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開發新冠病毒疫苗開始動物試驗,最快4月進入臨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09日 21:40   鳳凰網

中國科研團隊宣佈,最新研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已經開始動物試驗。這距離中國疾控中心1月24日成功分離我國首株新型冠狀病毒毒種僅兩週時間。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截至2月10日已經造成了超過900人死亡,死亡人數超過SARS。爲此,全球科學家都在積極研發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

日前,中國科研團隊宣佈,最新研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已經開始動物試驗。這距離中國疾控中心1月24日成功分離我國首株新型冠狀病毒毒種僅兩週時間。

兩週時間完成開發

第一財經記者從多方瞭解到,這款疫苗由中國疾控中心、上海同濟大學醫學院和上海生物技術公司斯微生物共同設計開發,斯微生物提供生產疫苗樣本。週日,新疫苗的樣本已經在100多隻健康的小鼠身上注射。

中國疾控中心的官員向第一財經記者證實了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的進展,不過強調:“這還是非常早期的階段,要用到人還有很多‘步’要走。”

根據斯微生物方面透露,1月底,研發人員在獲得中國疾控中心提供的新型冠狀病毒抗原後,就開始了兩週的疫苗研製工作。該疫苗是基於mRNA(信使核糖核酸)平臺開發的,mRNA是DNA單鏈轉錄而來,和DNA一樣也攜帶遺傳信息,能夠指導蛋白合成。此外,在疫苗的動物試驗中使用了9至12種不同的抗原。

第一財經記者2月10日分別聯繫了同濟大學和斯微生物方面,截至發稿,雙方尚未就疫苗研發過程及詳細情況做出回覆。

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院長劉中民教授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小鼠試驗只是對候選疫苗的初步篩選,在通過對有效病毒抗體的搜尋後,就會進行毒性檢驗,這會使用到猴子等大型動物,以保證疫苗進入到人體臨牀試驗的安全性。

同時,爲了保證疫苗的客觀性,同樣的疫苗樣本的小鼠試驗也在中國疾控中心和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同步進行。

一位中國疾控中心官員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mRNA的疫苗開發確實很快,但是真正給人用還要等上一段時間,因爲還有很多‘步‘要跨過去。“

劉中民教授也說道,基於mRNA的疫苗開發是至今爲止最有效和最先進的方法之一,大大地縮短了疫苗的研發週期。

疫苗安全性責任重大。疫苗的研發對基礎科研設施的要求很高,必須在極高的生物安全要求條件下完成,實驗室要達到 P3 或 P4 級別,即便如此,活毒研究的風險依然很大。而且在動物試驗完成後,還要進行臨牀安全性、有效性評價等。

第一財經記者據可查詢到的公開資料,目前上海擁有P3實驗室的機構包括上海公共衛生中心和復旦大學等。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上海公共衛生中心也已經展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疫苗研發工作。

顛覆性的mRNA平臺

傳統的疫苗開發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過受益於新技術的發展,疫苗開發週期也從過去的幾年縮短至幾個月。

mRNA疫苗模擬了自然病毒感染髮生的過程,誘導人體細胞產生與病原體表面相同的蛋白,激活人體的免疫反應,這就猶如在人體內建造一座“製藥廠”。

然而,進入臨牀試驗還需要必經的步驟,根據試驗週期和病人的情況,臨牀試驗週期可能從幾個月至幾年不等。

斯微生物預計,如果動物試驗進展順利,那麼這款新疫苗將最快於今年4月進入人體臨牀試驗。業內人士認爲,斯微生物的研發進度很可能是對標美國生物技術公司Moderna來進行的。

根據Moderna的合作方美國國立衛生研究所NIH疫苗研究中心副主任Barney Graham的官方表態,Moderna的疫苗也將最快於4月進入人體臨牀試驗。“這是針對未知新病毒的疫苗探索,也將倒逼流程體制的改革,讓我們期待能夠推進得多快。”NIH還表示,已經準備好擴大規模應對未來的疫苗生產。

