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山東男子稱身份證號遭冒用工作被頂替20年 官方回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06:23   鳳凰網

近年來,山東鄄城男子楊文勇持續向多個部門投訴並在網絡平臺發文,稱自己的身份證號遭當地菸草公司職員魏某某冒用,原本應該屬於自己的工作被魏某某頂替,時間長達20年。

按楊文勇所述,他於1997年進入山東菏澤財經學校財會專業就讀,2000年畢業,爲中專學歷。“我是屬於委培生,畢業時是應該安排工作的,但一直都沒有獲得工作。”楊文勇稱,後來他才發現,自己的身份證號被他人佔用了,且使用者已在當地菸草公司工作多年。他認爲,自己的工作“正是被此人頂替了”。

不過,在收到楊文勇投訴之後,當地多個部門給出的回覆及調查顯示,魏某某爲退伍後正常安置,與楊文勇所稱的“頂替”沒有關係。但身份證號碼的確存在重複,魏某某目前所使用的身份證號確係楊文勇當年身份證號。

【起因】

男子自稱“委培生”畢業

但多年未獲工作安排

楊文勇今年41歲,山東省菏澤市鄄城縣人。近年來,他持續向多個部門進行投訴,並在網絡平臺發文,講述着他工作疑被頂替的遭遇。

“我是屬於委培生,畢業時是應該安排工作的,但一直都沒有獲得工作。”楊文勇說,他是1997進入山東菏澤財經學校財會專業就讀的,學制3年,2000年畢業,學歷爲中專。

楊文勇向紅星新聞記者提供的一份“合同書”顯示,原菏澤地區計委(甲方)曾委託菏澤財經學校(乙方)培養財務會計、審計、市場營銷等多個專業的學生數名,其中財會專業培養人數43人,生源範圍爲菏澤地區。同時約定,甲方負責學生以後的就業安置。楊文勇稱,他當年正是菏澤地區考生,就讀的也正是財會專業。

▲楊文勇稱其當年爲委培生▲楊文勇稱其當年爲委培生

楊文勇稱,2000年畢業之後,他到當時的人事局報到,對方讓他先等着,有(接收單位)消息了再通知他,“我等了兩年,問了幾次,他們的回覆還是說讓我先等着。”

“一直在家等着也不是辦法,我就出去打工,邊打工邊等消息。”楊文勇告訴紅星新聞,他打工幾年後又回家鄉做了點兒小生意,有空的時候仍會去打聽是否有工作安排的消息,但“仍然沒有”。

楊文勇介紹說,2007年,他曾到銀行辦理業務,但被告知“身份證有問題不能用了”。後來,他去派出所準備更換身份證時,在辦理過程中被告知,自己使用的號碼已經被他人使用,“只得換一個號”。

“當時有懷疑爲什麼改我的身份證號,但也不太明白咋回事就沒在意。”楊文勇說。

【懷疑】

身份證號碼被他人使用

男子認爲對方頂替自己獲得工作

就這樣一晃到了2017年。

楊文勇說,當身邊同學談論起找工作的事情時,“我才明白,可能使用我身份證號的人頂替了我”。於是,他開始着手詳細調查這件事,想弄清楚到底是誰使用了自己之前的身份證號,而自己的工作是不是也因此一直沒有獲得安排。

楊文勇從公安部門調取了自己畢業後的“戶口遷移證”複印件,並索取了一份2018年由菏澤市公安局北城派出所出具的“戶籍證明”。根據記載,楊文勇在2000年畢業後,戶口由菏澤財經學校遷往鄄城縣時的身份證號爲3729011979*****214,而其手中身份證上的號碼則是3729011979*****230。

▲楊文勇手中的身份證,號碼後三位爲“230”▲楊文勇手中的身份證,號碼後三位爲“230”

而蹊蹺的是,在“戶口遷移證”上的身份證號碼一欄,其身份證號有手寫塗改痕跡,變動位數正是後三位——將機打“214”劃上了橫槓,並手寫成了“230”。楊文勇認爲,儘管戶籍遷移變動,但身份證號是不會變化的,自己手中“230”尾號的身份證很可能正是源於這一手寫改動,而原有“214”尾號的號碼就這樣被他人佔去了。

楊文勇找到了其原有尾號爲“214”的號碼使用者。對方是鄄城縣當地菸草公司員工魏某某,而湊巧的是,魏某某剛好是在2000年通過安置獲得的工作。就此,楊文勇認爲,當年正是魏某某獲取了自己的身份證信息並頂替自己獲得了工作。

楊文勇認爲,自己本應安置的工作一直沒有落實,要求相關部門按照政策上崗入編,補發歷年基本工資並給予補償,同時稱個人身份信息和工作指標等被魏某某盜用,魏某某侵佔了自己的編制和工作崗位,要求相關部門對此進行調查。

