介紹,他們當時攔住了三輛“黑煤”車。之後,楊越接到一個電話,便將其中兩輛放行。文、劉、楊三人稱,在接過司機一疊錢後,第三輛車也被楊越放行了。

文治國說:“回家的時候,到我們小區門口,楊越給我塞錢,我沒要。”劉小飛和楊開虎介紹,楊越下車的時候,也在車上給他們兩人留了三百元。次日,劉楊二人將三百元退還給楊越。

對此,楊越解釋稱,當時查扣的三輛車都沒有煤檢票,但其中兩輛車有煤礦磅單,可以證明煤是榆陽區的煤,我就把它們放了。另外一輛車沒有磅單,不能證明是哪裏的煤,所以我罰了這輛車三百元,“我們沒有罰款票,後來是執法隊補開的票”。

煤炭計量站稽查隊查獲“黑煤”車後,要移交給執法隊處理。爲了防止出現紕漏,稽查隊會對“黑煤”車司機做筆錄存證。

查扣黑煤險遭車撞

據橫山區多位煤炭運銷、計量幹部職工反映,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私放“黑煤”現象較爲嚴重,通常私放一車“黑煤”的好處費爲三百至五百元不等,如果是超載車輛,每車好處費可達六百至八百元。

各站私放“黑煤”所得好處費由站員均分,“不管是不是你值班,都會給你分錢。如果被查處停職的話,大家也會給你湊工資,前提是你不‘咬’其他人,自己把事扛下。”一位員工稱:“我們基層員工吃的都是人家剩下的渣渣。”

上述幹部職工還反映稱,從2014年到2018年,橫山區原煤管站曾有幾十名員工長期不上班,“有的是自己請假,有的是領導不給安排工作強行放假,但是工資都照發。”即便有不上班也發工資這種“好事”,但這些員工仍不情願,“說白了,很多人都不在意工資收入,放‘黑煤’的好處費比工資多。”這些人中,有些是因爲年齡大了,有的則是因爲和領導不合而被放假。

張敏到任後,對內通過組織內部稽查、輪流交叉檢查等方式,防止職工私放“黑煤”;對外加大檢查力度,通過“線報”、蹲守、盯車尾隨等方式,打擊運銷“黑煤”現象,“按照規定我們只能在計量站查驗車輛,但有的車衝站闖卡不接受檢查,我們就只能尾隨可疑車輛,或者在站外蹲守,一旦它衝站,就及時截停它。”

據張敏提供的統計資料顯示,自2019年9月17日至12月31日,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共查獲運銷“黑煤”的車輛151輛,“因爲我們當時沒有罰款的權力,就將這些車輛都移交能源聯合執法大隊處罰了。”

張敏的種種“鐵腕手段”,讓他成爲內外不討好的人。今年1月20日,張敏帶隊查扣“黑煤”車時,還曾遭人駕車衝撞。

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出具的一份《要情報告》顯示,1月20日17時20分,煤炭計量站稽查人員在運煤專線例行檢查時,發現一輛拉煤車嚴重超載,且無煤檢票。面對檢查,該車司機不僅不配合,反而拿起電話呼叫“救兵”。一個多小時後,一輛路虎車趕來,並直接衝向現場稽查人員。張敏說:“他靠近我們的時候,不減速反而加速衝來,多虧我們一個隊員及時拉了我一把,不然就被他撞了。”

駕駛路虎車的人叫樑格喜,其下車後試圖將拉煤車司機強行帶走,但被現場工作人員制止。上述《要情報告》稱,樑格喜以煤炭運銷爲生,其運煤車經常衝卡闖站。在1月3日至9日期間,樑格喜先後有三輛運煤車被處罰,罰金共計一萬五千元。因此,該樑“對計量站工作人員早已懷恨在心,曾經揚言要進行報復。”

據張敏介紹,他曾將樑格喜駕車衝撞稽查人員的事情報案,並向相關領導彙報,請求嚴肅查處,最終不了了之。

在澎湃新聞採訪期間,橫山區又發生一起涉嫌運銷“黑煤”事件,橫山區工貿局7月23日下發給槐樹峁煤礦的通知顯示,“經會議研究決定,從即日起停止你礦的煤炭銷售票據。”據張敏介紹,這次“黑煤”事件,涉及原煤上萬噸,目前相關部門正在調查,“區裏已經要我們出方案,準備在煤礦實施坑口計量,從源頭管控”。

對於這一年來引發的種種事情,張敏稱:“有人給我說我來這一年時間,至少損失幾百萬元。我告訴他,那錢拿着不安心,拿不到退休,我還想接送孫子上學呢。”

目前主持橫山區煤炭計量站工作的是副站長張敏,他曾從警二十年,獲得多項榮譽稱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