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56歲的院長張定宇:我們已經處於風暴之眼,絕不能退縮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05:37   鳳凰網

2月11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和他的7名同事繁忙中顯得疲憊。談到30多天前全院出征的情景,大家都恍如隔世。

1月13日,距離武漢封閉出城通道還有10天時間,金銀潭醫院已經宣佈進入戰時狀態。張定宇說:“我們已經處於風暴之眼,這個時候我們絕不能退縮!我們要做的、能做的,就是救治病人,保護我們的人民,保護我們的城市!”

他從每天從外院轉來的病人和各種信息分析中,意識到武漢並沒有表面看起來平靜。

那天,他宣佈,全院職工取消任何休假,全部到崗。他吃力地彎下患有漸凍症的身軀,深深鞠了一躬:“拜託大家了!”

他拖着病軀堅守戰“疫”一線的故事已爲人熟知,但他並不是靠一時之勇做到這些。

今年56歲的張定宇已兩鬢染白,在金銀潭醫院6年,他傾注了所有的心血

發現疫情後迅速改造出4個ICU

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和武漢市疾控中心的相關負責人來到金銀潭醫院,討論頭一天從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和武漢市中心醫院轉到金銀潭的7個可疑病例。

疾控部門已對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科張繼先主任上報的6個病人,做了相關病原學的檢測,均爲陰性。

“你們是取什麼做檢測的?”張定宇問。

“咽拭子。”

“那恐怕不行,咽拭子可能取不到,要做肺泡灌洗。”

張定宇立即通知纖支鏡室主任:“7個病人都做肺泡灌洗,每個人取4份標本,一份給疾控、一份給武漢病毒所、兩份我們自己凍着。”

3天后,武漢病毒所和國家疾控中心都測出了冠狀病毒。

張定宇在11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解釋,咽拭子取樣是在上呼吸道,而肺炎病人的感染已經在肺上了,在上呼吸道取標本,檢出的可能性不大。

他有兩部手機,電話和微信連着醫院的每一個角落

作爲院長,張定宇常對臨牀一線的醫生講,搞臨牀的要具備兩種能力,一要基本功紮實,二要思維敏銳。這次,張定宇用自己的一系列決策,給全院職工演示了這兩種能力。

去年12月29日,首批7個可疑病人全部收入了南七樓ICU(重症監護室)。

今年1月19日,張定宇將南六樓的普通病房改造成了ICU,這樣南七樓和南六樓的ICU病牀達到了50張。沒兩天,南五樓又改造成了ICU。

“這還不夠”。北樓原來有一個簡易的ICU,張定宇快速把這裏改造成正規的ICU,又迅速在綜合樓建起了一個簡易ICU。

至2月10日,金銀潭醫院累計收治了1700餘名病人。作爲收治病人最早、最重、最多的醫院,這5個ICU發揮了重要作用,重病人可以及時騰挪,得到及時救治。

“這個決策比較早,我們沒有措手不及。”張定宇說。

主動貼錢提前給ECMO團隊練手

ECMO是這次抗疫戰鬥中,搶救危重病人的明星重器。金銀潭醫院目前有8臺ECMO,其中5臺是自己的,3臺是外院支援的。

電腦上的數字和各種表格,反映着醫院每天的情況

張定宇就任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不久,發現倉庫裏躺着一臺省衛健委買給他們的ECMO。

ECMO,也稱體外膜肺氧合,是現有體外循環技術中的王者。

張定宇找來資料研究認定,“這是個好東西”。2015年下半年,他請來心臟體外循環專家給ICU醫生做培訓,:“一定要學會,這門大炮要是在我們手上廢了,那可不行!”

當年年底,金銀潭醫院用ECMO成功救治了兩位艾滋病重症肺炎病人,在武漢地區最早將ECMO用於重症肺炎救治。2016年春節後,又救了一位患重症肺炎的24歲的大學生。2017年初,禽流感來了,ECMO大顯神威,保證了湖北省沒有因禽流感死亡的病例。

傳染病具有季節性,2017年暮春,禽流感過後,病人就少了。“不能讓我們的醫生手生了,有病例,才能積累經驗。” 爲了鍛鍊這支隊伍,張定宇決定,ECMO走出去找病例。

金銀潭醫院每年拿出十個單價4.8萬元耗材套包,免費供省、市醫院使用。只要有醫院有病人適合上ECMO,病人又沒有錢,就可以通知金銀潭,醫院立馬派車,ECMO團隊帶設備帶套包過去做。

在這次救治新冠肺炎病人中立下大功的,還有高流量給氧技術。

張定宇平時的一大愛好就是把醫學雜誌當小說看。調到金銀潭醫院後,他坐地鐵上班,路上要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裏,他通常用來看英文版醫學雜誌。

有一天,他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紹,高流量給氧可以替代部分無創呼吸機的功能。

“我們醫院呼吸病人多,用得上!”他順着雜誌上的網站找到新西蘭生產廠家,通過廠家再找到武漢的經銷商,一口氣採購了六臺高流量呼吸溼化治療儀,當時這個經銷商在很長時間裏只在武漢賣出了一臺。

高流量呼吸溼化治療儀現在已是ICU的標配,這次還被寫進新冠肺炎病人的臨牀救治指南。在金銀潭醫院,早前就給每個病區配備了高流量呼吸溼化治療儀,一支能夠嫺熟使用的醫護隊伍已經成長起來了。

平時長本領戰時才能衝得上去

傳染病醫院病人少,效益不好,醫院發展受限,隊伍不好帶。這是2014年元月2日張定宇到金銀潭醫院走馬上任時,遇到的最大問題。

“你總要有做事的慾望!”張定宇11日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他總是想着幹一些事情,總是在尋找突圍的機會,尋找能夠在把這支隊伍聚集起來的方式。

