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張志超母親談爲兒申訴9年:靠打零工度日,向律師下跪感謝幫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06:26   鳳凰網

入獄13年後,現年30歲的張志超再審被宣判無罪。

1月13日9時許,山東省高級法院在淄博中院第一審判法庭對張志超強姦、王廣超包庇一案進行再審宣判,宣告張志超、王廣超無罪。當天9時35分,身穿黑色外套的張志超在宣判後,被一頭銀髮的母親馬玉萍拉着向該案4位辯護律師下跪致謝,再度引發關注。

對於上述舉動,13日傍晚,馬玉萍告訴南都記者,申訴這幾年她主要靠打臨時工度日,日子比較艱難,“發工資了一有點錢,我就去法院跑一趟,一年也就打工三、四個月,其他時間都在跑(案子)的事。”馬玉萍表示,多位辯護律師在其上訴期間給予過幫助,“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他們一直免費在代理這個案子,讓我相信正義。甚至我要去申訴期間,他們資助過我生活費、車費,一直支持我去做這件事。”

1月13日,宣判後,張志超(右2)與辯護律師拿着無罪判決書在法院門口合影。

堅持爲兒申訴9年,靠打零工艱難度日

1月13日下午,宣判結束後,痛哭的馬玉萍與兒子張志超相互攬着走出淄博中院。因爲心情激動,馬玉萍一度感到身體不舒服,回到賓館休息。

兒子被宣告無罪這一天,馬玉萍等待了5330天。

張志超和母親馬玉萍。

對於向律師下跪致謝的舉動,13日傍晚,馬玉萍告訴南都記者,這一舉動並不突然,“我非常感謝李律師、王律師等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真的,內心感激沒法表達,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他們一直免費在代理這個案子,讓我相信有正義存在。甚至我要去申訴期間,他們還資助過我生活費、車費,一直支持我去做這件事。”

回憶起張志超剛入獄時的狀態,馬玉萍表示,“他那時候非常絕望,總想着自殺。”轉折發生在2011年,張志超向母親提出要求上訴。據央視新聞報道,張志超表示曾遭遇刑訊逼供。

馬玉萍對兒子開口說被冤枉的場景同樣記憶深刻,“那天是會見日,我去見他。會見時間快結束的時候,他告訴我‘媽媽這件事情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你給我請律師,我再也不能背這個黑鍋了。’我就開始爲他請律師,一直忙這個事情。”

從2011年至今,馬玉萍輾轉多地,先後向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相繼提起申訴,但遭到駁回。2014年,臨沂市人民檢察院作出刑事申訴複查通知書,對此案不予提起抗訴。2015年,在媒體報道此案引發關注後,同年10月,山東省檢察院對張志超案立案複查。2017年1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東省高院再審張志超案。

在張志超服刑期間,其父親、爺爺奶奶和姥姥相繼離世。馬玉萍告訴南都記者,爲兒子申訴這幾年她主要靠打臨時工度日,日子比較艱難,“發工資了一有點錢,我就去法院跑一趟,一年也就打工三、四個月,其他時間都在爲(案子)的事奔波。”

“希望能看到兒子結婚成家”

1月13日9時許,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爲,臨沂市中級人民法院原判決據以認定張志超、王廣超犯罪事實的主要依據是兩名原審被告人的有罪供述,以及有罪供述與其他證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存疑,認定張志超實施強姦並致死高某,侮辱高某屍體的犯罪行爲的證據沒有形成完整的證據體系,沒有達到證據確實、充分的法定證明標準,故原審認定張志超犯強姦罪、王廣超犯包庇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認定張志超、王廣超有罪。

案發現場。

宣判後,審判長當庭告知張志超、王廣超可以向作出生效裁決的原審法院申請國家賠償。對於是否向作出生效裁決的原審法院申請國家賠償,張志超的辯護律師王殿學表示“我們還在商議中。”

此時距離案發已整整14年,從法庭走出的張志超,面容變得瘦削,依稀還能看到當年16歲少年的影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張志超表示“感覺頭一次出來看到這個天,覺得天好大”。而在同案人王廣超記憶中,曾經的張志超,1米85的個頭,人胖胖的愛笑。

就在等待終審宣判前,馬玉萍帶了保暖的內衣,“我想讓兒子穿着新衣服,回家。”此前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兒子被宣告無罪後,希望能看到兒子結婚成家那天。

1月13日傍晚,淄博下起了小雪。從淄博回到張志超在臨沭縣家中,這段路程約280公里。馬玉萍告訴南都記者,家人現在還在賓館,“明天就準備啓程回家。”

採寫:南都記者 黃馳波

編輯:張亞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