【人社局等部門回應】

經調查“重號”者爲退伍安置

不存在頂替工作

根據楊文勇提供的材料,紅星新聞記者看到,來自鄄城縣發展和改革局2018年5月的書面回覆稱,依照《山東省人民政府關於做好2000年大中專學校畢業就業工作的通知》(魯政發[2000]37號)文件規定,普通高校畢業生面向全省自主擇業;高等職業教育畢業生和普通中等專業學校畢業生實行介紹就業的辦法。楊文勇爲中專畢業生,如在離校時未落實單位,其檔案將轉至家庭所在地縣級以上政府人事部門所屬人才服務機構,進入人才市場擇業。

鄄城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回覆則稱,按照省市2000年大中專畢業生就業政策,2000年已取消“指令性計劃分配”制度,對楊文勇提出安置工作的訴求不予支持。同時,關於魏某某“盜用身份信息安置工作”的問題,經查楊文勇個人檔案仍在鄄城縣人才服務中心存放,無人用其檔案。

▲鄄城縣人社局回覆函▲鄄城縣人社局回覆函

6月28日,鄄城縣人社局一名工作人員回應紅星新聞記者,楊文勇的確反應過其工作安置問題,但根據政策,楊文勇畢業當年已經實施全面自主就業,即使之前簽訂過委培合同也不會再爲其提供就業機會,也不存在魏某某頂替其參加工作。

29日,鄄城縣信訪局一名負責人也向記者回應,對於楊文勇所述工作被頂替一事,經調查並不存在,魏某某工作系退伍安置,與楊文勇沒有關係。不過,魏某某所使用的身份證號確與楊文勇之前的身份證號相同,但具體什麼原因導致需要向公安機關了解。

紅星新聞聯繫上了魏某某,對於楊文勇所述事宜,其稱根本沒有頂替一事,而對於身份證問題,其表示相關部門已經做了調查,不便詳說。

【“重號”調查結果】

戶籍管理人員不認真、不仔細

錯將二人身份證號登記爲同一號碼

那麼,魏某某的身份證號碼爲何會與楊文勇此前的身份證號重複呢?

山東省菏澤市“12345”政務熱線回覆楊文勇稱,經調查部門的反饋,魏某某有兩個戶籍,第一個戶籍因長期未辦理二代身份證於2007年12月註銷,另一個戶籍爲現在使用的戶籍,該戶籍的身份證號碼是魏某某於1997年入伍前獲得,當時是由菏澤市北城派出所爲其填寫的身份證戶口頁。

調查顯示,2000年魏某某退伍,後於2002年9月持菏澤市退役軍人安置辦公室開具的退役軍人戶口關係介紹信等材料辦理落戶。辦理過程中,派出所戶籍民警按照介紹信上顯示的身份證號輸入戶籍系統後,自動生成現在的號碼。

楊文勇原戶籍在鄄城縣閆什鎮申莊村,1997年,其考取原菏澤市財經學校(財經類普通中等專業學校),1997年8月29日,將戶籍遷入學校轄區的菏澤市公安局北城派出所,遷入時沒有身份證號,遷入後北城派出所戶籍民警根據楊文勇出生日期爲其新編了身份證號。

楊文勇從菏澤市財經學校畢業後,北城派出所於2000年6月23日出具戶口遷移證,將楊文勇戶籍遷回原籍地,遷移證上顯示楊文勇身份證號爲372901197******214,但直到2007年11月,楊文勇才持該戶口遷移證到鄄城縣公安局閆什鎮派出所辦理落戶登記。登記時發現此身份證號已被佔用,楊文勇又返回北城派出所,將其身份證號碼改爲372901197******230,後完成遷移登記後辦理了二代身份證。

▲北城派出所出具文件證實,2000年6月楊文勇戶口遷移時的身份證號碼後三位爲“214”▲北城派出所出具文件證實,2000年6月楊文勇戶口遷移時的身份證號碼後三位爲“214”

綜上,魏某某第二個戶籍是1997年左右所辦,楊文勇的戶籍是1997年8月因上學正常遷入到北城派出所,因時任北城派出所戶籍管理人員登記身份證號不認真、不仔細,將魏某某和楊文勇的身份證號登記爲同一身份證號。而2002年9月魏某某辦理退伍軍人落戶時,因當時戶籍管理系統沒有聯網,故沒有發現重號問題。

而對於爲何楊文勇獲得的戶口遷移證複印件上有塗改,紅星新聞記者致電北城派出所瞭解詳情,但對方未予以回覆。

紅星新聞記者 杜玉全 受訪者供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