張定宇接受本報記者採訪

到任第7天,張定宇就在週會上宣佈:“我們要搞GCP(國家新藥臨牀試驗),要獲得國家臨牀研究的資格。”這年底,材料交上去了,國家卻停止了新機構審批。直到2017年3月1日,醫院接到國家藥監局通知,一週後來做GCP的現場現場覈查。

只有6天時間做準備。那6天裏,張定宇與大家一道,24小時在醫院趕工。3月7日現場評審順利進行,5月審報的6個專業全部通過,拿到GCP證。

6月,國家開展仿製藥一致性評價,要求所有有資質的機構要大力開展這項工作。這個機會被張定宇抓住了。第二年,GCP給醫院帶來的橫向研究經費達到了6000萬元。

GCP還帶動了全院臨牀科室的規範化管理。2019年底,依託GCP,金銀潭醫院獲批全國新藥臨牀評價技術平臺,這個平臺全國共69個,武漢地區3個。

武漢疫情發生後,王辰院士 、中日友好醫院曹彬教授迅速在這個平臺上,展開了克力芝、枸櫞酸鉍鉀、瑞德西韋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臨牀研究。

2015年埃博拉病毒在非洲爆發,一家知名網站上有一個關於防護的視頻,張定宇先自己學習,再把這一套東西讓全院學習。學習的成果是大家丟掉了樸素防護的思維,把防護做得更專業有效。

對轉運傳染病人,金銀潭醫院有一套完整科學的流程。金銀潭醫院累計收治的1700多個新冠肺炎病人,每一個都是嚴格按照這個流程,順利安全地到達病房。這套流程,來源於張定宇讀的一本名爲《根本原因分析》的書,他看了,理解了,就和大家一家研究,制訂出本醫院的運轉流程。

走出行政樓,要穿上進病房的白色工作服

張定宇到金銀潭醫院的6年,帶着這支隊伍,一點一點地積累着,時刻準備着,在準備中長得越來越強壯。

張定宇說:“我們搞傳染病的,跟打仗的一樣,可以無仗可打,但一定得有打贏的準備和本領,關鍵時刻能衝得上去。”

“我們前面有那個人在領跑”

1月1日,張定宇就開始佈置全院清騰病房,從南七樓到南一樓再到綜合樓。1月20日騰空北六、北七樓,全院21個病區就全部騰空了,用來收治新冠肺炎病人。

那是500多個病人啊,不是一趕了之,需要細心安撫,周全安排。輕的帶藥回家,重的需要聯繫救護車轉到其他醫院。

新冠肺炎的病房是一層樓一層樓開的,每一個騰退病區的工作都被要求在24小時內完成。21個科室,沒有一個說我搞不了,都是按張定宇指令的時間完成了。

投入疫情戰鬥以來,金銀潭醫院的醫護人員、幹部職工,除了生病的,沒有人休息過。2月9日晚上,已經超負荷運轉43天、正住着660多個新冠肺炎病人的金銀潭醫院接到再收治250個病人的任務。一個晚上,21個病區,每層樓都在走廊上加了10-14張病牀,一晚上收下了256個病人。

“我們前面有那個人在領跑啊!”在忙忙碌碌的病房裏,總能看到張定宇跛行的身影,總能聽到他已經沙啞的大嗓門。

因爲漸凍症,他下樓時腿腳僵硬

1月28日,南六樓ICU護士長程芳得知張定宇患了漸凍症,躲着哭了一場。過了兩天得知張院長的夫人也感染了新冠肺炎,她又哭了一場。

確診絕症快兩年了,全院上上下下被張張定宇瞞了個嚴實。

“我們爲什麼要心疼他,他自己都不把自己的病當回事!”11日,程芳接受記者採訪時眼裏含着淚:“我們能做的,就是像他一樣,拼了命頂住!”

記者手記

張定宇很忙。辦公室總是不見他人影。十個電話打過去,九個半會是快捷回覆:我現在不方便接聽電話。

爲了不耽誤他的時間又完成採訪,我提出先外圍採訪,找了這次一直與張定宇並肩戰鬥的臨牀科主任、護士長,管理着各種捐贈物資的財務科長,還有與他搭班子6年的黨委書記,共7人。

幾乎每一個人在接受採訪時不是時而哽咽就是全程含淚。他們跟我講他們眼中的張定宇。

張定宇脾氣火爆,嗓門大,無論是他過去工作過的武漢市第四醫院和武漢市血液中心,都是出了名的。這受訪的7個人都被他吼過、訓過。

但他們說起他來,還是止不住淚流。這場大戰,讓他們猛然瞭解了自己的院長,平日裏有時面相難看的那個人——那是一個在大戰面前不示弱、不服輸,勇敢衝鋒的人。那是對這座城市和人民滿懷着一腔深情的人。那是6年來拉着他們的手,一步一步走向強大的人,直到他們強大到不被這場疫情沖垮。

是的,真正瞭解張定宇的人會感覺到他是一個很純真的人,正直、乾淨、擔當,愛幹事、會幹事。

金銀潭醫院是第一個收治新冠肺炎的定點醫院,是收治新冠肺炎病人最多的醫院,是重症病人最多的醫院。與張定宇搭了6年班子的院黨委書記王先廣說,要不是他在這裏經營鎮守6年,這次金銀潭醫院要出大事!

6年前,張定宇臨危受命,到金銀潭醫院當院長,當時的傳染病醫院,底子薄,隊伍散。6年過去,他硬是把這個醫院整得像模像樣,隊伍拉上去都頂得住。

6年,張定宇是用他不再強健的生命給武漢修建了一個橋頭堡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