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14歲女孩墜亡生前疑遭強姦致孕,案件已在審查逮捕階段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05:52   鳳凰網

6月28日,祝小小坐在窗戶上,一頭倒向樓下。 本文圖片澎湃新聞記者 胥輝

四川成都雙流區6月28日發生一起墜樓事件,14歲女孩祝小小(化名)從自家11樓墜亡。

祝小小的母親朱琴華(化名)認爲,祝小小墜樓或與她去年疑遭一公司老闆邱某強姦致孕有關,祝小小初次遭受傷害時還不滿14歲。朱琴華7月2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女兒懷孕墮胎後,經醫院確診患上重度抑鬱症。

澎湃新聞隨後從成都市公安局雙流分局海棠派出所瞭解到,目前嫌疑人邱某已被採取強制措施,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據成都市公安局雙流區分局2月4日出具的《立案告知書》載明:“祝小小被強姦一案,我局認爲犯罪事實清楚,現立案偵查。”

7月13日,成都市雙流區人民檢察院向澎湃新聞證實,邱某涉嫌強姦一案目前已在審查逮捕階段,具體情況暫不便透露。

據祝小小家屬介紹,檢察院向他們出具了《未成年被害人法定代理人訴訟權利義務》告知書。

朱琴華還說,女兒出事前一週,因在課堂玩手機被老師處理,心情低落,產生厭學情緒後離校。校方對此表示,警方和教育部門都在調查此事,涉事班主任這幾天都在接受詢問;學校是在出事之後才知道老師打學生,願意承擔管理不當的責任,但這並不意味着這和孩子墜樓存在因果關係。

祝小小墜落在小區過道上,當場死亡。

墜樓

據朱琴華介紹,6月28日晚,她和母親、祝小小三人從外面一起回家,一進小區,就看到旁邊一單元有人墜樓,小區裏很多人在圍觀。當時她並沒停留,帶着祝小小直接往二單元11樓家裏走。路過墜樓現場時,她聽到祝小小笑了一聲。

進家門時,祝小小走前面,朱琴華走在後面。朱琴華說,她剛把門關上,就看見祝小小徑直朝客廳窗戶走去,踩上凳子背朝外坐在窗沿上,仰頭就倒下去了。

“從進門到墜樓,前後10秒鐘不到。”朱琴華說,她頓時渾身發軟,跌跌撞撞地往窗臺邊跑,不停地喊:“女兒沒了,女兒沒了!”一起進門的母親也是很久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據四川電視臺報道,在此之前,同一棟樓隔壁單元7樓的另一名墜樓者也是女性,大約三十多歲,是從該棟樓左邊靠內庭一側墜落的。但這名墜摟者被樹木擋了一下,墜樓後受傷,被送到醫院搶救。

澎湃新聞注意到,祝小小從樓棟另一側墜樓,下面是小區硬化的過道,墜地之後當場死亡,當晚即被送到了殯儀館。

朱琴華稱,女兒生前曾遭到成都一企業老闆邱某的傷害。她稱,邱某先在網上以發紅包的方式利誘祝小小給他發裸照和視頻,再以此相要挾,脅迫祝小小與他發生關係,最終致其懷孕墮胎,邱某還繼續試圖控制她。

朱琴華稱,邱某已46歲,2019年8月,女兒第一次被脅迫與邱某發生關係時還未滿14歲。

祝小小的戶口簿顯示,她的出生年月爲“2005年11月26日”。據天眼查顯示,邱某名下有兩家公司,同時還在幾家公司持有股份。

邱某曾多次帶祝小小在該酒店開房。

懷孕

據朱琴華介紹,2020年2月初,她發現女兒懷孕後向警方報了案。警方在對祝小小進行詢問時,她作爲未成年人法定代理人到場,才大致知道了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朱琴華說,邱某在2019年通過QQ“附近的人”功能或QQ羣聯繫到祝小小,兩人成爲網友,熟悉之後,邱某給祝小小發紅包,讓她拍自己身體私處照片和視頻發給他看。朱琴華說,祝小小收了紅包,並給對方發了照片和視頻。但邱某拿到這些照片和視頻之後,就要求祝小小和他見面,女兒最初不同意,但邱某威脅,不見面就會將這些視頻和圖片發給學校和她的父母,全部公開。

