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艱難出鄉:爲辦“返程證明”,一個返崗人員兩天跑近十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8日 10:43   鳳凰網

“我回家20天都沒出過門,本來還挺安全的,但爲了辦這個(返程)手續,我一天之內各個部門的人都接觸了,得小二十個人,來回來去的一個地方跑了好幾遍還辦不好,他們就一直在互相推。”何女士再次說起坎坷的返程經歷,仍覺得不是自己太過矯情。

2月12日,何女士發了一條微信,“我人生的第一次CT竟然奉獻給了返程證明”,附上了她躺在X光檢查臺上的照片。

“我回家20天都沒出過門,本來還挺安全的,但爲了辦這個(返程)手續,我一天之內各個部門的人都接觸了,得小二十個人,來回來去的一個地方跑了好幾遍還辦不好,他們就一直在互相推。”2月16日,何女士再次說起坎坷的返程經歷,仍覺得不是自己太過矯情。作爲接受過高等教育、在北京工作多年的公司中層,何女士自認並非不顧大局之人,全國上下一心都在抵抗疫情,自己也一直在嚴格遵守相關規定。但是辦理返程手續的艱難經歷,不得不讓她產生諸多疑問。

何女士老家是黑龍江省某地級市轄屬縣城,距離縣城最近機場車程2-3個小時。2月2日,何女士所在的縣裏發了一個通知,稱從2月2日傍晚6點開始,全縣的道路交通就停止運營了,私家車禁止上路,出租車也被徵用。然後讓所有縣城內部的道路全都設各種關卡,不讓通行。

“那個時候因爲公司延期上班,而且也理解疫情防控的形勢確實比較嚴重,所以我覺得就在老家多呆幾天吧,也安全一點。就根據公司預期開工時間,把2月1日回北京的機票改到了2月6日”。2月5日,何女士開始去問出行情況,因爲不讓出城,而她家到最近的機場所在城市M市有兩個半小時的車程,所以在公共交通都停了的情況下,何女士計劃讓父親開車送她和她先生去機場。“當時想的是他不下車,一路上不接觸任何人,把我們放到機場停車場他就返回。”

何女士得到的回覆是,必須要去街道開一個證明,來證明這種情況能不能出去,且如果出去,送行的人回來後要被拉到集中隔離的地方去隔離14天。“我肯定不可能爲了我回京,讓我爸去冒這個險,我只能把這個主意打消了。”思來想去,何女士只能又把2月6號的機票退了,繼續在老家在線辦公。

期間,何女士請求社區幫忙出具因疫情限制私人出行而導致不能回去上班的證明,但遭到拒絕。

受疫情進展影響,何女士所在公司的開工時間也一直推後,最後推到了2月17號。於是,何女士再次開始做回京計劃,最終決定由她和她先生開車去M市坐飛機,把車放在M市機場。等疫情結束後,父親再坐公共交通去機場取車。

“2月11日半夜,縣裏發了一個文,說嚴控出入的政策要延續到3月1號,我有點兒擔心,第二天一大早就去社區去問出行的流程怎麼走。但發現因爲涉及多個環節的管理,口徑並不統一”。何女士說,2月12日,她開啓了“狂奔模式”。

她必須經過兩個關卡,一是設在縣內城鎮內的關卡,由公檢法的人員輪流值班,用車輛以及一些草垛把路堵上了。出入需要工作證或者縣裏限量發行的通行證。

然後還有一道關,設在上高速的路口。如果沒有相關證明的話,也上不了高速。而出城的關卡和高速關卡之間有一段很長的路。也就是說,如果你出了城,但沒有拿到上高速的證明的話,你就只能在這個空白地方呆着,無法返城。

爲了防止半路遇阻,何女士計劃自己到各個出入關卡那裏問情況、探探路。但要出去看一趟並不容易。“出城關卡的人建議我先去社區開個證明,讓我可以在高速關卡問完情況後能夠返回來入城。”

但社區工作人員回覆說,“開不了證明,這個沒法兒開,你要想出去我就給出城關卡打電話,你隨時可以出去,但只要你出去你就再進不來”。何女士問,“那上高速究竟需要什麼證明?”工作人員說高速已經封了。

隨後何女士打電話到交通部門詢問,得到的結果是高速路都通着,她又打了M市機場的電話,回答也說只要有機票和身份證信息,就可以進機場。她意識到,所有的流程都卡在她所在的縣裏。

