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9958籌款風波:從80萬元到8個億,兒慈會對年籌款額有“要求”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9日 20:06   鳳凰網

記者/樑婷 實習記者 陳威敬

編輯/石愛華

圖爲2017年,王昱在表彰會上介紹籌款情況圖爲2017年,王昱在表彰會上介紹籌款情況

吳花燕走了,“9958”籌款風波尚未平息。

1月13日,身高1.35米、體重43斤、時年24歲的貴州女大學生吳花燕因病不幸去世。

吳花燕離開後,爲其籌得百萬元捐款的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以下簡稱“9958”)陷入輿論風波:募捐疑似超額、100萬元捐款去向不清、受助人超齡、受捐患者家屬是否知情等一系列問題集中爆發。

沉寂四日後,中華兒童慈善會針對吳花燕事件引發的問題致歉,並向媒體承認存在操作上不規範等問題。

深一度記者調查發現,“9958”除超齡救助等問題之外,還存在救助歷程空白、患兒去世後捐款通道仍然開啓等問題。1月17日,大量存在問題的救助資料在官網上被刪除。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教授匡冀南認爲,這些問題顯示出“9958”專業化、職業化程度遠遠不夠。“9958”目前進錢規模、花錢規模和行政管理的難度都提升了很多倍,但它的團隊規模多年沒有太大改變,只有二十多人。匡冀南認爲,善款金額的增長和管理人員數量增長相差過大,勢必會引發很多問題。

記者調查中還發現,“9958”多年來依賴“小額捐款”,在互聯網上採取“籌資和傳播配合”的思路,在“籌資金”的同時還強調“籌集人心”。在2017年,其小額捐贈人的數量已經達到8000萬人,“9958”成立八年間以來,其籌款量也從最初的80萬元增加到8億元,金額增長達1000倍。

但是,在“9958”收穫上千萬小額捐助人的同時,也有公益人質疑“9958”籌款救助思路因考慮傳播效果而“跑偏”,吳花燕事件的發酵,也引發各界公益組織對“籌資”與“傳播”關係的一次重新思考。

2012年開啓的捐助項目至今仍未關閉捐助通道,2013年受捐兒童已經去世,後續仍有進賬的捐款。

 

募捐通道八年未關

在“9958”新聞大量曝光後,袁國輝發現已經去世一年的兒子籌款信息依然掛在中華兒童慈善會官網上,捐款通道也沒有關閉。記者檢索發現,募捐通道長期不關並非偶然。

袁國輝介紹,2018年1月,他14個月大的兒子被診斷爲石骨症,同年2月8日,手術之後不幸離世。

2020年1月16日,深一度記者在“9958”官網救助平臺上檢索發現,袁國輝兒子的籌款信息於2017年12月5日發佈,已籌善款數額爲230元。記者嘗試捐款,填寫簡單資料後,提示捐贈成功。捐贈號在捐贈公示中也正常顯示。袁國輝告訴記者,他發現問題後,已經在16日向“9958”提交了請求關閉籌款通道的申請書。

另外一名急性淋巴白血病患兒也有同樣的情況。據“9958”官網顯示,2018年3月21日爲該患兒發起救助,該患兒2019年5月10日已去世。但捐款通道一直開到2020年1月17日。

記者在其官方網站上搜索發現,一些2012年發起的救助項目,捐款通道至今仍未關閉,持續八年之久。“9958”官網顯示,一名再生障礙性貧血患兒的救助時間爲2012年11月21日,該患兒已於2013年6月9日離世,捐款通道依舊可以進入,在這些已經離世的患兒籌款頁面,不乏有捐助者發來的後續捐款。

除此之外,在“9958”項目公示的患兒材料中還存在患兒救助歷程空白或缺失的問題。2018年4月28日,一名患膿毒症的兒童發起救助,籌善款5萬餘元,但此後沒有任何救助公示。2018年6月,一名患神經母細胞瘤的兒童在籌善款二十萬餘元後,亦沒有任何救助進展公示。這種情況在官網上非常常見。

1月16日晚間,深一度記者檢索中華兒慈會官網救助平臺患兒資料時,發現共約八千二百條救助信息,其中“9958”的救助項目約七千一百餘條,最早的救助信息可以追溯到2012年7月。

但1月17日上午,中華兒慈會官網患兒資料只剩千餘條,其中,“9958”救助患兒資料只剩百餘條。18日上午,記者再查看時,這個數據變成了86條。能檢索到最早的救助信息,時間是2018年4月。“9958”的七千條求助信息一夜之間在官網上消失。

深一度記者翻閱了剩下的86條救助資料,所有的救助歷程都是空白的。救助歷程欄目上只留下短短的一句介紹:“孩子家長通過9958(附某團隊)進行求助,9958救助中心某工作人員緊急介入並對孩子情況進行覈實和評估後,爲患兒搭建專屬公募平臺,正式進入9958救助程序。”

中華兒童慈善會工作人員回覆稱,針對“9958”的情況調查還沒有結束,暫時不便透露相關事宜,後續結果會在網上公佈,但具體時間還未確定。對於官網上患兒資料大幅減少的問題,他表示不太清楚。

1月17日下午,針對捐款通道長期不能關閉的問題,中華兒慈會回應媒體稱“(患兒去世後)能看到捐款鏈接,應該是很早之前設置的,這是技術層面出現問題。 ”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教授匡冀南認爲,機構在執行募捐過程中必須和捐方及時溝通。出現去世兒童捐款通道一直未關閉以及救助歷程空白的情況,9958存在管理問題,“你要了大家的錢,你就有責任跟大家解釋明白。如果你沒有這個能力,就不要管理那麼多的資金。”