祝小小最終和邱某見了面。朱琴華稱,2019年8月20日前後,邱某帶祝小小去酒店開房,邱某一個人去前臺開房,讓祝小小從後門上樓梯去的房間。從這個酒店查到的開房記錄顯示,9月20日前後、10月3日,邱某都帶祝小小來了這家酒店。

朱琴華說,她去年9月份注意到過邱某這個人。當時祝小小在醫院做闌尾炎手術,手機在朱琴華手裏。她看到邱某在微信上讓祝小小給他發身體視頻和照片。她當時氣壞了,就以女兒的名義發信息罵了邱某後,將他刪除拉黑了,但祝小小當時並不願意多說這個人的情況。

不過,朱琴華這期間對女兒多了一些留意。2020年2月3日,她發現祝小小沒有來例假,感覺不對勁,就帶她到醫院檢查,“醫院診斷祝小小已懷孕15周。”

向警方報案後,朱琴華得知邱某後來又將祝小小加回去了,還讓她介紹學校裏的其他女同學給他認識,祝小小沒同意。

2月4日,成都市公安局雙流區分局正式對此案立案偵查,邱某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2月6日,朱琴華帶女兒到雙流區婦幼保健院做了引產手術。她說,墮胎時,警方前來提取了胎兒的DNA樣本,確認是邱某的孩子。

朱琴華稱,邱某最初說他不認識祝小小。後來,警方調取了開房記錄,且有了檢驗結果,他又稱“不知祝小小當時未成年”。

離校

朱華琴說,6月1日,祝小小對她說“媽媽,我感覺抑鬱症很嚴重!”於是,她帶女兒到成都第四人民醫院,4日掛上了號。

醫院出具的《焦慮自評量表(SAS)結果分析報告單》結果爲:“重度焦慮症狀”。《抑鬱症自評表(SDS)結果分析報告單》測量結果爲:“重度抑鬱症狀”。醫生對測評結果解釋爲“經常有自責自罪,或自殺的想法和念頭。”此後,祝小小按照醫生囑咐,開始服用抗抑鬱藥。

朱琴華說,6月19日,女兒出事前一週,因在課堂玩手機被老師體罰,心情低落,產生厭學情緒後離校。6月23日,女兒在網上找了一份發傳單的兼職。每天下午5點出門,在雙流萬達廣場發傳單到晚上八點。

祝小小一位發傳單的“工友”說,6月28日下午,祝小小接到一個電話後情緒非常不好,到處打電話叫朋友來喝酒,“她喝了很多酒,已經醉了”。他們將祝小小扶到旁邊一個酒店大廳的沙發上休息,狀態好一些之後,大家就各自回家了。沒有想到,她回家後就墜樓身亡了。

據當天跟她一起喝酒的夥伴介紹,晚上開始喝酒的時候已經9點過了,喝酒時間很短,10點左右就結束了。他們扶她在那家酒店大廳沙發上休息了一會。11點過,他打電話讓祝小小父母來接她回家的時候,小小看上去已經清醒很多了。

7月1日,澎湃新聞隨朱琴華前往負責該案的成都市公安局雙流分局海棠派出所詢問情況。據該案負責民警介紹,目前嫌疑人邱某已經被採取強制措施,但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該案上級公安部門也很重視,他們正在全力偵辦。

7月2日,澎湃新聞參加了祝小小就讀學校負責人同朱琴華等親屬的一個座談。據學校負責人現場介紹,這幾天派出所、教育部門都在對此事進行調查,涉事班主任一直在接受詢問。學校是出事之後,才聽說有老師打學生的事,校方願意承擔管理不當的責任,但這並不意味着這和孩子墜樓存在因果關係。學校表示,會承擔孩子的喪葬費用,也會對家屬表示慰問。

7月13日,成都市雙流區人民檢察院向澎湃新聞證實,邱某涉嫌強姦一案目前已在審查逮捕階段,具體情況暫不便透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