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河南南陽出臺“史上最嚴禁酒令”:工作日24小時禁酒 ,抽查隨叫隨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06:52   鳳凰網

“全南陽‘談酒色變’,堪稱史上最嚴禁酒令。”6月19日,河南南陽下轄某縣稅務系統一工作人員在微信上對在外地工作的同學發出感慨。

7天前的6月12日,南陽市紀委、南陽市委組織部聯合下發文件,要求在全市範圍內開展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飲酒常態化監督檢查。據悉,此次“最嚴禁酒令”是在該市原有“禁酒”規定基礎上的一次“擴大”和“升級”,明確提出倒查黨組織主體責任。

而“最嚴禁酒令”出臺的直接導火索,或爲該市6月5日晚發生的一起案例:多名縣處級領導幹部違規聚餐飲酒。而在此之前,該市一年內連發兩起公職人員聚會飲酒致人死亡事件。

工作日24小時禁酒

抽查隨叫隨到,倒查黨組織主體責任

6月17日左右,南陽下轄各市縣機關單位陸續轉發了上述文件。文件全名爲《中共南陽市委 中共南陽市委組織部 關於開展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飲酒常態化監督檢查的通知》(宛紀發【2020】3號)。

▲“禁酒令”相關文件

通知顯示,認定違規飲酒的範圍,包括工作日中午飲酒(含因公因私);值班、執勤及其他執行公務期間違規飲酒(含因公因私);違規參與婚喪喜慶事宜飲酒等9種情況。

通知顯示,檢查方法爲隨時抽取被檢查人員,採取電話、短信或微信的方式,通知其到指定地點接受吹氣酒精檢測(對認定結果有異議的抽血化驗認定),對通知後不按規定時間到指定檢測地點接受檢測的人員,或不接電話,未回覆短信、微信的人員,當日或第二天到指定地點寫出說明。

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此前各地出臺的“最嚴禁酒令”,公職人員工作日24小時嚴禁飲酒並不鮮見,但違規飲酒後的處理,針對的主要是個人。而此次南陽出臺的“最嚴禁酒令”,在以往“最嚴”基礎上進一步升級,明確將倒查追究“連帶”責任。

上述通知稱,一個地方或單位,被發現黨員幹部違規飲酒問題較重,或造成不良影響的,將追究組織部長(或分管幹部的領導)的日常教育管理責任、紀委書記(或分管機關黨委工作的領導)的監督責任,甚至追究地方或單位黨政“一把手”的主體責任。

“這絕對是最嚴的禁酒令了!”南陽市臥龍區城管局一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6月15日,南陽“全市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飲酒專項監督檢查工作會議”召開後,6月16日下午,南陽市城市管理局即召開動員會議,傳達落實前述會議精神,安排部署全系統違規飲酒專項檢查工作。

▲南陽市城市管理局召開動員會議。圖據南陽市城市管理局官網

該陳姓工作人員稱,禁酒令執行後,以往經常聚會的朋友同學都“不叫吃飯了”,“萬一抽查到還要說明情況,還說是小圈子。”

該通知還要求,各級各單位對直接管理的黨員幹部的檢查頻次每月每人不少於一次。檢查週期爲一年。同一名黨員幹部、公職人員累計被發現飲酒三次的,會由紀檢監察機關分析研判其是否存在“圈子”現象,若研判存在,會依規給予黨紀政務處分。

據上述南陽下轄某縣稅務系統工作人員介紹,該縣縣委書記曾在會議上解讀禁酒令,雖然明文規定工作日中午不讓喝酒,但是其他時間段喝酒要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並說明情況。

該縣紀檢系統一官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相對於此次南陽全市公職人員“全面禁酒”,該市紀檢系統早在2018年5月就已發文要求“工作日禁止飲酒”,“但這次處置非常嚴,第二次違反就會調離,而且抽查頻率很高。”

多名幹部違規聚餐飲酒或爲導火索

一年內連發兩起公職人員飲酒致死案

既然此前已有相關禁酒規定,南陽公職人員“禁酒令”爲何陡然升級?

