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我的丈夫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治癒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2日 03:10   鳳凰網

陳丹的丈夫在金銀潭醫院時,醫院爲他做了採血、肺部CT等一系列的檢查。陳丹說,丈夫燒退了、人舒服了,視頻時看着他一天比一天好起來,“這時候心才慢慢放下來,感覺挺高興的”。

2020年1月21日,北京站廣場上,許多旅客戴上了口罩。圖/法新

文/《財經》記者 趙天宇 信娜 辛穎 實習記者 朱賀

編輯/王小

本文爲《財經》與騰訊新聞獨家合作內容,謝絕轉載。

丈夫感染過新型冠狀病毒,痊癒出院已經一週,陳丹依然每天關注着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例情況和專家評論。

家住武漢,陳丹的丈夫曾去過武漢市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大約一週後,因咳嗽、發燒,2019年聖誕節前夕去武漢市同濟醫院就診,誰想一去在醫院過了新年,經歷轉院、隔離, 23天后,終於在2020年春節前痊癒走出醫院。

如今回憶起之前的診療過程,“都過去了,還好。”陳丹對《財經》記者說。但是隨着周圍人聽說這家有人患過新型冠狀病毒,人際往來受到些影響。

截至1月21日24時,國內13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440例,死亡9例。

陳丹的丈夫,正是這440個確診病例中的一員。

患者曾反覆發燒,但妻子沒有感染

起初,陳丹的丈夫開始咳嗽、發燒,家人都以爲他是感冒了。2019年12月23日,他去武漢市同濟醫院看了病,醫生認爲是感冒,給開了治療感冒的藥物。可是,回家後病仍不見好轉,每天晚上發燒,察覺到有些不對勁,於是陳丹的丈夫又去同濟醫院,並住院兩天。

“在同濟醫院時,他發病很厲害。總在發燒,反覆發燒。”陳丹告訴《財經》記者,丈夫平時身體很好,很少生病,吃感冒藥的情況都很少,一般都能自己扛過去。

從臨牀表現來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起病以發熱爲主要表現,可合併輕度乾咳、乏力、呼吸不暢、腹瀉等症狀,流涕、咳痰等其他症狀少見。一半患者在一週後出現呼吸困難。

在2019年的倒數第二天,同濟院方將陳丹的丈夫轉診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進行隔離治療。

同在這一天晚間,武漢市衛健委發佈緊急通知,主題爲“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其中寫道,根據上級緊急通知,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陸續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人。消息迅速傳播發酵。

陳丹提到,丈夫發病前一星期左右,曾去過武漢市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個市場從2019年12月31日起已經被武漢市政府關閉,並進行了清理和消毒。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國家衛健委專家組專家馮子健曾說,通過各種各樣調查,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證據大多指向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2020年1月11日,工作人員在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西區(主要經營海鮮、水產等)進行檢查。圖/法新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免疫功能低下和免疫功能正常人羣均可發生,與接觸病毒的量有一定關係。如果一次接觸大量病毒,即使免疫功能正常,也可能患病。

陳丹丈夫在去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一星期後發病,這與後來公佈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長度相吻合。

2020年1月20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高佔成說,從現有病例來看,病毒潛伏期平均7天左右,短的2到3天,長的12天。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屬於冠狀病毒家族β屬的SARS病毒,潛伏期最常見爲3—5天。

陳丹丈夫轉院至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就開始了隔離治療。金銀潭醫院以診治傳染病見長,該醫院的感染性疾病科是國家臨牀重點專科,因此成爲武漢專門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定點醫院。

據《新京報》消息,目前金銀潭醫院已禁止除相關醫護人員和患者外的其他人進入住院大樓。

在金銀潭醫院的17天裏,由於是隔離治療,陳丹見不到丈夫本人,送東西進去都是由醫務人員幫忙轉交。

被隔離的患者,可以用手機視頻來向外面的親人傳遞身體健康情況。陳丹每天都會問丈夫,“病情怎麼樣了,發不發燒了?”

作爲較早一批感染的患者,陳丹和丈夫當時並無從知曉是病毒作怪,甚至丈夫感染的病毒名稱——“新型冠狀病毒”,都是世界衛生組織在1月12日才命名的,當時他早已在醫院接受隔離治療近兩週。

往前回溯,從丈夫開始發燒,一直到轉入金銀潭醫院之前這段時間,陳丹一直在丈夫身邊照顧他。

陳丹的丈夫住進金銀潭醫院第二天,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發佈通報,當時已發現27例確診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經多方分析,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且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

隨着病例數增長、研究的深入,半個月後,2020年1月15日,武漢市衛健委在描述新型病毒傳播途徑時,增加了“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可能”。1月20日,鍾南山在介紹疫情防控情況的記者會上說,已經“證實了有人傳人的傳染。”彼時,陳丹的丈夫已經治癒出院了。

