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剛剛,鍾南山再次緊急發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1日 07:24   鳳凰網

確診308人!

死亡6人!

15名醫務人員感染!

武漢新型肺炎疫情,正在氣勢洶洶地向中國襲來,一場羣防羣控的保衛戰已經打響!

今天下午16時,鍾南山院士出席新聞發佈會上,再次緊急發聲:當前,最擔心的,是出現“超級傳播者”,導致疫情進一步擴散,一旦出現,必須予以更爲嚴格的隔離和其它措施,

而第一個“超級傳播者”是誰?

鍾南山說了,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很可能來自“野味”,來自一個吃野味的人。 他在採訪中明確指出:

這次冠狀病毒肺炎發源地,來自武漢的那處海鮮市場,我們在現場看,相當多(賣)的並不是海鮮,而是野味。

從各方面的流行病學的調查看,是來自一個野生動物,比如說竹鼠、灌這類。

如果鍾南山院士的話,還沒能引起你的警醒,那麼,看看CNN的記者拍攝的,一段名爲“這或許能解釋爲何新病毒會在中國傳播”的視頻吧。

在這段視頻中,CNN的記者就指出,引發此次疫情的一個武漢販賣野生動物供人食用的市場,是問題的根源。

CNN在其視頻中採訪到的香港大學專家潘烈文也表示,病毒是從野生動物身上傳播到人身上,進而傳播開來的。

看到這裏,要參君不禁一聲嘆息!

2003年的那場瘟疫,就是因爲廣州有人吃了果子狸,而果 子狸身上,帶有一種來自於遙遠山區山洞裏蝙蝠的病毒,這個人吃了果子狸,成了一個超級傳播者,導致了一場烈性傳染病的暴發。

17年後的今天,這些野味愛好者們,再次引爆了一場全國性的衛生事件,只不過爆發的地點,從廣州,變成了武漢!

作孽啊!

野味有多可怕?

告訴你一個數據吧,也許你並不清楚: 目前,有超過70%的新發傳染病,來源於野生動物。

HIV病毒來自於非洲的黑猩猩或白眉猴; 非典、中東呼吸綜合徵、尼帕病毒來自於蝙蝠; 馬爾堡病毒來自於非洲猴子; 拉沙熱病毒來自於老鼠; 麻風桿菌疑似來自犰狳……

實際上這些病毒不是現在就出來的,它往往是和自然宿主長期進化了很多很多年,這些病原體本來並不會危害人類,只是潛伏在動物身上。

那麼這些野生動物和媒介的病毒怎麼就到了人類社會? 過去沒有那麼多傳染病,現在怎麼就這麼多呢?

歸根結底,是原來人類和野生動物,是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邊,現在,人類卻老是侵入野生動物的棲息地裏,把人家關入鐵籠,帶入城市、鄉村,還大吃特吃人家的肉。

這樣,野生動物身上的病原體,當然也就接踵而來。

比如,如果2003年,我們不是在廣東野生動物市場和餐館,亂用果子狸,那麼從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人,這條病毒傳播鏈就不會發生,當年的SARS就不會爆發。

再比如,埃博拉病毒的爆發。 非洲人最愛吃野生動物,尤其是在農村,像猩猩、猴子和蝙蝠都是他們主要的狩獵對象。 如此這般,非洲大陸成了很多病毒的溫牀,埃博拉病毒也因此多次從叢林走向村莊,最後走向城市。

再看看馬來西亞的尼帕病毒是怎麼傳出來的: 馬來西亞人把養豬場,建在了蝙蝠棲息地的旁邊,蝙蝠吃了水果,水果被病毒污染後掉到了豬圈裏,豬吃了以後染病,又再把病毒感染到人。

這次武漢肺炎,大概率也是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傳播出來的。

這個武漢海鮮市場,看名字還以爲賣水產的,但實際上它是個“海陸空”,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裏遊的,應有盡有。

這家市場裏還能買到活的蛇、鱷魚、娃娃魚、狗、羊、蛇,以及宰殺好的野兔、刺蝟等,總之光看圖片就讓人產生強烈的生理不適。

人類之所以捕殺野生動物,原因無他——利益,僅在中國,市場對野味的狂熱追捧,已構建了價值百億的地下產業。

看,在武漢海鮮市場,每一隻動物在市場裏都被明碼標價,一隻活孔雀只要500元,一根鹿鞭只要400元。

而這次,武漢肺炎等蔓延,也是因爲有人貪戀一口本不屬於食物的東西,而招來的惡果!