王昱在表彰會上介紹9958籌款模式主要依靠小額捐款

 

從80萬元到8個億

多名公益人士透露,“9958”的籌資能力一直很強。

“9958”項目負責人王昱曾在2017年表彰會上也曾提到,“很多人說‘9958’非常能籌錢,其實互聯網籌錢給了我們很大的機會。”

在這次表彰會上,王昱提到,在互聯網籌資的過程中,他們摸索出的一套項目設計思維,包括籌資要和傳播相互配合、利用技術和網友的力量、籌資之外也要籌集人心,要立足於個性化需求定製項目,還要利用互聯網碎片化的特點吸納小額捐贈。

在這一思路的指引下,“9958”的募款量從2012年成立之初的80萬元發展到2019年的8.06億元。

在“9958”的募款量中,互聯網籌款佔比巨大。據2018年統計數據顯示,全年共籌集善款1.66億元,其中新媒體平臺共籌集善款1.5億元,佔總籌款量的90%。

1月17日,中華兒慈會理事長兼祕書長王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中華兒慈會接受的善款主要以個人捐贈爲主,到2019年,籌款總額超過6.8個億,將近80%來自於個人捐款。

在匡冀南教授看來,互聯網籌款、吸納小額捐贈的特點就是要承擔“投訴”、“輿論關注”的風險。“所以要有更專業的團隊去操作,否則就不要針對公衆籌款”,匡冀南指出,“9958”目前進錢規模、花錢規模和行政管理的難度近年來都提升了很多倍,據冀南瞭解,其募款量已經是8年前的1000倍,但它團隊規模沒有很大的變化。至今也只有二十餘人。“這樣的差距,管理上一定會出現問題”,匡冀南教授說。

王昱在2017年的表彰大會上提到,“9958”成立之初,團隊成員有5、6人。2017年,該團隊成員共21人,其中北京團隊僅有12人。同年,“9958”在互聯網籌資上帶動的小額捐贈人數是8000萬人。

鄭鶴紅是“9958”早期發起人之一,據她瞭解,到2019年,“9958”北京團隊人數應該在16人左右。就鄭鶴紅的經驗來說,這樣規模的團隊,能管理的資金應該在5000萬到8000萬之間。

鄭鶴紅曾從“9958“員工處瞭解,兒慈會在會議上會佈置籌款任務,每年達到一定籌款額員工才可以領取年底獎金。績效考覈與籌款額有關。

據匡冀南教授瞭解,中華兒慈會對旗下機構,在籌款金額上的確有所要求,“他們希望機構募集的資金越多越好。要求今年要比去年有增長。”

但匡冀南指出,作爲公益機構,籌款並不是越多越好,而是應該更科學評估,對自身人員配備、管理能力、機構行政水平等有清晰的認知,在能力範圍內吸收捐款,發展捐方。“評估出最適合機構管理的資金數,然後把它管理到最好,服務更多人,這才是真的好。”

他認爲,一旦超過最合適的資金額,機構要麼增加人員,要麼關閉通道。“在這點上要冷靜一點,不是說熱血沸騰的把籌款額衝到最高點。”

 

矛盾的“籌款”與“傳播”

憑藉互聯網公益,“9958”接受上千萬捐助人的小額捐款同時,也有公益人士對其籌款思路提出質疑。

“9958”早期發起人之一鄭鶴紅介紹,2012年初,“9958”現在的項目負責人王昱以行政人員的身份加入。2012年7月鄭鶴紅退出了項目,此後王昱成爲“9958”的項目負責人。

據鄭鶴紅介紹,從2014年開始,陸續有志願者向她反映,“9958”有超齡救助、拒絕救助等問題,甚至還會特地找一些病情危重不治,家庭條件差、沒有能力瞭解慈善捐款進程的患兒家庭作爲捐助對象。

此後幾年間,她從衆多募捐文案中發現,“9958”會刻意撰寫慘故事在網上傳播,以激起更多的同情心。她認爲這是在造假,利用患兒斂財,違背做慈善的基本要求。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教授匡冀南介紹,靠網絡募款確實會有這些問題。他認爲,中華兒慈會是中國網絡募款最成功的基金會之一。“9958”的籌款能力又是兒慈會下面非常出色的。在選擇救助對象時,他們一定考慮的是更容易傳播、更容易籌款的。

匡冀南分析,因爲機構資源有限,如果選擇看上去相對健康,不太容易識別出病情緊迫性的案例,那麼可能就籌集不到善款,“它的錢要靠大家感動之後才能捐上來。”

公益人姚遙在吳花燕離世後曾發文,姚遙認爲,在徹查此事有無違規之外,涉事基金會最需要做的還是建立更爲理性、科學的工作機制。這種理性,需要慈善組織真正切實尊重受助人的利益,從真正滿足其需求出發,在介入的第一時間就做好設計、規劃,同時操作過程公開透明,滿足各方面的知情權。

1月16日,民政部回應稱約談了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督促其向社會公佈募捐和善款使用的情況。民政部將對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此項募捐活動作進一步調查瞭解,並根據情況依法依規採取必要措施。

1月17日,王林代表中華兒慈會向社會鄭重致歉,承認存在操作不規範、工作不嚴謹問題。“操作上,我們有不規範的地方,罵聲我們全都能接受,只能從自身找原因”誠懇希望社會監督。

“9958”籌款事件表

【反侵權公告】本文由北京青年報與騰訊新聞聯合出品,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男孩從媽媽手中接過弟弟,轉身救母時發生二次坍塌 | 深度聚焦

“來自伊朗監獄的長電話”背後 | 深度報道

西寧公交車墜陷調查:有同一地點連續塌陷三次 | 深度報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