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武昌醫院護士長突發腦溢血倒在隔離酒店 躺在ICU多日至今未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06:26   鳳凰網

武漢市武昌醫院楊園街社區第二衛生服務中心主管護師中醫科護士長沈蓓,3月7日被發現倒在隔離酒店內,在緊急送往醫院後,腦部CT報告顯示腦出血、蛛網膜下腔大面積出血,情況非常危險。

沈蓓的女兒羅蘭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母親已經經歷了一系列重大手術,但至今仍在協和醫院ICU內深度昏迷。“媽媽是太累了。”羅蘭說,自從疫情發生以來,母親沈蓓一直連續奮鬥在抗疫工作崗位上,這幾個月來很少與家人見面。

羅蘭說,她現在每天都在等待,希望母親能夠醒來。

30餘年基層工作經驗

疫情發生後一直在醫療崗位上工作

羅蘭告訴紅星新聞,母親沈蓓今年50歲,是武漢市武昌醫院楊園街社區第二衛生服務中心主管護師中醫科護士長,在基層已經工作了30多年,自武漢發生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沈蓓一直連續奮戰在抗疫工作崗位上,主要負責轄區密接點、隔離點的巡診和中藥的發放。

↑沈蓓↑沈蓓

沈蓓的同事熊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3月6日結束工作後,大家像往常一樣回到統一安排的隔離酒店休息。3月7日早上9點,沈蓓卻一直沒有到崗,同事們給她打了5、6個電話都沒有人接,發覺異常後趕緊將此事告訴領導。

醫院領導立即與酒店以及醫院後勤保衛科聯繫,趕到沈蓓所住的房間門口,敲門無人應答,經服務員開門後,發現她倒在地板上,昏迷不醒。大家立刻聯繫120把沈蓓送到了離酒店最近的普仁醫院。

根據羅蘭提供的診療資料,紅星新聞記者看到沈蓓的腦部CT報告顯示腦出血、蛛網膜下腔大面積出血。得知沈蓓情況危急後,經過醫院領導和同事多方聯繫,沈蓓被轉至武漢市協和醫院,7日下午4點,對沈蓓進行了緊急開顱、去骨瓣等手術,3月17日進行了氣管切開插管手術,“但直到現在,媽媽依然沒有醒來,仍在ICU內。”羅蘭說,醫生告訴她,母親現在是“大腦和身體失聯狀態”。

羅蘭說,母親身體很好,平時也熱愛體育運動,沒有高血壓等基礎病,“當我們接到電話,說媽媽暈倒了的時候,我以爲只是低血糖,根本沒有想到這麼嚴重。”

同事眼中的她:

工作上風風火火 生活中樂於助人

熊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與沈蓓共事20多年,倆人同在一個科室工作。在她眼裏,沈蓓是一個非常熱情溫暖的人,“她很樂於助人,與我們同事之間的關係都非常好,平時工作也風風火火的,是一個很好的人。”

↑沈蓓↑沈蓓

羅蘭說,母親沈蓓長期從事臨牀一線工作,平時主要負責殘疾人的康復及隨訪工作,沈蓓經常在休息時間到病人家中送醫送藥,對待病人和藹可親。一個月前,醫院抽調護師去武昌區新冠肺炎病人定點醫院,母親沈蓓主動報名參加,由於年齡大,只去了一天就被醫院調回來了,但是她仍然請戰隔離點隨診工作,主動要求週末上班,換其他同事休息,前段時間有同事生病在家,她也主動給同事送藥,經常關心詢問病情。

“這段時間,我知道媽媽很累,她跟我打電話時常常說自己很忙。”羅蘭說,自己也在武漢基層居委會工作,疫情發生以來,自己也非常忙碌,所以和母親見面的時間都很少,“後來媽媽住進了統一安排的隔離酒店,我們見面的時間就更少了,有時候我們會在外面見面,但也就幾分鐘的時間。”羅蘭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家中還有一位80多歲的外婆,患有嚴重的阿爾茨海默病,癱瘓在牀,平時母親白天上班,把外婆託給保姆照顧,晚上下班還要去外婆家照顧,舅舅長期在海外工作,只有春節才回武漢。

“平時都是媽媽照顧我們,照顧這個家,現在沒想到媽媽卻這樣了。”羅蘭說,至今除去醫保報銷部分,家中已經花費5萬多醫療費用。

就沈蓓的情況,紅星新聞記者致電武漢市武昌區衛計委,衛計委醫政科一名工作人員稱,將在與沈蓓工作單位溝通後,就沈蓓的工傷認定等問題向記者解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