第一財經記者查看斯微生物的背景資料發現,這家成立於2016年的生物技術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在於mRNA合成平臺和LPP納米遞送平臺,目前用於mRNA疫苗的研發。

斯微生物創始人CEO李航文博士在美國羅斯維爾癌症中心和上海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擔任助理教授。

據瞭解,與傳統疫苗相比,mRNA疫苗技術在療效、研發速度、生產的可拓展性和安全性等方面具有巨大優勢。多種病毒抗原能夠整合進一條mRNA,從而可以生產傳統技術難以實現的複雜多抗原疫苗。

此前斯微生物的mRNA疫苗擬應用於腫瘤免疫治療領域,不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後,公司加快了病毒疫苗的研製。

疫苗的研發也需要大量的資金。值得注意的是,2月7日消息稱,上海君實生物宣佈出資1000萬元,參與mRNA藥物平臺斯微生物的A+輪融資,並獲得其2.86%的股權。君實生物CEO李寧向第一財經記者確認了這一投資。

業內普遍認爲mRNA藥物平臺將有望成爲顛覆性迭代產品。目前,全球範圍內治療性疫苗的頭部企業都將mRNA疫苗作爲重要的研發方向,如Moderna、CureVac、BioNTech等。

全球性的疫苗競賽

儘管大多數科學家相信,“遠水救不了近火“,等到疫苗被認爲是安全的時候,疫情可能已經有所緩解。但目前全球包括美國、英國、法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的研究人員仍在積極投入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的研製。一場與病毒“搶時間”的疫苗競賽也隨之展開。

2017年成立的政企合作機構CEPI(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已經向包括Moderna、Inovio、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研究團隊等四家初創企業和研究機構各投入900萬美元,支持新型冠狀病毒疫苗的研發。

該機構CEO Richard Hatchett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們的目標是希望能在4個月內進入人體臨牀試驗。

除了mRNA的方法,基於DNA也能夠快速開發出疫苗。美國生物企業Inovio就在中國科學家將新冠病毒的基因組序列發佈到公共數據庫的第二天,啓動了新冠病毒的研發計劃。他們針對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設計 DNA 疫苗,並在兩天之內就設計出一種針對刺突蛋白的疫苗。

Inovio CEO Joseph Kim表示,公司根據病毒的基因序列開發疫苗,比使用病毒實體進行試驗的傳統實驗室做法,效率更高速度更快。

1 月 28 日,Inovio 與位於蘇州的生物醫藥企業艾棣維欣生物展開合作,採用最新 DNA 疫苗技術,共同開發疫苗,並稱爭取在最短時間內將疫苗在中國推進至臨牀試驗階段。

“疫苗的研製是一項非常困難的工作,一方面需要強大的技術,雖然技術的難點已經很大程度上被攻破了,但另一方面也需要雄厚的資金。“ 長期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美國休斯頓洛克菲勒大學貝勒醫學院國家熱帶醫學院教授Peter Hotez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從SARS的疫苗研發失敗就可以看出,疫情一過去,疫苗的研發資金投入就明顯不足。本身疫苗的研發難度就非常高,沒有資金支持很難繼續。”

一位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負責人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有很多困難會阻礙科學家研製疫苗,比如當疫情過去,沒有企業會去做產業化的生產。“但他仍然表示,疫苗的儲備對於未來類似病毒的防控有積極意義。

以埃博拉病毒爲例,2014年病毒首次在西非暴發時,沒有疫苗可用,然而在2019年剛果再次暴發埃博拉疫情時,有超過20萬人注射了埃博拉疫苗,及時地抑制了疫情的擴散。

在這次的疫情中,全世界對基礎科研展現出空前的支持。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O Richard Hatchett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們希望資助的這些團隊中,總會有一家能帶來希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