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訴未履約遭索賠數百萬 西安奔馳女車主:原告虛假宣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07:30   鳳凰網

西安奔馳女車主薛春豔一年前坐在奔馳引擎蓋上維權一事引發衆多關注,此後她又捲入一起代言合同糾紛——西安市高速鐵道技工學校以薛春豔未履行招生代言合同爲由將她告上法庭,而薛春豔以“虛假宣傳”爲由反訴對方,要求撤銷雙方協議,並要求該學校賠償損失。

5月20日,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將兩案合併爲一案開庭審理,薛春豔稱身體不適,未出庭,當天法庭未宣判。

同日下午,薛春豔在西安一家律所同其代理律師接受媒體記者採訪,回應此案的焦點問題。

薛春豔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2019年6月,西安高速鐵道技工學校與她簽訂一份年薪百萬的協議,學校聘請她擔任“網紅專業首席架構顧問及青少年公益教育形象大使”。薛春豔稱,因爲學校涉及虛假宣傳,所以雙方都未履約,她沒有收錢。

校方委託人陳天哲對此回應稱,校方認爲索賠都有明確的依據,“薛春豔要求讓學校安裝的操場、網紅樓都裝了,此外還有每個城市組織會議,需要的人員也組織了。”

對於是否存在虛假宣傳,陳天哲稱,學校此前變更了法人代表,不能拿以前學校發佈在網上的信息談現在的問題,學校的官方網站此前被攻擊後關閉,網上的宣傳跟他們無關。

薛春豔質疑學校虛假宣傳,學校稱網上信息與其無關

薛春豔稱,陳天哲作爲校方委託人在2019年7月帶他們參觀過學校,參觀的內容和網絡上的招生簡章及招生視頻都一致。但後來她發現,當時實際參觀的學校和“西安高速鐵道技術學校”沒有任何關係。

薛春豔向澎湃新聞提供一張該校的招生宣傳簡介,其中有一張校園噴泉前景的圖片,圖說爲“西高鐵校園環境”。薛女士稱,圖片中拍攝的場景實際爲與該校相鄰的西安聯合學院。

“我從來沒有說聯合學院是我們的。我帶你去鐘樓轉一圈,難道鐘樓就是我們的嗎?”陳天哲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稱,薛春豔指控他有誤導行爲,要拿出證據。

薛春豔的代理律師表示,如果從網上查詢一個學校的信息,學校不認可,稱不知道是誰發佈的,一旦出現虛假的話,也追究不了誰的責任,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情況。“沒有人對公佈的辦學信息負責,那怎麼才能查到這個學校的真實情況?”他說。

“我之前也跟他提過,你們在網上長期虛假宣傳,要我代言可以,把網上的虛假宣傳撤掉。”薛春豔說,校方回覆稱,網上的虛假宣傳與他們無關。

除了對學校的校址、校園環境有質疑之外,薛春豔還表示,學校的辦學資質也存在虛假宣傳的情況。

“籤合同時告訴我們學校是一個學歷認證學校。”薛春豔稱,後來她發現學校拿來一份人社局蓋了章的空白審批表,讓她隨便填,“我覺得這不是一個正常的學校。”

薛春豔的代理律師指出,該校是有辦學資質的,但該校在網上的宣傳混淆了概念。學校分爲教育部門直屬和人社部門直屬;前者是可以授予學歷的,而後者是培訓技能的。

西安高速鐵道技術學校的民辦學校辦學許可證顯示,該證是由人社部門頒發,屬於民辦技工學校。而學校的微信公衆號上介紹,“該校是由教育主管部門批准成立的一所全日制學校。”

前述微信公衆號中的學校簡介還寫道,學校下設鐵道交通運輸、民航運輸、幼兒教育等十大熱門專業。薛春豔稱,該學校只有鐵道服務員和航空服務員的培訓資質,其他專業都不存在,包括學校聘請她擔任首席架構顧問的“網紅專業”。

針對薛春豔在簽訂合同之前是否瞭解學校有虛假宣傳的情況,薛春豔的代理律師表示,學校有正常的辦學證照,但學校網上的宣傳有不真實的情況,給受衆造成誤解,這種信息沒有審查,對當事人也造成了誤導。在發現學校存在虛假宣傳的情況後,薛春豔要求他們還原成真實的信息,學校並沒有接受。

陳天哲稱,學校此前變更了法人代表,不能拿以前學校發佈在網上的信息談現在的問題。他還稱,學校宣傳的部分信息可能存在同行編造,爲了拉生源。他們學校的官方網站此前被攻擊後關閉,網上的宣傳跟他們無關,不能確認是他們編出來的。

合同是否實際履行起爭端,薛春豔:沒給我一分錢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西安高速鐵道技工學校作爲原告訴請判薛春豔賠償364.9萬元。薛春豔的代理律師表示,學校的索賠並無依據,學校發生費用的時間並不是簽訂合同到解除合同的兩個月的期間內,大量的費用和票據跟本案的事實沒有關聯。

陳天哲回應稱,校方認爲索賠都有明確的依據,薛春豔要求讓學校安裝的操場、網紅樓都裝了,此外還有每個城市組織會議,需要的人員也組織了。據陳天哲提供的起訴書顯示,“學校爲配合薛女士開展工作,準備了場地、經費和人工。”

薛春豔的代理律師表示,當事人反映,合同實際是沒有履行的。薛春豔稱,當時她發現情況不對,就找到了學校的人,口頭做了合同解除。事實上雙方都沒違約,“他沒給我一分錢,我沒給他做廣告。”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薛春豔以“虛假宣傳”爲由反訴對方,要求撤銷雙方協議,並要求學校賠償其損失200萬元。薛春豔說,她個人認爲要把這個事情搞清楚,目前法院將兩案合併一案,一起開庭審理。

薛春豔稱,反訴索賠的200萬元,無論最終法院判決多少,除去律師費、訴訟費等費用,她計劃全部捐給慈善機構。藉此她要提醒學生家長遇到類似的有“虛假宣傳”的學校,要留個心眼,而相關部門應對學校的宣傳信息作出檢查,公示學校開設的專業等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