“我繼續追問該社區工作人員如果必須出高速要辦什麼證明,他說那你就得去做體檢”。何女士又打了交通部門的電話諮詢,回覆說隨便找一個衛生所去做就行,不要去大醫院,她認爲這可能也是擔心大醫院有危險。但她隨後發現,步行範圍內可到達的衛生所都沒有開門。

再次回到社區,何女士得到的回覆卻是必須去縣裏的人民醫院做檢查。“我當時一聽就很着急,人民醫院這種地方,各種病患參雜的,去這種地方不是增加傳染風險嗎?”爭論了半天,最後社區委員會主任口氣強硬地對何女士重複了一遍,“你要不開這個(體檢證明)的話,我可以讓你現在出去,但是,我保證你上不了高速你也回不來,你自己想清楚!”

何女士和先生考慮一下,認爲政策肯定會越來越嚴,於是當天下午四五點鐘左右,兩人步行40分鐘,到縣裏的人民醫院做了CT和採血,這是何女士30多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拍CT,原因卻不是因爲生病,而是爲了證明沒有生病,她提起來覺得挺諷刺的,因爲誰都知道X光對身體有危害。做完檢查,何女士與醫生溝通很久才得以拿到“沒有相關症狀”簽字和蓋章的診斷證明。

何女士後來瞭解到,不只是她一人,很多離鄉返程人員及親人在開具各種流程單據的過程中,都不得已在短期內大量頻繁接觸其他人。

但何女士在人民醫院醫生開的證明後來並沒有用上。因爲就在她本以爲所有返程準備都做完了時,當晚縣裏又出了一份離鄉細則,對出行提出明確要求:第一,先要到居委會和街道去填一個離境申請表,並貼一張一寸照片。蓋章批了以後,再去指定的醫院自費檢查,並由該醫院出具一張專門的確認你身體健康的表格,這兩個單子齊全以後方可離縣。雖然何女士提前做了CT和驗血等檢查,但還需要填申請單、去指定的醫院重新開專門的健康證明。

“我們手上並沒有一寸照片,只好拿手機拍了一個,然後找熟人幫着打印了出來。”何女士說,當她拿着申請單去社區蓋章時,正巧碰到相關領導來視察工作,由於離京申請表需要蓋的章在領導們開會的會議室,所以所有人員拿着表格在外面等了40分鐘。等領導們開完會帶着口罩出來後,下一個視察環節又開始了,大喇叭廣播要求大家都回去,因爲無人機要開始噴灑消毒液。

拿着表格,何女士到了指定醫院。“做檢查和開健康證明的地方竟然是指定醫院的發熱門診。那裏的醫生和護士都沒穿防護服,就穿了藍色罩服,戴着普通的口罩”,何女士回憶說,“上午9點多我到的時候,已經聚集了很多計劃回程來按要求體檢的人。沒有人組織順序,很混亂,後來我說你們不能這樣,會傳染病的”,何女士建議護士讓大家都出去等,領了號等着叫號。

但由於怕有人插隊,大家都堆擠在不到2米的狹小過道里不動。“最後護士大喊讓出一條通道,有發燒的人來看病了,需要優先。大家一聽都彈跳式的散開,到室外等來。其實所有人對於這種安排都很憤怒,但爲了儘早離開,不得不冒着危險繼續後面的流程”。

拿到了所有證明的何女士不敢耽擱,第二天開車到了M市,憑機票信息和身份證正常登機回到北京,一路上十分順利,除了覈對機票信息、身份信息、查體溫,並沒有用到以上所有的證明。

截至到2月14日何女士離開時,她所在的縣對外公開的確診病例2例,且都已經統一到上級市醫院集中診治,縣城內留了一個集中隔離觀察點,用來隔離觀察疑似和密切接觸人員。

2月9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暢工作 確保人員車輛正常通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進一步做好公路交通保通保暢工作,確保人員車輛正常通行,切實維護經濟社會正常秩序。其中包括“嚴禁擅自封閉高速公路出入口,嚴禁阻斷國省幹線公路,嚴禁硬隔離或挖斷農村公路,嚴禁阻礙應急運輸車輛通行,嚴禁擅自在高速公路服務區和收費站、省界和國省幹線公路設置疫情防控檢疫點或檢測站,已違法違規設置的要堅決撤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