6月15日晚8時37分左右,南陽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和監察委員會官網刊發一則消息,標題爲:嚴查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飲酒。

該消息稱,6月15日,全市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飲酒專項監督檢查工作會議召開,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王毅,市委常委、組織部長李永出席了會議。會議通報了一起違規飲酒典型案例處理情況,印發了《關於開展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飲酒常態化監督檢查的通知》。

該則消息並沒有就會上通報的“違規飲酒典型案例”展開說明。隨後出現的多篇涉及該案例的自媒體文章均被刪除。但該起案例因涉及多名縣處級幹部,一時流言四起,成爲南陽街頭巷尾的談資。

紅星新聞記者通過網絡搜索,查到了一份沒有落款的“關於違規聚餐飲酒典型案例通報”。通報稱:

近期,市紀委監委在監督檢查中,發現並查處了一起多名縣處級領導幹部違規聚餐飲酒的典型案例。經查,6月4日,南陽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副局長樑某江,邀請南召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縣監委主任方某軍,南召縣委常委、組織部長薛某峯,南召縣委常委、宣傳部長張某瀛,鎮平縣副縣長兼公安局長樑某武,於6月5日(星期五)晚上一起聚餐,並將地點安排在南陽潤大廣告傳媒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崔某建的住處(位於南陽市新華路與人民路交叉口東北)。6月5日晚,上述人員先後到場,崔某建和鎮平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魏某勇,河南嘉豪珠寶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張某浩也參加了聚餐。席間,共飲用白酒兩瓶(茅臺前身特製內供酒),酒菜均由崔某建提供。

通報措辭嚴厲,稱“這是一起典型的頂風違紀、違反規定聚餐飲酒的案件。參與的縣處級領導幹部紀律規矩意識淡薄,心存僥倖,政商關係不清。6月15日,市紀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給予方某軍黨內警告處分,分別給予樑某江、薛某峯、張某瀛、魏某勇、樑某武誡勉談話”。

▲“關於違規聚餐飲酒典型案例通報”。圖據網絡

紅星新聞記者隨後就此通報向南陽市、縣數名官員求證,證實了該通報的真實性。

“並沒有下發文件,是在會議上口頭傳達,”南陽市下轄淅川縣一位教育系統的官員稱。而與淅川縣相鄰的內鄉縣,一名鎮中學的老師也在該校“以案促改”的專題會上,從校領導口中聽到過該案例。

除了上述案例,“最嚴禁酒令”下發後,南陽多個市縣隨後召開的“違規飲酒常態化監督檢查”動員會上,還提到了此前該市發生的兩起公職人員違規飲酒致人死亡事件。

2020年4月16日晚,受一羅姓企業老闆委託,南陽市下轄內鄉縣紀委三室主任羅某忠,邀請該縣桃溪鎮土地所所長周某、財政所所長張某和綜合行政執法中隊中隊長兼鎮應急辦主任王某,在縣城某私房菜館聚餐。席間飲酒。酒後回家途中,王某因酒醉意外跌入路邊溝中,窒息而亡。事發後,參與飯局的三人共賠付王某家屬75萬元。

內鄉縣一位熟悉內情的公職人員透露,事發後,羅某忠承擔了其中50萬元左右的賠償。羅原爲正科級監察員,事發後被降爲科員,調離紀檢監察系統,目前在該縣農業局辦公室任職。“包括羅某忠在內,一共處理了13個人。”

6月16日,“公職人員違規飲酒常態化監督檢查”通知下發後,內鄉縣召開黨員幹部公職人員違規飲酒專項監督檢查工作會,會議強調,各級黨員幹部都要吸取羅某忠典型案例教訓。此前,羅某忠痛心悔過的視頻畫面已出現在該縣黨員幹部警示教育基地的大屏上。

而將近一年前的2019年4月27日,距離桃溪鎮百餘公里外的南陽市宛城區紅泥灣鎮,亦發生了一起飲酒致死案件。據中新網報道,當晚,紅泥灣鎮部分領導和各村支部主要成員,赴南陽市一酒店參加宴會,歡送該鎮一原領導赴宛城區衛計委任職。宴會後,該鎮潘莊村幹部劉榮某醉酒身亡。