有人說,人類冤枉。 在我看來,一點不冤。 殘酷的傳染疫情背後,是一場殘酷的獵殺行動,是一曲野生動物的悲歌。

野生動物好吃嗎?

我雖然沒有吃過野味,但很多資料,以及很多吃過野味的人,都可以現身說法告訴你: 這玩意不好吃。

爲什麼?

很簡單,野生動物生存的目的,原本就不是給你吃的,人家要的是活下去,所以怎麼能夠活下去,他們就怎麼幹。

所以, 野生動物大部分長得皮糙,因爲皮糙,對手才咬不動它,被銳器扎到,才不會受傷。

所以, 野生動物大部分長得肉厚,因爲只有肌肉纖維更發達,肌間脂肪更少,他們才能跑得更快,甩開他們的天敵,但這也導致野生動物普遍口感較差。

所以, 野生動物大部分臭味熏天,身上往往還帶有毒素,因爲只有這樣,才能讓那些想吃他們的動物,下不了嘴,甚至被薰暈。

其實, 人類是以採集和狩獵起家的,作爲頂級獵食者,任何可食用的動植物,都經過了幾千年人類的馴化,成爲寫在食譜裏的美味,而那些沒有進入食譜的,只會又難吃、又有毒。

比如養殖三文魚就比野生的好吃,養殖的肉雞比野雞口感好得多,野牛永遠吃不出雪花肥牛的感覺,野豬肉則又臭又硬又硌牙,吃起來根本不是享受美食,而是在受罪。

那爲什麼還有人偏愛吃野味?

第一個原因,是爲了獵奇,覺得好玩,吃它一下。

第二個原因,是爲了進補、食療,比如吃虎鞭壯陽,吃穿山甲通乳等等。 2020年了,還在玩巫醫那套,這些人明顯腦子進水了。

第三個原因,也是最主要的,純粹是顯擺。

故宮奔馳女把奔馳G63開進故宮炫耀,很多人痛罵之餘,又悄悄羨慕。 那麼,這些人如果沒有奔馳G63可以炫耀,他們怎麼在日常中,滿足炫耀這個人性的剛需,顯示自己的優越感呢?

在一些人看來,吹噓吃野味、請人吃野味,儼然成了一種低調奢華、惠而不費的炫耀方式和交際手段。

我吃過,你吃過嗎?

我吃過現宰的,你吃過嗎?

我吃得起,你吃得起嗎?

你想吃啥野味跟我說,我都可以弄到。

在這些人眼裏,野味是一種價值符號,它稀缺、昂貴,能區分階層,能吃到就是社會身份的體現。

然而,No zuo no die,病毒並不因爲他們自以爲的社會身份,而放過他們。

豈不聞: 天道極即反,盈即損,這些藉口腹之慾自我顯擺的人,最終,作死了自己。

當然,這些人自己作死是活該,罪有應得,不值得同情。 真正可憐的,是那些因爲他們的虛榮和饕餮,被捲入這場災難的,無辜而可憐的病人!

作孽啊,你們這些野味愛好者們!

你們的一時貪嘴,害得整個國家因此拉響警報,多少家庭妻離子散,這不是“禍國殃民”,又是什麼?

人類正在爲不尊重自然,付出沉重的代價。

新型傳染病的發生,一定意義上,就是野生動物對人類的報復,是大自然對人類的懲罰。

這一切,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指出的那樣:

不要過分陶醉於我們人類對自然界的勝利。 對於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對我們進行報復,我們最初的成果又消失了。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如美索不達米亞、小亞細亞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爲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完了,但他們夢想不到,這些地方今天正因此成爲不毛之地。

是時候,學會愛護動物,與野生動物和平相處了。是時候,學會尊重自然,保護環境了。是時候,摒棄虛榮、浮躁和無知,回歸真實、從容、淡定的大國民心態!

天佑武漢!

天佑中國!

天佑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