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張志超改判無罪背後:母親奔走9年已白頭,律師稱他心智像高中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15:06   鳳凰網

失去自由15年後,現年30歲的張志超再審改判無罪。

1月13日9時30分許,山東省高級法院在淄博中院第一審判法庭對張志超強姦、王廣超包庇一案進行再審宣判,張志超、王廣超被宣告無罪。法院同時告知二人可以向作出生效裁決的原審法院申請國家賠償。

13日清晨,在進入法院旁聽宣判結果前,堅持申訴近9年的張志超母親馬玉萍,帶着準備多時的帽子與圍巾準備交給兒子。一頭白髮的她表示,“我希望兒子穿着新衣服,回家。”

案發:高一女生蹊蹺死於廢棄廁所,同級男生被認定有作案嫌疑

2005年1月10日6時15分,山東省臨沭縣第二中學分校高一學生高寧(化名),在入校後與同伴分開,隨後失蹤。同年2月11日14時,臨沐縣公安局根據二中分校政教處主任於某報警,在教學樓三層西側一間停用的廁所內發現高寧的屍體。經法醫鑑定,高寧系被他人暴力作用於頸部致機械性窒息死亡。

根據該校高一學生楊某振和王某波等人證詞,警方認爲高一學生、16歲的張志超有重大作案嫌疑。

據臨沂中院2006年的一審判決書顯示,“案發當天6時20分許,被告人張志超在教學樓一洗刷間內遇到被告人高某,見四周無人即起姦淫之心,上前用隨身攜帶的鉛筆刀將高某劫持至洗刷間內,採用捂嘴、掐脖子等手段將高某強姦,並致其窒息死亡。隨後,被告人張志超離開洗刷間時遇見被告人王廣超,將其犯罪實情告訴王廣超,並讓後者幫助看守洗刷間,後被告人張志超到學校的小賣部購買一新鎖將廢棄廁所鎖住。第二天下午,張志超趁其他同學上課時潛入該廢棄廁所內奸屍,並將屍體多處割破。”

臨沂中院認爲,張志超以暴力手段強姦婦女致死,行爲構成強姦罪,同案被告人王廣超故意包庇。因被告人作案時未滿16週歲,有悔罪表現,因此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案被告人王廣超案發時未滿18週歲,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緩期三年執行。

據央視報道,2011年,已經服刑5年多的張志超,在母親馬玉萍的一次探視中突然開口喊冤,稱曾遭到刑訊逼供,希望母親爲其找律師申訴。

矛盾:關鍵證據缺失,多位證人口供前後矛盾

最早代理該案申訴的山東律師段志剛和齊永久,和後來接棒此案的北京大禹律師事務所主任李遜等人,查閱全部卷宗材料和會見張志超後,一致認爲這是一起冤案,案件存在關鍵證據確實、口供矛盾。

張志超的代理律師李遜指出,證據顯示張志超不具備作案時間,且被害人屍體上未檢出任何張志超的DNA生物痕跡。此外,現場裹套屍體用的白色編織袋來源不清。據張志超的多次有罪供述稱,編織袋來自宿舍同學李某,但李某及其母親多次證言均否認有過該白色編織袋。

張志超的代理律師還指出,該案被告人與多位證人之間的證言也存在矛盾。在有罪供述中,張志超稱案發當天未參加升國旗跑早操,但4位同班同學均證實張志超當天參加了升旗。當時,臨沭縣第二中學分校的教學樓與男生宿舍在同一棟樓,被害人屍體被發現的三樓廁所,是該校男生宿舍所在地。偵察機關通過三樓宿舍的王某波與楊某振的證詞認定張志超有重大作案嫌疑,1月10日當天,王某波稱在洗刷間門口碰見張志超和王廣超,朝裏面一看發現洗刷間上了一把新鎖。但另一名證人楊某振兩次證言不一,一次稱不認識洗刷間門口與王某波說話的兩人,另一次又稱沒看清兩人是誰。

2005年張志超被逮捕。

張志超的代理律師團現場勘測發現,2005年1月10日是星期一,學校需要升國旗,學生通常6時起牀,6時15分升國旗。根據判決書披露的6時20分左右案發,張志超根本沒有作案時間。

“短短兩三分鐘時間內,張志超要完成如下動作:掐高某的脖子,將其拖入洗刷間,強姦、殺害,藏入洗刷間的廢棄廁所裏關上門,遇到王廣超,告知其自己殺了人,讓王廣超看守洗刷間,自己跑下樓去小賣部買鎖,這根本沒有可能。”代理律師李遜在終審宣判前接受採訪時再度表示。而張志超的母親馬玉萍也找到了十年前學校小賣部的承包人,後者證實當時小賣部每天早晨7時10分才開門,與一審判決書上張志超6時20分去小賣部買鎖的說法相矛盾。

申訴:母親爲兒奔走9年,再審6次延期終改判無罪

在兒子張志超提出申訴請求後,2011年起,馬玉萍和丈夫開始了長達9年的奔波。

在律師幫助下,2012年起,張志超和父母向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相繼提起申訴,但先後遭到駁回。2014年,臨沂市人民檢察院作出刑事申訴複查通知書,認定原判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等,不符合抗訴條件,不予提起抗訴。

2015年該案經媒體報道引發關注後,同年10月,山東省檢察院對張志超案立案複查。2017年1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院再審張志超案。2019年12月5日,該案再審延期6次後開庭。庭審期間,檢方認爲該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提出疑罪從無。

2020年1月13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爲,原判決據以認定張志超、王廣超犯罪事實的主要依據是兩名原審被告人的有罪供述,和有罪供述與其他證據的印證。但本案無客觀證據指向張志超作案,張志超的供述與證人證言存在矛盾,張志超、王廣超有罪供述的真實性和合法性存疑,認定張志超實施強姦並致死高某,侮辱高某屍體的犯罪行爲的證據沒有形成完整的證據體系,沒有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法定證明標準,故原審認定張志超犯強姦罪、王廣超犯包庇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認定張志超、王廣超有罪。

獄中的張志超。

宣判後,張志超被當庭釋放。審判長當庭告知張志超、王廣超可以向作出生效裁決的原審法院申請國家賠償。

對此,張志超的代理律師王殿學在13日午間告訴南都記者,張志超應該會提起國家賠償,“我們還在商議中。”

心聲:“回家後想吃媽媽做的飯,吃媽媽包的餃子”

1月13日,進入法庭等待宣判結果前,代理律師團成員之一律師李遜在接受採訪時透露,此前會見張志超時,感覺到“他的心智不那麼成熟,好像還是一個高中生。”

距離2005年6月那個夏天,已過去14年,張志超的父親、爺爺奶奶等人在其服刑期間先後離世,張志超也從16歲邁入了30歲。同案的王廣超的人生軌跡也因此案改變。從監獄出來後,他放棄了原本打算考大學的計劃,輾轉多地打工後成爲一名貨車司機。

被當庭宣判無罪後,馬玉萍拉着兒子張志超在法院門口向該案4位辯護律師下跪表示謝意。1米8個頭、外形有些消瘦的張志超感慨“覺得外面天好大”。對於未來打算,眼下的他有些迷茫,“回家後第一件事,想吃媽媽做的飯,吃媽媽包的餃子。”

這一天,馬玉萍已經等待了5330天。

一頭白髮的她拿出終身宣判前早準備好的帽子與圍巾交給張志超,“我希望兒子穿着新衣服,回家。”

採寫:南都記者 黃馳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