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廣州地陷3人被困:家屬曾目睹坑洞擴大,車輛深陷其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06:44   鳳凰網

 

救援人員在現場看到,水泥板底下的流沙不斷往下流,很快水也漫了上來,車和人都不見蹤影。

12月1日9時28分,廣州市廣州大道北與禺東西路交界處,地鐵沙河站施工區出現地面塌陷,3人被困。

今日(12月2日)18時許,廣州地鐵集團建設總部總經理孫成偉在發佈會上稱,3名被困者中有2人的身份已經確定,另一名被困者身份不明,公安部門還在進一步確認中。

目前,救援工作仍在繼續,始終沒有放棄,要確保救援人員的安全,不惜一切代價去救援。初步查明,並非因盾構機施工導致塌陷。

全文2941字 閱讀約需6分鐘

事發:路面突然塌陷,目擊者看到兩車掉入坑中

廣州地鐵官方微博消息,12月1日上午9時28分,在廣州大道北與禺東西路交界處出現地面塌陷。據瞭解,事發路段爲十一號線沙河站施工區域。

受訪者提供的一段現場視頻顯示,高架橋下方的人行橫道周邊路面塌陷,出現一個大坑,不斷有路面泥土往坑中陷落,坑洞面積變大。

 

 

▲地面剛開始塌陷。受訪者供圖

距事發地點百米左右的一家店鋪的老闆稱,事發當日上午9時許,員工告知他,附近有路面出現一個大洞,店鋪現已暫停營業。另一家店鋪老闆則稱,現場有多輛消防車、急救車,周邊已經被封鎖起來,羣衆不能上前。

一名現場目擊者稱,路面塌陷時,有兩輛車先後掉進坑洞:“不敢過去救,洞還在變大。”隨後他一直在周邊圍觀,未看到有人員被救出。

另一位現場目擊者表示,事發時先是地面快速塌陷出現坑洞,一名騎電動車的人經過旁邊:“第一次塌陷時,還沒掉進去,他(騎車市民)剛準備離開,第二次塌陷開始了,坑洞面積變大,他就陷進去了。”隨後,至少又發生了3次坍塌。

事發當日下午,廣州地鐵官方微博多次更新消息表示,據初步瞭解,有一輛清污車和一部電瓶車陷入坑洞,正在全力組織救援,具體傷亡情況正在覈實。

一名地鐵一線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地鐵施工一般分爲明挖和暗挖,事故現場屬於採用暗挖法施工,從下方開挖。而地鐵施工造成地面塌陷的原因主要有幾種,包括地下水流過大、土質太差、未及時加固、未超前注漿以及地下擾動等等。

這名工作人員還稱,在地鐵施工時都會有土地沉降觀測預警,當出現紅色預警時就必須停止施工,採取注漿方式進行加固土體。

 

 

▲事故現場航拍圖。 新京報“我們視頻”拍者 陳國亨 攝

救援:正回填坑洞,安裝鋼護筒

事發當日,現場一公里內被封鎖,有居民反映家在裏面,天河應急救援工作人員阻攔稱“封鎖線內可能存在危險”,並安撫現場羣衆。

參與現場救援的消防中隊指導員介紹,事發後,消防人員於9點46分趕到現場,發現塌陷處水泥板下有一輛車和一人被困,準備救援時,水泥板再次發生坍塌。9時47分,消防人員在塌陷處已看不到車輛與被困者。

 

 

▲清污車掉入坑洞中,可看到一名男子頭部。 受訪者供圖

藍天救援隊相關負責人也介紹,救援人員趕到現場時已無被困者和被困車輛蹤跡,水流從地下漫出,坍塌區域迅速擴大至橋墩位置。

事發當日19時許,新京報記者在事故現場看到,塌陷坑洞近似橢圓形,幾乎位於沙河立交橋正下方,佔據至少三條車道,直徑約十餘米,橋下十字路口已封閉。

橋東側有4臺輸送混凝土的罐車,通過吊臂向坑洞回填混凝土。每隔約20分鐘,就有一輛罐車輪替,新到的罐車重新連接上吊臂繼續作業。橋西側路面堆積多座約1米4高土堆,2臺挖掘機正在將堆積的泥土運往運輸車輛處

