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高法介入廣西10歲女童被姦殺案,讓正義近了一步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09日 23:23   鳳凰網

無論是基於刑法的正確適用,還是貫徹執行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刑事政策,最高法對本案的介入都符合民衆期許,對今後類似案件的裁判必將起到重要的指導作用。

文 | 金澤剛

備受關注的廣西男子姦殺10歲女童小燕(化名)改判案發生變數。最高人民法院經研究決定,對這起侵害女童的惡性強姦案調卷審查。

據媒體報道,被害女童小燕是在摘果子售賣後回家途中被有預謀的同村男子楊某強姦致死,一審法院判處楊某死刑(立即執行)。3月25日,二審法院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撤銷了一審死刑判決,改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由於此案案情惡劣,二審改判死緩的消息一經報道,旋即引發社會關注。而要釐清本案,有必要回顧案情本身。

根據該案二審判決書顯示,2018年10月4日12時許,時年29歲的廣西男子楊某遇到了外出售賣百香果的小燕,產生姦淫念頭。楊某守在小燕回家途中的一處竹叢,當小燕經過時將其抱走,並強行脫下小燕的褲子,小燕反抗過程中被楊某掐住頸部直至昏迷,隨後被裝入蛇皮口袋帶入附近山嶺。

小燕甦醒後企圖爬出口袋,但再一次被楊某掐住頸部,楊某還用刀刺傷了小燕的雙眼及頸部,並對其實施姦淫,拿走其身上賣百香果所得的32元錢。而後,楊某再次將小燕裝入蛇皮袋,通過滾、搬等方式帶下山嶺,浸泡在一水坑中,後拋棄於一處山坡。經鑑定,小燕系被楊某強暴傷害致死。2018年10月6日,楊某到當地派出所投案自首。

這無疑是一起極其惡劣的殘害女童且強姦致死案,正如一審法院判決所認定的,被告人楊某姦淫幼女,致人死亡,犯罪動機極其卑劣,手段極其殘忍,情節極其惡劣,後果極其嚴重,社會影響大,依法應從嚴懲處。楊某犯罪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但根據楊某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決定對其不予從輕處罰。應該說,這樣的判決做到了以事實爲根據,以法律爲準繩。

然而,二審法院“唯根據楊某有自首情節等案件具體情況”,認爲原判量刑不當,依法予以改判。但對於本案自首情節是否從輕或者減輕,一審判決已經做了充分的解釋說明。即自首依法是“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因本案楊某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的情況,不適合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由此看,二審只有否定了一審的這些理由,才可以做出改判。所以,作爲一起死刑案件,二審這種一筆帶過的改判理由不僅顯得蒼白無力,也不符合現代裁判文書要求說理充分的表現風格。否則,那些“吹毛求疵”式的改判只會有損司法權威。

正確處理本案,除了自首情節的適用之外,還在於如何理解強姦罪適用死刑的規定。

我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明確規定:強姦婦女、姦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一)強姦婦女、姦淫幼女情節惡劣的;(二)強姦婦女、姦淫幼女多人的;(三)在公共場所當衆強姦婦女的;(四)二人以上輪姦的;(五)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後果的。而這起強姦兒童並致其死亡的案件,同時具備了上述(一)和(五)兩個從重量刑的情節,即使是在限制死刑適用的今天,一審的死刑判決也並沒有違反法律規定。

就在二審改判後,被害人小燕的親屬表示“堅決不服,必須判他(楊某)死刑”。如今最高法的介入正回應了被害人家屬的訴求。

事實上,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對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上級人民法院對下級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如果發現確有錯誤,有權提審或者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

此番最高法“調卷審查”正是提審或者指令下級人民法院再審的前置程序。可以預期,最高法將會在查明本案事實的基礎上,綜合評價這起強姦案的社會危害性,依法作出是否提審或再審的決定。

總之,無論是基於刑法的正確適用,還是貫徹執行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刑事政策,最高法對本案的介入也是回應了被害人家屬以及社會輿論關注的期待。而就嚴懲針對少年兒童的惡性犯罪而言,該案的最終判決對今後類似案件的裁判必將起到重要的指導作用。

□金澤剛(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