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西安奔馳女車主回應“欠款590萬”:公司破產了,和此前維權無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1日 01:00   鳳凰網

去年一段坐在奔馳引擎蓋上哭訴維權的視頻,把薛春豔推到了大衆面前。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了西安“奔馳女車主”。後來,關於薛春豔的新聞越來越多,“奔馳女車主公司被判欠款590萬”“奔馳女車主公司被限制高消費”“奔馳女車主被西安某技校索賠360萬”等話題,接連引發熱議。

2019年8月,薛春豔的上海競集公司申請破產。同年8月5日,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該公司的破產清算案。商戶起訴後,法院認爲該案爲破產債權確認糾紛。

該院審理後認爲,根據查明事實,競集公司依據合同有義務適時地提供適格的商鋪交付商戶並且保障商戶合同期限內的正常經營,然而競集公司不但交付遲延,且交付的商鋪所在場所存在嚴重的漏水、滲漏等問題,直接影響正常經營,後續競集公司與業主的房屋租賃合同被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裁判解除,直接導致了合同實際無法履行。因此,競集公司構成違約。

法院稱,競集公司的遲延交付且交付不適格的商鋪,無法正常經營。競集公司後續喪失了商鋪的承租權,自身又進入了破產清算程序更無法保障商戶合同約定的經營期限。依照《合同法》相關規定,對商戶要求解除合同的訴請予以支持,同時競集公司需返還商戶此前所支付的各項費用。

最終,法院判決,商戶與上海競集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簽訂的《聯銷經營合同》自判決生效之日解除;同時確認31家戶商戶對競集公司享受破產債權金額593萬多元。

據澎湃新聞報道,在上海競集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後,破產管理人審查賬目過程中發現薛春豔等人存在利用“虛假交易、違規交易”等方式套現行爲。

一位上海競集的商戶在接受採訪時說,薛春豔父母不是上海競集的員工,公司卻在給她父母開工資,把公司財務與個人財務混淆在一起。該商戶在對澎湃新聞的採訪中表示,能理解公司經營不善出現破產,這是正常現象,但是該商戶感覺對方“提前設局”,讓自己有種被騙的感覺。

5月20日晚,薛春豔向紅星新聞回應稱,今年4月,上海競集公司合理合法的破產了,“也許沒有發生奔馳事件,我的公司不會破產。”薛春豔認爲這只是一起商業糾紛案件,與商戶之間的糾紛,但“在奔馳維權事件發生後,商戶們忽然告了我們。”

“我本人從未收到過任何所謂的限高令,欠款糾紛本質上是一起商業糾紛,但是卻與‘奔馳女車主’這個名號糾纏在了一起,法院判的,該怎麼處理,我都會面對。但我從來沒有背上過限高令或者登上失信人榜單。”薛春豔說,“目前我們已經向法院提交了所有資料,(一部分)錢也付了。”她表示商業糾紛事件確實需要耗費較多時間和精力,加上因爲此前糾紛中,公司的一些資料丟失,所以耽誤了較長時間。

“接下來,我只想當一個普通的人,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只是普通的商業糾紛事件。”薛春豔說,“過去的一年,我經歷了太多,希望大家把奔馳維權事件和我本人這些商業糾紛,分開來看 。”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