12月2日早晨,坑洞的回填高度基本與地面齊平,只留有一個直徑2至3米的桶狀物,與地面垂直連通洞內。廣州地鐵通報,塌陷區域安裝有鋼護筒,形成救援通道,向地下探挖搜尋被困人員。

被困者:一對石姓父子和一位不明身份人士

廣州地鐵集團建設總部總經理孫成偉在發佈會上介紹,陷入地下的三名人員中,清污車司機與乘客身份已經確定,但另一名被困者的身份公安部門還在進一步確認中,目前沒有得到家屬聯繫。

12月1日晚間,新京報記者從被困者親屬處獲悉,陷入塌陷處的清污車內是一對石姓父子,父親51歲,兒子27歲,都是湖南人。父親到廣州工作十幾年,是廣州紅鑫清潔服務有限公司的老闆,兒子近幾年才隨父親到此。

12月2日,石姓被困父子的親屬停留在事故現場的封鎖線外。石先生的新婚妻子喻女士抱着剛滿月的孩子向新京報記者回憶,地陷發生後,她第一次靠近坑洞時,看到了清污車側翻在坑洞中,但未尋到公公和丈夫的蹤影,坑洞裏滿是黃土:“能看到車子尾部,沒辦法到坑洞的另一邊,看不到駕駛位。”

喻女士稱,不久後她再次進入現場,看到坑洞擴大,“又發生了一次塌陷,清污車只能看到三分之一了。”此後,她被請到封鎖線外,看到現場工作人員開始回填坑洞。

“不管人是死是活,都要見到才行。”喻女士說,目前其仍未能從相關部門處獲知救援進展,不知道公公和丈夫現在所處的情況,希望能及時得知消息。

釋疑:當地官方稱回填爲了保證救援

對於爲何回填坑洞,當地有關方面做了解釋。

廣州市委宣傳部對外宣傳與新聞發佈處處長龔豔華回應新京報記者稱,救援還在進行中,回填是爲了加固邊坡,爲了保證救援才做的。

對於回填原因,與救援有關的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地陷發生後,從中心向外還在繼續塌陷,周邊地面都有坍塌危險,救援人員無法立即展開救援,隨後進行回填也是加固邊坡,“不是直接往有人的地方灌混泥土,是空出來的。”

廣州地鐵集團建設總部總經理孫成偉介紹,現場塌陷邊坡加固後,埋下鋼護筒繼續開挖進行救援。“我們在保證救援人員的安全情況下,不惜一切代價救人”。

12月2日7時許,塌陷路面上方的立交橋雙向恢復通車。由於正值早高峯時段,行進車流量較大。事故路面附近的十字路口仍封閉,警方在現場外500米拉起封鎖線。

 

 

▲12月2日發佈會現場。 新京報記者 蔣鵬峯 攝

12月2日17時40分,廣州市新聞辦針對此事召開了第二次新聞通氣會。孫成偉表示,目前,救援工作仍在繼續,始終沒有放棄,坍塌不是因爲盾構機施工導致的塌陷。鋼護筒會一節一節接下去,要確保救援人員的安全,不惜一切代價去救援。

廣東省水利水電研究院相關專家在現場解讀稱,塌陷速度快,水也不斷涌上來,事故範圍不斷擴大,因此採取了多種救援措施也無法靠近,爲保證救援人員的安全,需要搭建救援平臺。

廣州大學博士生導師、註冊岩土工程師林本海表示,塌方擴大速度快,且多次塌方,救援人員無法靠近,且塌方迅速發展靠近高架橋的地基,也危及地下的重要管線設施。爲了確保次生災害不再發生,所以對塌陷進行了加固處理。該專家認爲,目前的方案是合理的。

新京報記者 劉浩南 張彤 張熙廷 李陽 編輯 郭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