據該鎮一位在南陽市區從事渣土運輸的司機介紹,該案在當地曾轟動一時。事發後,死者劉榮某家人找到紅泥灣鎮政府討要說法,在時任鎮長杜某等協調下,參加歡送宴會的鎮領導每人拿出10萬、各村幹部每人拿出1萬元,用於安撫和賠償劉榮某家屬。

“以案促改”最嚴禁酒令出臺

鎮工商所所長一夜免職

2020年4月下旬,羅某忠邀約他人聚餐飲酒致人死亡事發後,事發地內鄉縣在全縣範圍內展開自查。5月10日,河南省委第八巡視組進駐內鄉,開始爲期兩個月的常規巡視。

“縣裏對羅某忠一案處理得比較嚴,處理了13個人,也是向巡視組表明一個態度。”上述該縣公職人員推斷。內鄉縣開展自查後,臨近各縣也分別就羅某忠一案開展“以案促改”。隨後,“以案促改”在南陽全市範圍內鋪開。“緊接着6月初又發生了多名縣處級幹部違規聚餐飲酒,這幾個事情促使下,‘最嚴禁酒令’就出臺了。”

▲此次南陽出臺的“最嚴禁酒令”,在以往“最嚴”基礎上進一步升級,明確將倒查追究“連帶”責任

“最嚴禁酒令”下發後,6月17日到19日,內鄉縣各單位紛紛展開自查,“晚上八點到單位集合,一個一個吹,測酒精,看你喝酒了沒有。”該縣稅務系統一工作人員介紹。“現在喝酒的基本上沒有了。”

6月20日,臨近中午,內鄉縣城區,該縣最大的河流——湍河穿城而過,河西岸的“四季紅”信陽菜館二樓,大部分包房仍然空置。“沒有什麼人來吃飯了。”該餐館一中年女性服務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往年端午節前後,正是吃請的高峯。今年沒人敢了。”包括信陽菜館在內,湍河西岸聚集了內鄉縣城不少的“高檔”餐館,平日多以商務宴請爲主。

隔河望過去,可以遠遠看到東湖大酒店的屋頂,“四季紅”餐館的服務員不知道的是,將近一個月前,該縣一位鎮工商所所長因爲在此違規飲酒被免職。

6月初的一天中午,因妻侄結婚,馬某從10公里外的灌漲鎮工商所趕往東湖大酒店參加婚禮。酒後回到自己在鎮工商所院內的宿舍。下午,縣紀委工作人員巡察至此,馬某從宿舍走出來,與工作人員寒暄時被發現有飲酒。第二天馬某即被宣佈免去鎮工商所所長職務。

知情人士透露,馬某在參加妻侄的婚宴前,曾向上級部門“特意請過假”。該知情人士還稱,如果馬某當天飲酒後沒有回到單位,就不會有後面的事,“不少老百姓覺得他有點冤。”

6月22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繫到馬某,已經成爲鎮工商所普通工作人員的他沉默了半天,“不提了,不提了。”

當天夜裏10點多,該鎮街道所在的村委會幹部接到通知,到村委會集合接受酒精檢測。該村一村民小組長提供的照片顯示,胸前掛有工作牌的工作人員正對村委會幹部挨個進行吹氣檢測。去年冬天,該小組長曾因酒後駕駛摩托被行政拘留。

“老家酒風太盛,是該殺殺了,嚴一點好。”一位在北京讀大學並定居北京的南陽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因爲工作關係,以往回鄉時總有各種迎來送往,“酒場多,勸酒多,不勝其擾。”2017年7月,南陽市紀委曾通報十起工作日中午違規飲酒典型案例,幾乎涉及南陽下屬各市縣,上至區旅遊局局長,下至鎮長,村支書,甚至有小學校長。

6月24日,南陽召開全市巡察工作會議暨六屆市委第十二輪巡察動員部署會,新一輪巡察工作啓動。“巡察期間節假日也不讓喝酒。”內鄉縣紀檢系統一工作人員稱。

紅星新聞記者 劉萍 王震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