幸運的是,陳丹沒有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我不放心,自己去金銀潭醫院查了一下,採血檢查後,沒什麼問題。”陳丹一家爲此慶幸。

隔離17天治癒出院

“我一直都很擔心。”陳丹告訴《財經》記者,丈夫住院時沒有特效藥,家人難免擔心。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1月20日的疫情防控情況的記者會上說,到現在爲止,針對病情還沒有特效藥。“說實在的,17年前的非典到這個階段爲止也沒有特效藥,非常難。”

在金銀潭醫院治療了一個星期左右,陳丹的丈夫病情開始出現好轉的跡象,慢慢就不咳嗽、不發燒了。具體治療用藥方案,他們並不清楚。

《財經》記者獲悉,1月21日,中部地區某縣衛生管理部門下發了一則通知,主題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療和防控等方案》(下稱“診療方案”),來源是國家衛健委,時間爲1月15日。

該診療方案顯示,如果患者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一般治療方案需要臥牀休息,保證充分熱量,注意水、電解質平衡,監測生命體徵、指氧飽和度,並根據病情監測血常規、尿常規以及生化指標、凝血功能等。

並且,依據病情程度,新型冠狀病毒患者還可以接受氧療、抗病毒治療、抗菌藥物治療以及中醫藥治療,這也是比較常見的治療方法。

該診療方案建議,可試用α-干擾素霧化吸入,療程至少5天。

干擾素具有廣譜的抗病毒及免疫調節作用。霧化吸入療法,是用專用的霧化裝置,使藥物直接作用於氣道黏膜,達到潔淨、溼化氣道,起效迅速、療效確切。常用於慢性支氣管炎急性發作、兒童流行性感冒等。

在金銀潭醫院的17天裏,在陳丹看來,丈夫的治療過程與普通的肺炎等疾病看起來差不多,有時候她會在和丈夫視頻時,看到早上丈夫在輸液;有時候丈夫會提到,今天又抽了血。

按照上述診療方案,如果患者的病情進展到危重症階段,醫院可能採取呼吸支持,使用“肺保護性通氣策略”以降低呼吸機相關肺損傷。

陳丹的丈夫在金銀潭醫院時,醫院爲他做了採血、肺部CT等一系列的檢查。陳丹說,丈夫燒退了、人舒服了,視頻時看着他一天比一天好起來,“這時候心才慢慢放下來,感覺挺高興的”。

“我們確實積累了一定的經驗;治療的措施跟支持療法,跟以前比有很大的進步。”1月20日晚,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接受央視採訪時說。

鍾南山介紹,現在他們在做一些實驗觀察,對冠狀病毒有一些研究;正在進行動物實驗,同時也對一些候選的中藥進行觀察研究。病情研究不能靠碰運氣,科學研究要跟上,這也是現在非常重要的一步措施。

1月22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李斌在國新辦的防控新聞發佈會上說,“充分發揮專家力量,儘快查明傳染來源、傳播途徑,有針對性地做好抗病毒藥物的研發和篩選。”

此前,中部地區某縣醫院曾接到上級衛生管理部門通知,要求儲備充足的抗病毒藥物。一名該縣醫院醫生對《財經》記者說,“接到的通知是,沒有對這類新型冠狀病毒的特效藥,要求每個醫院儲備常用抗病毒藥物”,如奧司他韋、阿昔洛韋等抗病毒藥物。

九州通相關負責人向《財經》記者介紹,1月20日,該公司總代理的一款奧司他韋的單日出貨量暴漲至近3000萬元,21日單日銷售突破1個億(含少量醫院渠道銷量)。爲了保障湖北武漢等病例較爲密集區域用藥需求,現正在從江西、湖南長沙等地向武漢調貨。

2020年1月中旬陳丹的丈夫出院回家。陳丹說,丈夫出院至今已經一週左右,沒有再出現發燒等症狀,也沒有發生任何不適,她認爲治療是有效的。

至於這次病毒感染兩次住院治療的費用,陳丹說,目前是醫保報銷一部分。

1月21日,國家醫保局的微信公衆號消息,針對此次疫情特點,醫保局決定對確診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等患者採取特殊報銷政策,將國家衛生健康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覆蓋的藥品和醫療服務項目,全部臨時納入醫保基金支付範圍。

武漢市衛健委官方微博信息稱,截至1月19日24時,武漢市已治癒出院25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陳丹的丈夫正式其中一位幸運者。

由於目前人類對該疾病的認識不夠深入,即便已經痊癒,人們依然在密切關注該病毒的病例情況和診療方式。

以往的SARS治療中,一些患者留下了後遺症,例如骨頭壞死、肺部纖維化等,一些專家認爲搶救中使用的激素類藥物是導致骨頭壞死的主要原因。2004年3月,原北京市衛生局曾成立專家組,對SARS後遺症患者開始進行系統治療。

“有些問題我們也在關注,比如說這個病能不能好徹底?”陳丹說,她還關心這個病究竟何時能有特效藥。

(陳丹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