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上訪者陳裕鹹之死“中止訴訟”:刑事部分未審結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7:31   鳳凰網

 

 

 

 

贛州中院行政裁定書。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訊(記者盧通)新京報此前報道的江西上猶上訪者陳裕鹹之死行政訴訟案有了新進展。今日(11月7日)新京報記者從陳裕鹹家屬處獲悉,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於10月29日做出行政裁定,中止陳裕鹹家屬對上猶縣政府的行政訴訟。

2018年11月14日,新京報刊發《上訪者陳裕鹹之死》、《截訪公司的“火熱生意”》兩篇調查報道。報道稱,2017年6月初,江西省上猶縣63歲的陳裕鹹因僞劣種子案進京上訪,其間在北京豐臺、大興多輛車內遭截訪人員拘禁毆打,送醫搶救無效死亡。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鑑定意見通知書》顯示,陳裕鹹符合他人用鈍性外力反覆多次作用於頭頸部、軀幹部致機械性窒息死亡。

陳裕鹹長子陳維樹提供的一份視頻資料顯示,事發當天,時任上猶縣信訪局長賴學文開價2.5萬元,讓牛力等截訪人員將陳裕鹹送回上猶。後截訪公司包括負責人牛力在內的12名主要嫌疑人被警方控制。

2018年10月14日,陳裕鹹家屬向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國家賠償行政訴訟起訴狀》,向上猶縣政府索賠497萬餘元。2018年11月7日,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立案。

2018年12月5日,上猶縣政府就陳維樹提起的行政賠償訴訟向贛州中院遞交了《行政訴訟答辯狀》,答辯狀稱陳裕鹹死亡系牛力等人個人違法行爲所致,與上猶縣人民政府無關,上猶縣人民政府不應當承擔行政賠償責任。

2019年4月2日,陳裕鹹行政訴訟案在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上猶縣政府稱,陳裕鹹死亡系牛力等人個人違法行爲所致,與上猶縣政府無關,但考慮本案實際,可給予陳裕鹹家屬適當的補償。庭審中,上猶縣政府表示願意接受調解,陳裕鹹家屬未予表態。

陳裕鹹長子陳維樹向記者出示的贛州中院行政裁定書顯示,該院在審理陳裕鹹家屬訴上猶縣政府行政賠償一案中,因與本案相關的刑事案件尚未審結,而本案的審判涉及的相關問題,須以該刑事案件的裁判爲依據,因此“本案中止訴訟”。

此前報道:

上訪者陳裕鹹被打死行政賠償案開庭,江西上猶縣政府仍稱無責

2018年10月14日,陳裕鹹家屬向江西省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國家賠償行政訴訟起訴狀》,索賠497萬元。2018年12月7日,陳裕鹹之子陳維樹收到的《行政訴訟答辯狀》顯示,上猶縣政府稱陳裕鹹之死與其無關,不需要承擔賠償責任,但其工作人員存在一定失誤,可以給予陳裕鹹家屬適當補償。

4月2日,贛州市中院開庭審理此案。“庭審時,縣政府意見與答辯狀幾乎一樣,法庭表示擇日宣判。”陳裕鹹之子陳維樹告訴上游新聞記者。

 

 

上訪者陳裕鹹生前照片 本文圖均爲 上游新聞 圖

陳裕鹹家屬索賠497萬元

上游新聞此前報道顯示,2017年6月3日,陳裕鹹隻身來到北京。次日,他被北京神州暢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的12名截訪成員攔截後死亡。他死前8小時遭遇的噩運包括:膠帶封嘴、繩捆手腳、鞋塞嘴巴,先後被多人在車上、小巷中、廢墟上毒打。隨着內幕一層層撕開,一個以北京神州暢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爲幌子的截訪公司曝光:該公司實際控制人、綽號爲“老季”的牛力;公司中層、綽號爲“於子”的牛鐵光;公司合作伙伴、綽號爲“老黑”的陳家全等人。同時,截訪公司、信息員、上猶縣政府等之間的關聯也浮出水面:牛力受僱於時任上猶縣信訪局局長賴學文。牛力落網後,上猶縣委對賴學文作出免職處理。

2018年10月14日,陳裕鹹家屬向贛州市中院遞交《國家賠償行政訴訟起訴狀》稱,6月22日,陳裕鹹家屬向上猶縣人民政府提交《國家賠償申請書》,上猶縣政府在兩個月的規定期限內未作出是否賠償的決定,依據《國家賠償法》第十四條之規定向贛州市中院提起訴訟,要求上猶縣人民政府向陳裕鹹家屬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各項賠償金共計497萬餘元。

4月2日庭審時,陳維樹發表意見:“這是江西信訪部門與非法截訪公司合作下的陳裕鹹個案,兩者有必然聯繫,不像政府說的只是簡單的民事委託。”

 

 

微信聊天記錄顯示:2017年6月4日下午3時54分,上猶縣東山鎮幹部收到了陳裕鹹當日被“信息員”在北京拍下的身份證照片。

上猶縣政府稱自身無責

2018年12月7日,陳裕鹹之子陳維樹收到了上猶縣政府在當年12月5日作出的答辯狀。

上猶縣政府的答辯狀稱,時任該縣信訪局長的賴學文得知陳裕鹹在京上訪的信息之後,縣政府僅是授意牛力等人將陳裕鹹安全護送回上猶,賴學文沒有授意牛力等人對陳裕鹹實施毆打傷害行爲,牛力等人實施的超出上猶縣政府授意範圍的行爲所造成的結果,與上猶縣政府無關。牛力等人對陳裕鹹實施的毆打傷害行爲造成的結果,應當由其自行承擔法律責任。從該案的刑事偵查審理情況來看,並無關於上猶縣政府及賴學文違法行使行政職權的認定,足以證明陳裕鹹的死亡系牛力等人的個人違法行爲所致,與上猶縣政府無關。

 

賴學文授意牛力等人將陳裕鹹安全護送回上猶,並不是對牛力等人的行政授權。賴學文與牛力商討了護送陳裕鹹回上猶的對價,賴學文的行爲僅僅是一種民事委託行爲。該授意僅限於勸導、護送,不存在截訪、押送的表示和意願。牛力等人不屬於上猶縣政府工作人員,亦未經上猶縣政府授權其行使行政職能,其對陳裕鹹實施的暴力、非法拘禁行爲,不是上猶縣政府及其工作人員實施的職務行爲。因此而造成的後果,上猶縣不需要承擔行政賠償責任。

上猶縣政府答辯時稱,考慮到賴學文在工作過程中有一定的失誤,雖然上猶縣政府不需要承擔賠償責任,上猶縣政府可以結合本案實際給予陳裕鹹家屬適當的補償。

陳維樹說,4月2日庭審時,上猶縣政府的意見與上述答辯狀類似。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是公開庭審,但一些市民想進去旁聽未獲允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